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见到老三是一个月以后,由于越军炮击给养车来不了船头,阵地上都吃了好多天的木薯,吃得我人都有点浮肿。那天下午指导员接了个电话说:兰州军区红军师,同意给我们调节一点生活物品,但我们要自己去天保农场领取,下山时我们几个新兵异常的兴奋,尤其是我,一路上不停的幻想着经过小卖部时看见那个女孩的情景,可带队的排长一路上却骂骂咧咧的指责兰州军区对我们14军配属部队的不公,几个老兵也在附和着说:“他们天天有罐头,我们天天吃木薯”。可这一切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反正我就想下山经过那个小卖部。


风和日历,晴空万里,没有枪炮的声音,3月的老山万物披绿,此时根本感觉不到战争的气息,山涧流淌的溪水今天也显得格外的欢快、清澈。不觉中快到边防检查站了,我看见了她家的屋顶,我急切的跑到队伍的前面,可看到的却是紧闭的大门,我的心一下凉到了脚底,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开始后悔不该下山......过了大桥来到天保农场,大家坐在路边等候物品的分发,我四下张望了一下,这里有好几个小卖部,还有一个破烂的台球桌,几个附近阵地的老兵油子正和几个当地的老女人聊得火热,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我的眼帘,“老三、是她”我心中默默的念到,她也看到了我,笑着向我走来,大着嗓门的问我:“你来搞哪样”我的心一阵狂跳,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周围的战友也齐刷刷的看着她和我,特别是我们那个满脸长满青春豆的排长,直勾勾盯着老三,一双色咪咪的火眼好象要烧掉老三身上仅有的一件单衣。我....我来背给养,你呢?我不好意思的说,她笑呵呵的看着我,过了一会说:我来买菜.然后她又自言自语的说:“买不到肉”,“喂!!大家都过来啦"是指导员的声音,我悄悄给她说了声:“等等我”然后跑向了队伍,分发给养时大家都指着比较轻蔬菜拿,我却主动扛了一大块猪肉,跑到台球室门口把肉放在的长凳上,借了把菜刀砍了一块肉,跑过去放在她的背篓里,笑了笑说:“快走,别让我们当官的看见,她冲我诡秘的一笑,然后又看了看那边忙着卸货的人群,对我轻轻说了声:“谢谢”,站在原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心中有一种莫名舒坦,兴奋好久好久不能平静......看着她的背影一直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才转身走向台球室,准备去拿那块猪肉,可映入我视线的板凳上,却是空无一物,刚才和老女人聊天的那几个老兵油子不见了,妈的!这可是半个猪的肉啊!少说也有七八十斤,炮阵地的大哥们,你们太JB黑了,今天你们到是爽了,我可被你们害惨了!


回程的路上指导员和排长不停的数落我,几个老兵还在我屁股上揣了两脚,为了以示对我的惩罚,他们把自己扛的物品都放在我的肩上,打着摆手悠闲走在前面,我自知理亏没敢多说,扛着沉重的给养品走在后面,渐渐的我掉了队,“**是谁这么缺德偷了我的猪肉”,我心理这么骂着。感到自己好委屈,突然我好想家,好想我妈,参军走的那天妈妈把着车窗,拽着我的手哭着说:“以后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她咽哽着没有再说下去,但把我的手拽得更紧.看着妈妈那双哭红了的双眼,让我揪心的痛,想起这一幕,此时我在也忍不住内心的伤感,扔掉肩上的货物,坐在路边象个孩子似的哭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班长站在了我的面前,拍了拍我的头说:“走吧”然后他扛上两袋蔬菜,我跟在他身后来到了老三的小卖部,大家都在这里抽着烟,吃着零食喝着汽水.排长见我过来没好气的说:“这小子今天自己买单,看他以后还长不长记性”,我看了他一眼心理骂到:“去你**,在阵地上你们早把老子的钱都赢光了,我买个屁啊”,我扯了根毛草叼在嘴上一屁股坐在老三家的屋檐下,虽说还是3月天,但在这里,已经能感受到热带丛林的酷热,其实扛着这么重的东西走了那么久,我早就口渴了,只是囊中羞涩罢了,喂!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转头一看是老三,她手里拿着一瓶汽水递到我面前说:“给你的,不收钱”,我还没来得及四下张望,看看大家的表情,就听见战友们不怀好意的哄笑,我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根本不敢伸手去接,“笑那样笑,我喜欢给他,管你们屁事”,老三冲着大家吼到,战友们的笑声更大了,有人甚至吹起了口哨,鼓起了掌.排长傻笑着,色咪咪的走到老三面前,那一脸泛着白点的骚疙瘩(青春豆)在肌肉的拉动下更显恐怖,同时带着几分轻浮的口吻说:“阿妹,哥哥也渴,送我一瓶呀”,看着他那一脸的碉堡(青春豆)我站起身来,给排长做了一个鬼脸,拿过老三手中的汽水,扛起一袋蔬菜,独自一人朝阵地方向走了,身后不断传来战友们起哄的嬉笑声,好象大家都忘了那一大快猪肉被丢的事件。


我是416阵地,首先我要谢谢大家给我的鼓励,我从没写过这么长的文章,因为自己文笔不好,没想到我的《木棉花开》到得到了这么多朋友的支持,20年了,在这20年里,时光虽然冲淡我许多的记忆,但却永远冲刷不去,我那段战火中的思绪,毕竟17、8岁是人生中情窦初开的季节,同时它又伴随这战火的洗礼,面对着生与死的考验......


20年前的这个季节我正在老山前线作战,给我影象最深的景色,就是天保农场盛开的那一片火红的木棉花,在这个花开的季节里我喜欢上了一个山里的农家女孩——老三,遗憾的是我至今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前不久在网上听战友们说她远嫁了陕西,不管她今天在那里,我都真诚的祝福她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