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午,老兵王力勋在书画室接受采访,身后的“敬终如始,勿忘初衷。”是老人当天所作 见习记者 郭良朔 摄

抗战老兵 王力勋 86岁

武汉军区原机要局局长

“敬终如始,勿忘初衷。”我要写幅字纪念抗战胜利69周年,让后人知道这段历史,不能忘记国耻。

从日军“火网”突围

逃过马石山惨案

1928年,我出生在山东省海莱县,家里祖祖辈辈都是长工。

1940年,日本人占领了离我老家40多里路的县城,以后每年都要对村子进行大大小小的扫荡。从渤海到黄海沿线,日本人每隔不到20米就点燃火堆,形成一道“火网”,将群众全部围在这张网里,扫荡时也用火网围困群众。

我们“空舍清野”对付日本人,把粮食藏在山里,家里所有家当都埋在地下,日本人来了就什么也得不到。

“马石山惨案”发生在1942年日本人冬季大扫荡时。日本人扫荡到我们村和邻村,没得到物资粮食,就把村民围进山沟里杀了。当时我是儿童团团长,给八路军送鸡毛信,鬼子扫荡的时候,我正在回家的路上。邻村的民兵团战士没让我进村,而是带着我从日本人的火网防线处突围了出去。

那次惨案,我大伯被日本人刺死了,家里的房子也被烧了。

送鸡毛信、学埋地雷

等着团长接我参军

我们村是许世友司令麾下的13团驻地。家里被毁后,我立志要当一名八路军战士,去部队上报名参军。八路军的同志说我年龄太小、个子太矮,不收我。

我不甘心,找到13团的团长夏侯苏民。他拿出根高粱秆在我身边比划了一下,答应过两年我长得和高粱秆一样高了,就来接我,让我参军。

我在家努力锻炼,不但继续为八路军送鸡毛信,还跟着民兵团的战士们学习埋地雷。头发丝雷、天女散花雷……我每一样都会埋。

两年后,夏侯团长没有来接我。

1945年,我考入抗大第四分校,也就是胶东军区教导第二团,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主要负责抗日机要工作。

我四处打听夏侯团长的情况,想见见他,告诉他当年的小毛孩如今已经成为一名战士,却打听到,夏侯团长在战斗中牺牲了。

日本投降那天

正编制胶东烈士纪念册

1945年日本投降那天,我和战友们正在编制胶东抗日烈士纪念册,得知消息后大家兴奋地拥抱在一起:终于打跑敌人了!

其实纪念册上只有部分烈士名单,还有不少烈士牺牲了都不知道名字。

我记得很清楚,纪念册名单上最小的烈士年仅14岁,最年长的烈士75岁。看着那些名字,都能感受到八年抗战的艰苦。

我们不能忘记那段历史。落后只能挨打,国家富强了才能人民安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