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用安全套

我肯定是憋疯了,多年后依然能记得当年的情景。那是高三下学期,拍拖32天后我的手淫生涯宣告结束,还好,右手没长出茧子。我和女朋友去校外租房。两人都是新手,备考之余还要钻研《新婚必读》,计算安全期。在我个人的闹心TOP10上,避孕问题高居榜首。


当幸福从天而降,当我18岁时有了一个姑娘,我还是乱了阵脚。中学6年,性知识一直是我的主攻方向,可是直到实战才发现自己“无能的力量”:每次之前都会打喷嚏、痉挛,对安全期不得要领,历经两周磨合,技术毫无起色,在需要的时候总是不能自拔,宣泄之后就是恐惧,进一步验证了“幸福就是遭罪”这一伟大学说。安全期不行,体外也不行,换安全套——这东东我熟悉,小时候经常当气球玩,有时还灌进蓝墨水做成一串串的蓝葡萄。


第一次买套,很惶恐。在药店门前徘徊了整整N次,第N+1次,我硬着头皮进去了,对服务员说:“姐,给我拿根安全套”,服务员笑了,“你以为是香肠啊,这个论盒卖,一盒10只,便宜的5块,好的要……”我说要便宜的,并马上掏钱拿套飞出药店。把套揣在裤袋里盼着天黑,那天手表走的比平时慢,像用一年时间度过了一天。


前戏根本就省了,我把套套取出并抻直,像穿袜子那样往上套,就是穿不上,里边总有气泡。勉强穿上才发现,不合身!四分之一还露在外边,这套套比露脐装还短。还又薄又松的,特别爱掉,我不得要领,还着急,只得抽出重套,重套就更加不好套了……


更可怕的是,这种套用着用着不知不觉就破了,并且总是完事了才能发现。没办法,只能两只套在一块用,整个一橡胶棒啊, 女朋友揶揄,还不如弄一截自行车内胎套上呢!到后来,她发展到见套就冷。


大一起我的稿费多起来,翻身农奴把歌唱,用杜蕾丝了,有带棱的有带刺的,还有水果味的巧克力味的。杜蕾丝6元一只,买多了就5元一只,但这么套下去的话——按我的频率——1年得花2000元,加上订杂志、偶尔和兄弟们喝酒、收集进口折刀,我在本财年几乎破产!加上第一次用套的痛苦记忆,多高级的套套也喜欢不起来,宁愿采取其他避孕措施。


安全套带给我的唯一乐趣是大学时的一个经典笑话:班里开化妆舞会,每人扮一样动物,分配完角色才发现Y没面罩,大家决定让Y装小鸡,Y就想,这得用什么面罩呢?灵机一动,有了,于是就去买安全套往头上戴,试了N个都套不进去,无奈说明来意,店员说,让你装小鸡你买安全套,要是让你装屁,你还不得买瓶液化气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