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江湖霜逝

一碗烧刀子下肚,有一把火就烧了起来。我又要了一碗面,阳春面。我习惯于白衣,然后用白色的丝绢拭我剑上的血。这是昨日。现在我已经能够清醒地了解昨天与今天的区别。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面摊很小。酒很拙劣,且只有烧刀子;面很粗糙,且只有阳春面。我需要烧刀子,因为我要让我的手尽快暖起来,这样衣上的血就不会是我的;我需要阳春面,但只要一点,我喜欢让自己处于半饱半饿的状态。饿会让人的判断失误,饱会让人的神经松弛。我需要的是一剑,一滴血,所以无论是状态还是出剑的角度都必须绝对完美。

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去注意身后,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敏锐而坚韧的神经。他们叫我霜殇,剑亦名霜殇。剑是一直跟着我的。十六年,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很多人也可能死去。在极深的夜里,我认真地看过我那只握剑的手,上面厚厚的茧让我感到真实与安全,和霜殇一样。 我二十岁。

我看见了她。站在街角,她有一双很平静的眼睛。我不知道像她那样一个杀手为什么会有如此平静的眼睛。她突然很快地笑了一下,如她那双没有道理的眼睛。是的,她的笑也是非常没有道理的。她走了。但我知道刚才她至少有八次杀我的机会。她没有动手。她走了。或许是因为她有另一个更重要的目标。她平静的眼睛让我失去了一切防备,这是个很可怕的事实。

他们叫我风。其实他们第一次看见我时,我正从水里走出来。他们以为我是个想自杀,但临死又胆怯了的人。因为我的拳头比较硬,所以他们让我做了捕快。小捕快。衙门里所有的人都可以踩在我的头顶上。在极深的夜里,有时我会看见我右手上厚厚的茧以及心里的。

我杀了那个人,却留下了他的玉。因为玉上刻着“霜殇”。我只是想要有一件真正属于我的东西。所以我开始逃。 我看见了他,竟然还笑了一下。结果那晚他们追上了我,我中了一剑。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次合算的买卖。他该是个捕快吧。但捕快似乎不该有他那么深邃的眼睛。

我不知道她做了什么,因为我只是个小捕快。我只知道黑白两道都要抓她,而我的上头也要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她。没有原因,没有人知道原因。甚至连我的上头也不知道。因为他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太爷。

所有的人都在盲目地发了疯似地找她。我猛然感到了彻骨的悲哀以及更深的......夕阳坠了下去,又一个长夜要开始了。

他们终于追上了我。无论是黑道还是白道。我终于知道了那块玉与当今的皇上有关。我吃了颗效果很好的药,自然是有毒的,半个时辰,我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我不知道我能杀得了多少个人,我不知道能不能撑上半个时辰,我不要死在他们手上。这世上只有我能杀死自己。我又看见了他,他的确是捕快。他是要来杀我的吧。捕快和杀手本就是势不两立的。他原本是用剑的吧,我能看得出。他的眼里为什么有那么浓的悲哀,浓得几乎化不开,是可怜我么?我知道我又笑了,是向着他的,只是不知道笑得好不好看。最后的笑能留给他也是好的。

我又看见了她。我知道她逃不了的。她竟然又笑了,并且向着我,极凄美的,仿佛那日欲坠未坠的斜阳。我知道我的右手握得很紧,甚至已经握出了血。我能感到湿湿的血腥味,很熟悉。我曾经以为我会是个健忘的人。

她一袭白衣,立于崖边,仿佛立于斜阳之中。她终于动了手,我终于看到了那柄霜殇,以及她根本不要命的剑法。我冲了出去,我知道很多人会认得我,我已不在乎。

我动了手,可是我没想到他竟也动了手。半个时辰,我只有半个时辰。但是我很愉快,愉快得几乎想要大笑。我的生命仿佛被无限延长了。

他冲出来的时候,很多人的表情都非常吃惊,仿佛嘴里都含了一颗核桃,这使我更加愉快。他轻轻一伸手就夺了一个人的剑。

我终于看到了他的剑法,也终于知道了他是谁。我开始有点后悔那颗效果很好的药。但我本就是个麻烦,死了岂不更好。 我的衣上有很多的鲜血,殷红殷红的,有我的,也有别人的,但我一点也不在乎。

她似乎在笑。她的白衣上血迹斑斑,我不知道她能撑得了多久。她似乎一点也不在乎。

已经有六年未曾这样动手。他们依旧是记得我的。我极度厌恶这样血腥的屠杀,我原以为当个小捕快会有比较平静的生活。那是在遇见她之前。

她终于倒了下去,却似乎还在笑。 我抱起她的时候,她笑着说她吃了那种效果很好的药,她说她只是想要有一件真正属于她的东西。她把那块玉放在我的掌心,暖暖的,玉上刻着“霜殇”。她的手很冷。我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却发觉我的手抖得厉害。我曾练过二十多年的剑,我以为我的手会很稳。

她说二十年前别人捡到她的时候,她的怀里塞着块白色的绢帕,绣着“霜殇”。但是后来绢帕被她的师父当了,换了一两银子。她的眼里忽然有种很浓的悲哀。她的目光开始迷离。

我抱着她跳下了那座山崖。我笑着问她:“你说,来世,会不会你当捕快,我当杀手呢? ”她平静地笑着说我笑得很好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