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长春才女在韩国被性暴力惯犯杀害前后


因为不肯上普通大学,高考后毅然赴韩,2005年9月作为外国人择优录取生考入韩国名校


遇害当晚,她参加完迎新生庆典后,因为不能饮酒,便早早回到公寓,准备给妈妈打电话


凶手已被抓,是个42岁的性暴力惯犯,此次行凶还在缓刑期间,此起事件震惊整个韩国

案件综述


21岁的中国女孩姜丹青(曾报为姜丹清),家住长春,朝鲜族人,父亲是名医生,母亲是名涂料代理商。姜丹青就读于韩国首尔延世大学经营学系,2月15日21时50分左右,刚刚在长春过完春节回到韩国第四天的她,在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内惨遭杀害。


3 月8日,凶手落网,警方介绍,42岁的凶手黄某是一名性暴力惯犯,曾因强奸并施暴被判缓刑,此次行凶就是在缓刑期间,韩国首尔西大门警察署以“强盗杀人” 等罪名拘留了犯罪嫌疑人黄某,现正向首尔高检申请拘捕令。韩国警方透露,当时凶手威胁姜丹青把财物拿出来,姜丹青给他钱并苦苦哀求凶手不要杀她,但凶手担心败露,多次击打姜丹青的面部后用双手将其勒死并进行了奸尸。最后,凶手偷走了姜丹青的3张银行信用卡、3万韩元现金和200元人民币。


新闻提示


11日,距离姜丹青在韩国遇害快一个月了,姜丹青的父亲姜明善还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中。他是2月24日在韩国处理完女儿的后事后,先行带着女儿骨灰回长春的。10日,丹青的妈妈和舅舅在韩国警方抓到凶手后,处理完相关事宜也飞回了长春。


11 日上午,记者几经辗转找到了姜明善,此时他正在就职的医院办公室内静静地抽烟,桌子上摆着一张漂亮的女孩照片,上面正是姜丹青,春节前刚刚照的。“女儿走了,我惟一的指望破灭了。”姜明善深吸了一口烟说。通过与姜明善一个中午的对话,记者深刻体会到一个中年丧女的父亲的哀伤,回忆起女儿留学前后发生的一幕幕,姜明善一个劲儿地说后悔把女儿送到国外。


倔强才女


不去普通高校考上韩国名校


姜明善说,他和妻子离婚后,女儿一直和前妻生活在一起。“女儿很文静,从小学到高中,从没跟同学吵过架,学习也很努力,成绩非常好。”姜明善说,2004年高考,女儿考了530分,由于没有考上理想中的北京师范大学,又不想去普通大学,就到韩国首尔学习韩语,2005年9月,作为外国人择优录取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延世大学经营学系。“孩子很要强,外国语学校的韩国老师也夸丹青聪明好学。”姜明善说,女儿学习了1年多韩语后,在国内公证后正式留学韩国,本来今年3月份就上大一了,这次回韩国就是正式报到,没想到发生了意外。


提前回韩


为了参加新生庆典却遇害


姜明善说,女儿春节在长春呆了两个月左右,其间孩子在他和前妻两边来回跑,过了一个很愉快的春节。学校通知丹青2月15日参加迎新生庆典,11日丹青提前离开长春回到韩国,并说好15日迎新生庆典那天给她妈打电话,“可是2月15日妈妈没有接到孩子的电话,就给她打过去,可电话停机,后来托人打听才知道孩子遇害了……”


警方说,当晚凶手喝过酒后,来到姜丹青租住的公寓,抢走了丹青的手机,在挣扎过程中,丹青咬破了凶手手指,这激怒了凶手,他威胁姜丹青把财物拿出来,姜丹青给他钱并苦苦哀求凶手不要杀她,但凶手担心败露,多次击打姜丹青的面部后用双手将其勒死并进行了奸尸,抢走了姜丹青3张银行信用卡、3万韩元现金和200元人民币后逃走。


遇害瞬间


她没来得及拨完给妈妈的电话


“孩子死得太惨了!”姜明善说,得知孩子被害的消息后,他和前妻等人于21日赶赴韩国,当他们看到孩子时,根本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漂亮可爱的女儿,“孩子的尸体被发现时已经腐烂,孩子那时已不成样子,但嘴角残留的一滴血特别明显,尸检报告说,孩子腿上还有伤,最终鉴定为他杀。”


姜明善说,在与韩国警方沟通时得知,当日女儿参加完校庆活动后,由于不能饮酒,就提前回到位于首尔西大门区沧川洞的公寓休息,那是五层楼的公寓,孩子住在四楼,当时凶手挨个房间乱窜,当窜入女儿房间时,女儿正准备给妈妈打电话,凶手趁着房门没有锁就钻到屋内,发生了那一幕。“警察说,电话上刚刚拨完长春的区号,还没来得及拨完她妈的电话就出事了。”


凶手被抓


DNA检测将性暴力惯犯锁定


姜明善说,在韩国逗留的几天,他为韩国警方的敬业精神感动,警方昼夜侦查,不顾休息,最后女儿嘴角的一滴血成了破案的重要线索。警方根据DNA检测,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黄某。


据韩国警方透露,42岁的凶手黄某是名性暴力惯犯,曾因强奸并施暴的罪名被判缓刑,此次行凶就是在缓刑期间。通过各方努力,警方在3月8日将凶手抓获。目前,韩国首尔西大门警察署以“强盗杀人”等罪名拘留了犯罪嫌疑人黄某,现正向首尔高检申请拘捕令。


回国安葬


姜家不能得到经济赔偿


2月24日,在韩国处理完女儿的后事后,姜明善将女儿的骨灰提前带回了长春,安放在殡仪馆。


姜明善说,在韩国期间,他找了当地很有名的律师,咨询了相关法律,询问孩子是否能得到经济赔偿,但是被告知由于没有明确的法律适用,加上孩子又不是在校内出事,独自和中国同伴租住公寓,所以按照韩国的法律,这种刑事案件他们不能得到国家赔偿。姜明善说,这次到韩国处理女儿后事,所有的花销在10万元上下,全部是自理。


“现在孩子没了,凶手也归案了,补不补偿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姜明善说,在韩国处理后事期间,他们也联系了中国驻韩国领事馆,与参赞沟通,当地教会无私支援帮了他们家人不少忙,当地的教会还组织了捐款,让他们很感动。


案件影响


韩国媒体高度关注此事


案件发生后,当地的中国留学生相当震惊,他们对发生如此恶性的凶杀案感到恐惧,集体要求当局尽快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首尔警方也对此高度重视,因为这是近年来罕见的恶性案件。


此案同时引起韩国媒体高度关注,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韩国法律对性侵害犯罪分子的处罚力度问题。就拿犯罪嫌疑人黄某来说,他是惯犯,但却屡屡在缓刑期间作案得手,给女性造成伤害,这主要就是因为韩国法律对性侵害者的处罚堪称“隔靴搔痒”。


关于丹青


邻居眼中的她,那姑娘可清秀了爱学习


11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丹青和母亲原来在二道区某小区的住所,此时这座房子已被转租出去。记者敲开了邻居的大门,说起母女俩的情况,一位邻居说:“他们前年春天搬走把房子租出去的,那姑娘可清秀了,爱学习。”邻居说,母女俩都是好人。


自立自强的她


学习之余兼职中文家教


姜明善说,孩子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都知道这事了,都很伤心。姜明善说,女儿在韩国这1年多时间里,预科学习韩语,还利用闲暇时间给两个韩国学生当家教,教汉语。“孩子一直想学工商管理,以后想接替妈妈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