秘密潜入

usemax 收藏 7 527
导读:秘密潜入

第一章 雪情


[1]

“悯哲哥,再滑一次吧。”

“你要是不怕摔,就再来一次吧。”

“不怕,不怕,难得出来玩一天,摔两跤怕什么?”

“呵呵,把你的屁股摔成八瓣,伯母可是要生我气的。”

“难听,难听死了,当哥哥的怎么能说出这种难听的话呢?”

“呵呵------抱紧了,咱们走喽----”

“咯咯------飞喽,飞喽-----”

看着在闪着刺眼银光的白色雪道上纵情欢乐的男男女女们,坐在长椅上的雪今轻轻地抿着嘴笑了起来。

“看今天的报纸了吗?”

有力的问话清晰可闻,但雪今却似乎没有察觉道,唇翼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容。悄无声息地站在她身后许久的一位男子递过来一份报纸,雪今斜了一眼,并未伸手去接。

“想不到大韩民国最出色的女记者-----李雪今竟然对如此轰动的新闻都不感兴趣了,真是令人遗憾啊。”

雪今的神色突然冷了下来,她极其反感地皱了皱眉。远处那一对快活的恋人正手拉着手,顺着长长的雪道往上走。调皮的女孩儿不停地将雪球扔向那男孩儿,而那男孩儿却只是一味的躲闪。忽然,不等弯下腰,团雪球的女孩儿起身,便冷不丁地扑了过去,一把将女孩儿抱起并在原地转起了圈子。

“飞喽-----飞喽------”象鸽子般伸开双臂的女孩儿高兴的大叫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吸引了众多羡慕的目光。

雪今漾起会心的笑容,而那男子却不以为意地将报纸塞进了雪今的手里,道:“看看吧,这条新闻会令你感兴趣的!”他一屁股坐在雪今的身旁,一边盯着她,槐卟钩涞溃骸按蠛窆ざ砺匏雇饨还俅薅壤ケ蝗税瞪庇诤2吾耍 ?

多年的记者生涯令李雪今敏锐地察觉到对方的话里藏着话,她像一只一直漫不经心地翱翔于高空,突然发现到猎物的鹰般,一反常态-------闪着寒茫的目光直射向对方。随即转过脸,神色再次变得安祥起来,微微蹙起的峨眉也悄悄的平展开了。

一直在一旁默默观察雪今的男子会心地笑了笑,目光也随即跟着对方的目光望过去------眼前的雪正散发出一种娇艳的异光,一种令人难以把握,难以形容的凄迷之美!

很显然,他是无法理解对方此刻的心情,更看不出眼前这最平常的雪景,竟值得一个女人久久的不肯离去!他将手放在嘴边哈了哈,随着一股随风拂起的热气,喃喃自语地吐露出了一句话。

“在这名外交官的尸体里发现了一种毒药,这种毒药和我们上次见到的毒药是同一种类的。”

热气掠过雪今的耳际,瞬间便消散得无影无踪。但这短短的一句话,却令雪今朦胧的双眼突然一亮,她转过头来,一双充满希冀的目光射向眼前这个魁梧的男人。

“他,他还活着?”

正如所料,这个女人真的很关心这件事情。他的内心立时腾起一团莫名的嫉妒,他望了望天,轻轻地说道。

“看,变天了,开始落雪花了!”

“是的,它很美!”

男子用无限的留恋、心痛的目光看了一眼雪今,转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又长长地呼了出去,他自嘲地笑了笑。

“必竟不是泥捏的,怎么会那么轻易死去?”:“也许是舍不得死吧,谁知道呢?那个讨厌的家伙,可真是命大啊!”

挥手扇动来自男子体内热气的雪今像放下胸中的一块巨石般,亦跟着呼出一股长长的热气。

雪今的脸上拂现出一丝欣喜,又带着一丝疑惑,不解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男子苦笑道:“雪今小姐,忘了这一切吧!”他站起了身,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回走,随后起身的雪今欲言又止之际,他停住了脚步:

“有人等待的感觉真好啊-----哈哈哈哈-------”

咯吱咯吱的踏雪声越来越远,被一阵笑声震醒的雪今大声的喊道。

“郑上校谢谢你!”

