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开——我的初恋是在老山前线(1)

前言


这是一个真实的老山战区故事,当时这位小兄弟才17岁,因为我们都是在老山参过战的,又是网友,沟通的不错,他就把他在老山前线时存在心底20年的初恋的全部过程公布了出来,哈哈,这到底是初恋还是自己在暗恋?看来他自己也说不清,20年了他的记忆还是那么的清晰,可能算他自己认为是初恋的缘故吧?我看这个题材不错,因为在16、17岁的年龄大部分都有过这样的经历,特别是416的经历是在那血与火的阵地上,很有品味,就去和416商量是不是可以用讲故事的方式公布与众?416和我说:“谢谢老哥,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其实那只是我当年的一个单相思。但我至今都觉得很美好,只是我的写作不怎么好,还望老大哥帮我改一改。”文章的内容是416自己写的,他让我修改,我看写的已经很好了,基本没动,所以我今天就把它公布与众了。


《木棉花开——我的初恋是在老山前线》


416阵地


17岁那年我在老山前线参战,离我们阵地后面3公里的地方(听老兵们说那里叫船头)那儿有个农家女孩开的一个小卖部,我们常常光顾那里,渐渐的我莫名其妙地喜欢上了哪个有点土气的女孩,可我至今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听老兵们叫她“老三”听说她还有两个姐姐,时光一晃就是20年,我真的好想去老山看看,看看那里的山山水水,还有那位曾经让我在战火中偷偷单相思的女孩——老三。


第一次看到那个女孩“老三”那天,是一个晴朗的下午,我记得那天天保农场的木棉花开得特别耀眼,站在阵地的山头上远远望去,木棉树象一团团燃烧的火焰吸引着我,“连长我想去山下买包烟”我怯生生的说,连长顿了一下说“那给我也带一条春城回来,路上注意安全,别忘带上武器,早去早回”,哇!!我的心顿时被放飞了,带上枪支和手榴弹顺着山涧崎岖的弯路我一阵小跑,几个月来在猫儿洞里压抑的心,此时就象一只脱笼的野兔,17岁的我虽说已穿上了军装但好象还是没摆脱童真的心境。快到山脚时突然头顶上响起了熟悉而又刺耳的呼啸,瞬间在离我不远的山腰上听一声“霹雳”爆炸声,天哪!越军开始炮击,这里没地方什么可以作为掩体,我日他妈哦.我心理这样骂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要尽快跑出这片开阔地”,心里这样想着:“123跑”自己给自己下了一个命令,刚才舒展而又放飞的心此时开始剧烈的跳动,爆炸声在耳边不断响起,头顶上一阵阵炮弹的呼啸,我好怕,脚下飞快的奔逃,根本不觉得累……,快到边防检查站了,我一心想躲进那片已被炸成废墟的楼房里,“往哪跑,快过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顺着声音望去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站在离我不远的一个山弯弹道死角的农房门口.在喊我吗?我问到,“快过来”她焦急的呼喊着,没有多想我顺着他的方向跑了过去,惊魂未定的我,喘着粗气我跑进了这个极其简陋的农舍。环顾四周,货架上摆放不算太多的日用品,临时的柜台上摆放着一盏马灯,再看这个招呼我的女孩,穿了一件浅黄色甲克,蓝布裤上还有一个补丁,她脸上黑黑的皮肤泛着一点红润,长长的黑发被一块普通的手巾束成了一条马尾。“新兵嘎,才来的”他突然问,“嗯”我答到。“看你那个样子就晓得是才换防来的”她接着说,此时外面的炮声和她的存在让我感到极不协调,我奇怪的问她:“这里在打仗你怎么不怕?这一带都没老百姓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哦?”“呵呵呵呵”她银玲般的笑声让我越发迷惑,“该是来买东西的嘎”她问我,“哦!是的,一条春城,再买一包单的“我摸着干靥的口袋,拿出了仅有的一张大团结,平时在阵地上把津贴和参战补助都输了个光,她递给我一张小凳,转身从货架上拿出我要的东西,我小心的装入挎包,探头看了看外面,她说:“还要再等哈走,外面还在炮击,现在出去危险”就这样我默默的坐在门口,看着屋外的八里河东山,和那条浑浊的江水,江边的木棉花开得夺目而又耀眼,火红的花瓣飘落了一地,仿佛地上涌出的热血,不知过了多久,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递过来一个面包说:“该吃饭了”我很不自在的看了她一眼,接过面包,心中突然一阵狂乱的跳,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莫名其妙的让我感到脸上发热,看着八里河东山的山腰我眼前迷茫一片,她站在我身后,我仿佛能感受到她的心跳,闻到她身体的味道,我开始感到喉头有些甘渴,我不敢回头看她,就这样又不知过了多久,外面早已听不到了炮声,我才从神迷中恍然惊醒,“我该走了”我突然说,“来再给你个鸡蛋”她笑着递到我面前,我尴尬的笑了笑,接过鸡蛋转身飞快的跑上了公路。“喂!赵X帽子不要了嘎”她追出门口向我喊到,我瞪大双眼吃惊的看着她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她呵呵呵呵的笑个不停,你帽子上不是都写着的吗?哦!我恍然大悟。转身跑了回去,站在她家门口,但她并没有还我帽子的意思,我没敢抬头看她,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胸口跳得特别厉害,“哪个阵地的?”她笑着问我。“416阵地坦克连的”我低着头小声说道。她笑嘻嘻的说:“哪天我要到你们阵地耍”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到“要得”,然后突然一把抓过帽子转身跑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