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某些右翼势力站点上的“媚中派”名单一看,就会发现“媚中派”几乎占领了小半个日本政坛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刘华报道 近来日本部分比较极端的右翼舆论,专门创造了一个词——“媚中派”(日文原文如此)。他们还将这一词用到极致,就是认为“只要不赞成参拜靖国神社,承认过二战期间的侵略历史的政治人物”,就都是“媚中派”。


对华理性派处境艰难


在日本外务省等处理对华关系的部门中,存在一批“中国学派”(“China School”),由于他们较为了解中国,通常在中国有较长任职经历,因此他们常以比较理性的态度对待双边关系。这些人也被普遍定义为“亲中派”,不过,近日日本右翼又给这些人起了个新名字“媚中派”。一旦这些人出现对华较为缓和的主张,右翼首先会抨击其立场有问题。


即将卸任的驻华大使阿南惟茂,就被称为是“亲中派”的“精英”人物。打开某些右翼势力站点上的“媚中派”名单一看,就会发现“媚中派”几乎占领了小半个日本政坛,包括森喜朗、桥本龙太郎、村山富士、宫泽喜一等等前首相,以及神崎武法、河野洋平等当前政要,其“定罪”范围之宽,颇有麦卡锡主义之风。下任首相的候选人之一福田康夫,由于力主兴建新的国立追悼设施,更被点名批评。相对而言,日本较为重要的右翼报刊往往比较“顾及体面”,因此在需要表达类似意思时,还是多用“亲中派”一词。


例如,近来日本新任驻华大使宫本雄二的任命,中右翼舆论就认为,宫本雄二曾经学过中文,并较长时间地在中国担任外交职务,属于“亲中派”,派他出任大使,会无法争取日本的利益。


面对舆论压力,日本外务省还专门透过记者俱乐部做出解释说,日本将建立一个“对华外交的总体制”,宫本雄二将只是在前方负责与中国具体谈判的人物,在后方,外务省会考虑用非中文干部出任中国课的课长,而且负责东海油气田问题和历史问题的亚大局局长和审议官都是英文干部,并无“亲中派”倾向云云。


各国外交界均认为,外交官当以懂得驻在国语言为基本技能,只有在当今的日本,这反而成了被怀疑的原因,这从一个侧面反应出日本国内主张对华正常交往人士所遇到的困境。


经产相被扣“江湖郎中”帽子


日本现任经济产业相二阶俊博所面临的情况,是另一个例子。


二阶俊博一直致力于发展中日友好关系,他自己不仅多次来过中国,而且还曾经于2000年和2002年先后率领5000多人和1万多人的友好旅游团访问中国。但他对中国的态度一直备受日本右翼抨击,2003年,由二阶等对华友好人士发起了在和歌山等地树立“日中邦交正常化三十周年纪念碑”活动,后来由于右翼势力的强烈反对而中止。


最近,由于二阶俊博在中日东海油气田开发问题上的立场,他遭到了右翼舆论更大的压力。二阶一直主张日中两国应以对话解决东海油气田问题,特别是不要贸然采用在“中间线”日本一侧试开采等手段激化日中矛盾。针对日本国内在东海问题上的强硬派观点,他在1月份的一次谈话中指出,“国内也有人积极主张应当试开采,但我不这样。(日本)必须和中国不屈不挠的谈判。”谈话发表以后,他成了日本国内各大报纸矛头所指。一些“自由派”媒体尚能“客观报道”,较小的媒体多言词激烈,除了标准的“亲中派”的称呼外,即称二阶是日本政界目前“最强的亲中派”。


而日本右翼人士更是给二阶扣上了“卖国经产相”、“香具师”(日文原文如此,意为“江湖郎中”)等诸项称号。像《产经新闻》等报纸在报道时也多加“曲笔”,比如在报道二阶俊博访华的新闻后,即在社论里使用“朝贡外交”之类的词,暗示二阶“出卖日本尊严”云云。


政治圈内党同伐异


压力除了来自于日本媒体舆论,还来自于政治圈。自民党内部不少人认为,下一代首相原本会是“麻垣康三”(麻生太郎、谷垣祯一、福田康夫、安倍晋三)中的一个人,但现在其中另外三人都身居要职,只有福田康夫没有进入内阁,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福田反对小泉参拜靖国神社。


此间观察人士指出,其实这些被日本右翼污蔑为“媚中派”、“亲中派”的人物,更为合适的对他们的称呼也许是“对华理性派”,因为他们的言行其实也都是在为日本争取国家利益,但他们与右翼势力的区别在于,他们更加了解外面的世界,更加愿意用理性而不是情绪化的方式去解决双边问题,而这恰恰是希望用对外强硬来改变国内政治的右翼势力所不能容忍的。有识之士也在关注日本国内对华理性派的现实处境是否会阻滞中日关系向良性方向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