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货太强

中国廉价货海啸席卷非洲

中国密切关注灵活待变

换个角度看中国在非洲投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南非涌动中国色彩


西方媒体近期曝光:由于中国纺织品正在横扫世界,对各地产业造成作冲击,连一贯视中国为“最亲密朋友”、“最可靠后盾”和学习榜样的黑非洲也终于忍耐不住,出现“抵制中国产品”的情绪。


中国纺织品海啸席卷非洲

据路透社前期报道,南非全国总工会举办游行,宣传“购买当地产品”活动。但当2万多名工会成员喊着“自豪吧,南非人!”的口号在德班体育馆里游行时,却遇到了一件尴尬的事情──所有人身上穿的浅红色衬衫都是在中国制造,这个消息马上在人群中传开了。于是,数千名南非服装和纺织工人联盟的成员立即脱下衣服扔到了体育馆中心。

服装和纺织工人联盟会长说:“人们对这些衬衫的反应,清楚的表达了他们对那些廉价外国货的反感。”,“南非零售商应该加入我们的队伍中来,购买本土制造的产品,因为我们再也无法承受丧失更多的工作机会的打击了。”

南非全国总工会同时呼吁政府暂停与中国的贸易往来,南非比勒陀利亚当局也对如脸部美容洁净布、门锁、手把和床单等中国产品下达反倾销令。


如今在非洲,从南非到莱索托、赞比亚和尼日利亚,民众对所谓的“中国廉价货海啸”的不满越来越大,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低价中国进口产品危害到了当地的经济和工作。南部非洲国家的8个工会组织9月27日在莱索托首都马塞卢发表联合声明,强烈要求南部非洲国家政府采取措施,保护本地区服装、纺织品和制鞋业,阻止大量中国廉价产品对本地区的冲击。

代表南部非洲国家41万工人的工会组织在南非旅游城市开普敦聚会,专门研究分析南部非洲目前服装、纺织品和制鞋业的状况以及面临的严峻挑战,以在与中国就纺织品问题谈判前显示团结和力量。

声明说:“由于中国纺织品在美国市场处于主导地位,因此莱索托、斯威士兰和南非的纺织服装出口量大大下降。这导致莱索托1.3万工人失业,在斯威士兰10家工厂关闭,1.2万工人失业。”工会组织指出,自从2003年以来,大量中国商品冲击南部非洲市场,给本地工业经营造成巨大压力,致使5.5万工人失业。在斯威士兰、津巴布韦和赞比亚,不定期接受救济的人数大量增加。

赞比亚贸易联合会的会长李欧纳德·西考穆巴表示,大量便宜的中国纺织和电子产品进入非洲,带来许多负面影响。他说:“受益人是那些出口商,而不是我们。”

尼日利亚的纺织、服装和缝纫高级职员协会秘书长伊萨·阿雷穆说:“因为不再需要仓库来储存商品,拉格斯的大多数仓库都被改造成了教堂。”


如潮攻势 确实令非洲难挡

整个非洲纺织业虽然发展迅速,但是存在成本高、竞争力不足的弱点,因而目前正受到来自中国的巨大竞争压力和摧毁性打击。有报道说,随着纺织品出口减少,肯尼亚一些纺织品企业已经倒闭。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出口加工区的纺织品工厂从2003年的74家减少到了2004年的66家,今年1月份以来,又有7家倒闭。

肯尼亚总统齐贝吉发表声明说,今年1月份以来,中国纺织品对美国的出口大幅增长,有些产品的增长幅度甚至超过了500%。他说:“这种情况对肯尼亚的出口构成巨大威胁,严重危及到肯尼亚的就业。

肯尼亚服装生产商联合会主席贝迪说,在中国商品大举进攻的形势下,他担心肯尼亚的整个服装业有倒闭的危险,如果政府不尽快采取行业保护措施的话,生产商们只有继续不断裁员。

一家服装厂的经理也表达了相同的忧虑:“我们已经丢了很多订单,因为我们的高成本无法和中国及印度竞争。因为亏损严重,前景堪忧,我们只能继续裁员。”近几个月来,服装行业的抱怨声越来越大,由于订货减少,现在许多厂家只是在以低于实际生产能力50%的规模维持生产。专家说,肯尼亚的纺织业要想挽救自己命运,最起码要将成本降低30%。

经济落后的莱索托90%的出口收入都来自纺织品业。但是,自世贸组织取消中国出口量限令后,莱索托的纺织业几乎全面崩溃。成千上万名工人失业下岗,国家的失业率攀升至40%。

据世贸组织规定,2005年1月以来,自2005年1月在全球范围内取消纺织品配额后,中国的出口大增,非洲国家和美国之间的纺织品和服装贸易开始迅速失去繁荣景象。实际上,对非洲国家影响更大的是,中国纺织品正在将非洲国家的纺织品挤出欧美市场,中国与非洲的纺织品主要战场是欧美市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援建项目 加纳国家体育馆


中国密切关注灵活待变

非洲国家失业率升高只是这些国家工人抵制中国货的表面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由于中、非在轻工出口产品结构上雷同,中国产品正在将非洲国家的同类产品挤出欧美市场。

中国同非洲接触的历史很长。早在上世纪50~60年代,中国就开始参与非洲事务,不过更多地停留在援助基础设施建设、医疗卫生、技术培训和帮助非洲学生留学中国这些事务上。至今,中国仍有900多名医生在非洲国家工作。

