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你X……”王龙气得破口大骂,美女居然把这玩意的自爆装置给打开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顶破偏遭瓦上霜,虽然不知道这个自爆装置的威力具体多大,但是王龙却明白自己就算他妈的再牛逼,也不可能学变相怪杰里面的金凯瑞那样把这玩意吞肚子里去。

“楼上的,都他妈死那去了,怎么还没下来……”郁闷归郁闷,可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间,王龙急忙打开通讯就咋呼起来。


“老大……”首先回答的是野狗:“对方杀过来了,全是飞的玩意,我们快顶不住了……”


听着野狗几乎也是语无伦次的在那咋呼,王龙本来就火大的:“顶不住也得顶……什么鸡巴鸟玩意,你给老子说清楚点……那个谁带队下来的怎么还没到……”


“对方的支援部队已经到了,全是悬挂着飞行器的飞天使,就是穿道具翅膀化装的那种玩意……你看……”山羊第二个接话,并且快速的打开了视频连动,将本地头盔上的视频头拍摄到的画面给王龙传输了过去。


“我日……”王龙一看也吓了一跳,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背着早十年前拍电影时候用的那种用羽毛沾的翅膀,也不想想现在战神军团的翅膀全都是激光模拟了的,这简直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太不专业了。


王龙还没看上几眼,就听到野狗继续道:“带队下去的是光头……”。


“光头我操你大爷……你这死秃子怎么还没倒,死那个犄角旮旯里去了……”王龙想也没想,张口就开骂。可就是这时,三人的通讯器里都同时闪起了紧急内部通讯的信号。


刚才王龙打开的只是他和光头、野狗、山羊四人专用的通讯频道,这会猛一看见紧急通讯信号,心头马上泛起了一丝不良的预感。


“报告首长,我们……我们团长负伤了……现在正有一个“怪物”向你那边冲过去……”


“我操……你们的情况怎么样……”


“报告首长,我们一个班伤了七个人……就剩五个全乎人了!”


“全乎人?我日……那个谁,就你……你带一个人下来,剩的人带着伤员快撤……”王龙一听知道事情大条了,刚才因为轻轻松松就解决掉了两个起天使名字的冒牌货而获得的轻视心理也因此一扫而空。想了想,王龙一面上前动手将又昏迷过去的美女扶起放到椅子上,一面命令道:“野狗你马上组织所有人员撤离,山羊掩护,我这有个他妈的三八,把她妈的那个自爆装置打开了,现在还剩八十七秒……”


“不会哦……”几乎异口同声,野狗和山羊听得也是一惊。


“这玩意我关不了,大牛那逼在就好了……”王龙天打开了头部的视频头,将那个记时器和控制阀的图象传送了出去。


“我也没办法……你们呢……”看了几秒,九班的次席爆破专家山羊首先表态,后面一句是问他狙击小队里面的。没几秒,也总算是得到的肯定的答复,这种自爆装置是无法解除的。


“老大,你看看能不能把它翻过来,我估计它的底部应该是普通层,用的激光器应该可以把它烧开……”山羊又看了几秒,当记数器上的跑马表终于跑到了七十的时候,终于给王龙想出了这么一个招数。


“拿激光剑去烧???不会爆吧……”


“那当我没说……你快撤吧,我也估不出它的威力……”


想了想,这事情确实太他妈扯蛋了,好象什么外国的特工电影里面都没出现这种类似的情况,难道搞了半天还是要功亏一篑?


不行!王龙发了狠,烧就烧吧,真叫爆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前后观察了一下地形,选好了一个位置刚搭上双手,王龙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出现在了身后……


*************************


米迦勒轻轻的喷着粗气,尽量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


六扇黄金之翼,携带着金色的圣洁的光辉在一个极其雄壮的男人背后开合着。那柔和的金色焰火在翅膀上燃烧着,让人看起来是那么的顺眼,那么的震撼。


“路西法……”米迦勒不相信,可是口中却不由自主的轻轻的念出的这个名字。虽然一路上他斩杀不下十个身穿着黄金战衣,身负天使之翼的冒牌天使,可是眼前这个大天使长实在太牛了。


“嗯……”低沉的一声闷哼,这个冒牌路西法缓慢的转过身来。果然正面的装甲看起来就是和那些穿黄金圣衣的人是一样的,但是他却拥有着旁人不可比拟的气势。


“虎啊油……”依旧是低沉到极点的嗓音,那种携带着超强震撼力的音波直震得米迦勒感到恐惧,心中居然第一次生出了那种对于卓越者所应该拥有的敬畏之心。


“虎…啊…油……”又是一声更低沉的咆哮,王龙猛的上前一大步摆出了攻击姿态。而他面前那个虽然身穿着铠甲,拿着闪亮利剑却不男不女的在头上戴着个花环的男人却是被他的这个姿态给吓了一跳,慌忙不迭的后退了一大步。


一时间,空气似乎凝固了起来。整个房间里只有米迦勒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在徘徊,现在的他似乎真的被吓住了,因为王龙现在所显露的威势实在是给了他太多的压力。


而王龙现在也摸不准目前这家伙的水性,看样子这家伙应该就是在路上连续干了七个人的那个“怪物”,如果没猜错的话,他手上拿的绝对是把好剑。


对峙了几秒,米迦勒估算出和这个家伙斗争的结果,下意识四下观察一会干起架来可以选择的退路。这一看之下,先是在墙角处发现私死活不明的乌列两人,接着又看到了王龙身后那还在不断减数的记秒器,上面的数字已经跑到了五十三………


“炸弹?”米迦勒心中暗暗一惊。对于这种东西也不需要什么过多的猜测,基本上是个人就应该知道只有炸弹这种玩意才爱玩倒记时读妙之类的小把戏。


就米迦勒来说,现在的情况很危急,看来夺回‘东西’的可能性并不太大,而且看样子这个炸弹应该是一种自毁装置,理论上除非有专业的排弹专家在这还有些须可能接触,因此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乌列两人带走。等米迦勒刚判断好情况准备搞动作的时候,这才猛然发现,在刚才的对峙中,这个六翼天使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移动了大门附近,看样子他也想跑,或者是打定了主意主义不让米迦勒跑。


另一面,王龙的心里确实也是这个打算——实在不行就闪人。


反正下达的任务里面强调的是“尽最大可能把标本夺回”。


什么叫“尽最大可能”?那就是得要在我们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能抢就抢,实在不行命令还说了“可以把标本就地销毁”。


反正现在那玩意的自爆装置已经开动了,只剩下不到五十秒的样子。是个猪都知道那玩意没得搞了,逃命要紧!


可是才磨蹭到门边,却要死不死的被他用眼角扫到了还昏睡在椅子上的美女。虽然不知道这个美女叫什么名字,但也是自己人吧,难道真的就这么跑了对她不管不顾?要是被人知道的话,会不会被人骂“没人性”?


就在两个冒牌天使各自打着算盘准备落跑的当口,两把零碎并且沉重的脚步声又从外面传了进来。


“嘿嘿……”王龙在心里阴阴的笑着:“你丫的等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