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贝壳情

人们到大海边去,总爱去沙滩拾取一些贝壳作纪念,这是一种生活情趣。只是,游客众多的海滩,拣拾者往返不绝,已经捡不到漂亮贝壳了。


我在海疆服役期间,总爱踏着软软的潮湿的沙滩,到不断涌来的潮水中捡拾贝壳。但是,我发现,凡是被潮水冲到沙滩上的贝壳,那已是没有生命的了。烈日的暴晒已去掉了它的光泽,真正美丽的有光泽的贝壳,是要到浅海的礁盘处去寻觅的。

在海岛生活期间,我经常和战友们一道下海滩拾贝壳,有时只是在没膝的水中寻找,有时则到齐胸的海水中去寻找。大家穿着短裤,提着小铁桶,在礁盘上寻找,有时就要全身潜入水中去拾取。这些年来,拾贝壳的人众多,大海也显得不再那么慷慨了。当然,战友们拾贝壳,也不全是为了观赏,他们大量拾取红头螺、马蹄螺,都是送到食堂去加菜的,发现了漂亮的虎头贝、夜光螺、鹦鹉螺、货贝等等,自然是高兴的捡取来的。


刚从海水中捡取的贝壳,往往结满绿色的海苔海藻,不但缺少光泽,而且散发一股咸腥味,对一般的螺和贝,战友们就取出螺肉贝肉加菜了。但贝壳还是有用的,有的可在珊瑚沙地砌花坛,有的可用水泥粘在墙壁上,制成闪闪发光的标语或图案。而象虎斑贝这样名贵的贝类,则要先洗干净,埋在珊瑚沙中,等十天半月后里面的肉质完全腐烂了,取出来先用海水冲洗,再泡在淡水里漂净,完全除去异味,才成为有保留价值的纪念品,如果螺贝上粘的青苔过多,还要用稀硫酸刷洗,有的贝壳光泽度不够,还得抹上光油,才会熠熠生辉。


当我离开部队时,自己捡的和战友送的贝壳,装了满满的一盒了。贝壳上记下了友谊深情,记下了难忘的海疆戍边岁月。那小巧玲珑的货贝,浅绿色的表面上,四周绕着一道金线。十分美观,难怪古人用它当作货币流通呢!这是隔壁政委送给我的,他还在贝壳内镶上了铁钮,作成了闪闪发光的贝壳纽扣。那六角贝,又称为蜘蛛贝,活象一只颜色棕白相间的大蜘蛛在爬行,这是我当新兵时的营长送给我的。离队前我回海岛去看望他,他正打开盒光油,用笔细心在贝壳上涂油呢!他们总为岛上的生活清苦,没什么招待客人感到歉意,临行前一定要往你的袋里塞几个贝壳,才感到安心,好一副火热的心肠啊!


那一个如鸭蛋大小的虎斑贝,是我同科的文化干事送给我的,可是贝中珍品了。虎斑贝表面洁白如玉,布满了绛紫色的斑点,仿佛是雪地上开放的一丛丛紫杜鹃花。文化干事性格爽朗,还喜欢写诗,吟咏碧海蓝天、心爱的珊瑚花和椰子树,在他心灵的天平上,海岛的每一件物品都是值得珍重的。还有那个螺中巨人唐冠螺,有钢盔般大小,螺壳上突出很多尖角,颇似古代武士的头盔,这种巨螺在近岛浅海处很难捡到,是出海的渔民从羚羊礁深海礁盘处捞回来的。


我回地方已经多年了,虽然搬家几次,但我总是把这些贝壳陈列在家中客厅显眼的地方。在空闲时便摆开这些贝壳细细地欣赏,这可是我真正的“宝贝”啊!海洋是这些宝贝的养育者,海洋是伟大的母亲,她的怀抱里有众多的珍宝,但是把螺贝做成精致漂亮的纪念品的,则是那些守卫海岛的战友了。他们怀着炽热的情感,在碧波中采了一批又一批螺贝,把它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送给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每一个贝壳上都蓄满了深深的情、深深的爱。


今天是周末,又轮到我搞家庭卫生的日子。当我轻轻抹去摆放在装饰橱中这些贝壳的灰尘时,触贝生情。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当年送我这些“宝贝”的战友也随着日月的轮回、时光的飞逝渐渐失去联络了。然而,无任过去多少年,纵使岁月的风霜早已在不经意之间染白了鬓角,生活的艰辛也重重的在额头上刻下了一道道印记,军营中的往事依然就好象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我想念那些人,想念那些事……


我那些天南海北的战友你们好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