郑上校身形一顿,依旧往前走去,俏立在后的雪今噙着泪水低语道:

“真的很谢谢你,国浩-----”

雪今拭了拭眼角的泪水,忙将手中紧攥着的那份报纸轻轻延平:

大韩民国中央日报12月29日电:

大韩民国驻俄国大使馆、杰出的外交官崔度昆先生被暗杀于俄国海参崴。他的死亡是北韩威胁要对大韩民国枪杀北韩渗透人员实施报复后不久发生的,经俄方检查在这名外交官的尸体里,还发现一种特制的毒药----这种毒药与上月北韩渗透人员所携带的毒药是同一种类的。大韩民国政府有理由相信,此次令人发指的暗杀行动是由北韩政府最高层主导并实施完成的。

金泳三总统已经授权国安局,针对此次暗杀行动采取相应的报复措施。同时指明,如果北韩政府进一步挑衅,破坏朝鲜半岛和平,那么大韩民国就会选择对北韩的战略目标施以最严厉的打击!

“他活着,他活着!他---活----着!”

兴奋不已地雪今猛地跳了起来,他大声的向远山呼喊。群山呼应,连锦不绝,惊得人们愕然回望,继而随着她大声呼喊----

“嗨----嗨----”

“喂----喂----”

震荡声中,雪今抬起头眺望远处,高高的雪岳山覆盖着皑皑白雪,沉甸甸的雪挂,随着山谷内四处漫溢的喊声簌簌而落,沉浸在欢乐中的男女们抛洒着雪花,追逐欢乐。晶莹剔透的雪瓣映射着阳光,将原本寂寞的深谷点缀的更加妖娆、灿烂!


[2]

一阵急切的电话铃声不依不饶地将酣睡中的雪今弄醒,她刚接过电话,另一头就传来社长的咆哮声。

“喂,你这家伙跑哪去了,知不知道我在四处找你!”社长的声音依如往日,关切中带着几分焦急,威严而不失亲切:“雪今哪,快告诉我你跑到哪去了?你可是目前极少数知情者之一,你快回来吧,把你知道的全写出来!”

雪今的眼前仿佛再次浮现出那幕令人可笑的画面:肥硕的社长一手插着腰,一手握着话筒,怒力地压低嗓门,尽力地表现出亲切友好的一面----每当下属采访到极俱价值的新闻,他总要摆出这副憨态可掬的样子。雪今并不讨厌社长,因为她了解,了解社长例来就极其欣赏她,不是因为她那美丽可人的容貌,而是因为她与生俱来的才干!

作为一个女人,在充满大男子主义的国度里能得到男权主义者的认可,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她----李雪今却做到了!

“社长,我没什么要写的,我累了,我要辞职!”雪今不顾仍在愕然中的社长,一味地接着说了下去:“谢谢您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悉心栽培!谢谢您,社长!”

“喂,等等,等等!”社长的声音更加急促:“你这家伙怎么能在这关键时刻说出如此令人伤心的话来呢!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你手中掌握的东西足以使我们报纸的销量再增加一倍!”

听到雪今要辞职的消息,社长的语调有些喘,有些缓和下来了。他挠着没剩几根头发的脑壳,挖空心思地琢磨起雪今真实的想法:“雪今哪,先不谈什么辞职不辞职的问题。既然累了,就不防多休息一段时间。等你休息好了,咱们再好好谈谈,呵呵----我可不想累坏我的手下,更不想失去我最出色的下属!有什么要求到时尽管说出来,我一定会满足!”精明的社长不等雪今拒绝,就继续说了下去:“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这件事就这样说定了,一切都等你回来!”

“嘟--嘟----”的电话回音响了好半天,直到自行停止。雪今再次倒进松软的床铺里,抱着枕头傻傻地望着天棚。一束柔和、温暖的阳光自折叶窗的窗缝透射进来,在她的身上组成了错落有致的图案,空气中四处弥漫的尘埃在光束的照耀下清晰可见。她厌恶地转过头,闭着眼眯了起来。但没过多久,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轻轻地刺激她的脖梗,就如同儿时用羽毛去挠沉睡中的爸爸的脚底板。她爬起了身子,才发现是郑国浩上校给它的报纸,便将报纸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前喃喃地自语着。

“勇久哥,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啊?我们还有相见的日子吗?难道真的要像国浩说的那样:忘记这所有发生的一切吗?”眼角浸眼的雪今呆呆地望着、想着、哭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