几乎每一个西非国家都有一个由中国建造的奥林匹克标准的体育馆。以至于萨马兰奇曾发出“看中国最好的体育建筑,请到非洲去”的感慨 。中国曾经资助赞比亚建造坦赞铁路,迫使欲在此地竞争的西方国家也建了一条几乎平行的铁路线。”

近年来,一度“走出非洲”的中国才又重新回到非洲,并加大投资力度。

在非洲的中国外交官们也指出,中国正在变成非洲最大的投资国。2004年,中国共向非洲出口138.2亿美元商品,从非洲进口156.5亿美元的商品。但中国进口的多数是天然材料,对非洲国家的工业发展帮助不大,非洲希望中国加大在现代工业技术方面的投资 。

美国《华盛顿观察》周刊认为:“中国商品在非洲市场随处可见,尤其中国的纺织品严重打击了(非洲)当地工业。另外,中国在非洲投资很多基础设施的建设,尤其是同自然资源运输渠道有关的,比如道路、港口建设。因为中国的建筑工程总是用自己带来的劳力,以发展建筑和劳力方面的国际业务,而不是使用当地的劳动力,这难免让当地国家有些反感。”

赞比亚的西考穆巴说:“中国和其他外国投资者应该做的是在这里发展生产业,介绍先进的技术,提高当地的生产质量。”

05年9月,北京召开“中国纺织品贸易发展的战略选择”讨论会,鉴于目前摩擦加剧的国际环境,中国纺织品企业把目光由欧美发达国家转移到那些政局稳定、政策优惠、成本低廉的国家作为投资对象国,诸如非洲或东南亚国家。

今年3月7号,中国外交部部长李肇星表示,加强和发展与非洲的团结合作,是中国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愿意继承和发展中非友好传统,发展政治上平等互信、经济上合作共赢、文化上交流互鉴的新型战略伙伴关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坦赞铁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中国风格的车站 坦赞铁路中国工程师住所。 向这批沈铁局的工程师问候:辛苦



换个角度看 中国在非洲应如何投资

坦赞铁路全长约1800多公里,从勘探到竣工整整花了10个年头。坦赞铁路施工使中国付出了重大代价。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地形复杂,给施工造成许多困难。当时还十分贫困的中国拿出十几个亿,实际造价一增再增,周恩来一再指示要加强机械施工,无奈中国设备落后,大部分时间还是以“人海”战术取胜。最多施工人数达到两万多人,59名中国工人献出了生命。

时过境迁。随着南非种族主义的消亡,坦赞铁路也失去了本来的作用。步入21世纪的今天,坦赞铁路已经辉煌不再了。

日本人从达累斯萨拉姆修向阿鲁沙的柏油路几乎和这条铁路平行――公路的便利和快捷已 使这条铁路黯然失色――从首都出发到阿鲁沙600公里的路程坐汽车用不到一天,而坐火车 却要用三天。坦桑尼亚北部的铁路几乎荒废至今!由于营运量严重不足,导致铁路局亏损,沿路设施年久失修,机车因为没有零配件而千疮百孔。还在线路上运行的“东方红”机车只有9辆,其它全都趴窝不动了。


《永远的非洲》一书上看到一篇《可口可乐与日本汽车 从物质到精神的占领》的描述非洲人的现状和心态的文章--“贫穷的非洲人把日本人看成是救星,而当初勒紧裤腰带支援非洲的中国人被淡忘了。”

日本人把国内的二手车垃圾廉价送往非洲(“不仅使其再生价值,而且还清理了一大堆垃圾”),便宜得让每个人都买它的车,修理和添加配件却贵得惊人--狡猾的日本人用这个套在非洲挖掘它的经济价值;

日本人修了一条从首都到肯尼亚边界的600公里长的柏油公路(听说是无偿的),“这种慷慨促使在贫困中徘徊的坦桑尼亚迅速接受了日本人建起的消费市场”。“在达累斯萨拉姆,大街上的车流量不亚于中国城市的大街,而且全是日本车。每天高峰期有几个主要路口还常常堵塞”--日本成为汽车出现和道路畅通后最大的受益者,“非洲的象牙、金子、宝石源源不断地流入日本人的腰包”,“日本落下一个帮助第三世界的美名”。

穷困的坦桑尼亚人在做些什么呢?坦桑尼亚唯一在生产和运转的企业,是美国建在莫西市的一个巨大的可口可乐厂--坦桑尼亚的肥皂和洗衣粉都需要进口,大街小巷显得荒凉和破败,却满地都是可口可乐的巨幅广告--“黑人兄弟们有钱没钱每天都买可口可乐喝,等到月底结帐他们的工资已经被喝得干干净净,于是他们便预支下个月的工资接着喝。”

中国人建了一座友谊纺织厂,但是“人们消极怠工,盗窃和破坏”,“再加上没有可行的市场分析,产品过时,造价太高”,坦方的管理人员拼命地贪污和腐败,中国不断地投入资金想搞活这个厂,钱却像扔进了无底洞,连个回音也没有;“部落人放弃了农业种植,宁肯等吃国际救济,也不愿再在田里劳动了,”--中国人帮助建设的农具厂也失却了作用。


以上可见,良好的愿望需要依靠缜密的战略和步骤来实现。友谊与发展、矛盾与利益的冲突是中国进一步提升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问题,如何更好的解决这些问题赢得非洲,将是中国对外发展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网络文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