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深圳情歌》之深圳情歌(中) 作者:春天

雨中彩蝶 收藏 6 175
导读:转载《深圳情歌》之深圳情歌(中) 作者:春天

九、杯不如壶



元月九日是腊月十一了,小寒节令已过。天气干燥的颜色如麸白,下午六点了气温大约仍有十一二度吧。太阳晒在身上软软的暖如薄絮的束缚,我却怎么都感觉不到温暖,因为我知道与夕夕提出就此分手的事似乎很难启齿,这种场合该是一个冰凉的、有着枯黄棱刺的瑟瑟之秋。想起“分手”这个字眼时又觉得似乎很是可笑、带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有过开始吗?如果没有开始那还说什么分手呢?或者一开始就是什么都没有什么也没应承的?



民俗村上的麦当劳旁,夕夕如约而至。


买好吃的后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夕夕看着我不说话,我除了感觉到他似乎知道我想说什么之外,更多是感到尴尬。我说夕夕现在吃圣袋会不会太冻啊要不要来杯热的冰糖奶茶,夕夕笑着说你不也在吃吗不用奶茶了。


看着他的笑容我更是不知如何启齿了,想着阿兰交待我今天完成的事我该如何处理呀,我感到自己的烦燥在莫可奈何的时空中停滞着浸染了全身。


夕夕打破了僵局。“其实我知道你今天想说什么的。这一段时间你都忙着没时间来陪我者无所谓啦——只要你高兴。所以我更不会去追问那天电梯中的他是谁,知道你快乐着我很高兴——呵呵我是不是很高尚很纯情啊?!”


我看着他不吭声,我不知怎样的表情才算合适,我在想我的脸部表情一定是很忠诚的体现着我的心境——那种不可言状的感觉。我深深的为自己是一个不擅长伪装的人而感到自责。“其实你可以和大多数人一样的,你还没陷进去。”我觉得自己说这句话时很吃力,“家里对你的期望好大的,你别和我一样放纵自己,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吧。”


“你讲的好虚伪呀,我真想讨厌一下你呵呵,可是我都唔钟意这样对你。”夕夕用勺子刮着我的鼻子说。


“小朋友别弄得我油油的。”我拿着面纸擦着。“与其这样让你不开心更让我心里难安,不如让一切都、都这样结束!”


“嘻嘻这句话说得好成熟啊!你都不用担心的,春节过后我就上加拿大了,舅舅帮我联系好了学校,呵呵以后即使你想见我只怕还得等两年呢。”


“真的呀?那该庆贺一下了。”我在想这家伙干嘛不早说呢,不然就不用让我费力找理由说着“再见”亦或“分手”之类难讲的话了。


“庆贺?怎样庆贺啊?”夕夕瞪着我说,“听说我要离开深圳你好象很开心?!”


“讲实话你离开深圳我真的好开心,这样更能实现你爸妈的愿望啦,虽然都说为自己活,但每个人都不应忘记自己所承担的还有责任和义务。”


夕夕咪着眼笑起来,“你冇讲啦,仲讲大道理,我才懒得听。你老把我当小朋友看,约我还要在麦当劳,走吧我们换一家饮酒去,那样才有气氛啦好不好?”


酒店里夕夕很兴奋的表现着自己的酒量,两人出来时已近午夜。


我说时间好晚了你喝了这么多啤酒我不放心呢我先送你回学校吧,夕夕说别担心明天周末没什么事我不要你送的嘻嘻我送你回家吧。我说在深圳我哪有家呀你知道我就住白石洲好近的不用你送。夕夕说是啊是啊现在你的家不在深圳但深圳还是你们这些人的天下啊,我说深圳是两种人的天下,是有钱人和穷人的天下呵呵有钱人如你穷人如我。夕夕说是啊是啊深圳是两种人的天下,不过是男同志和女同志的天下呵呵。听他这话我大笑起来。


我还是坚持着将他送回学校,他拼着命说不用了不用了如果你不愿意我去你那里你就让我在世界之窗前坐一晚吧你自己回去好了,我说行了行了我会那样待你吗还真象个小朋友会撒娇呢。夕夕说好耶那就是应承了你要有信誉(性欲)哦,我叫起来说小朋友怎么尽想着这些呀你不能再纯情点装出楚楚可怜什么都不会的样子来。夕夕说你死吧你再这样逗我会将你缠得更厉害的……


因为东东去了广州会女友,回白石洲后屋子里显得冷清清的,夕夕的嘻闹袭着气氛开始蓬勃亮丽起来。冲完凉后已经凌晨一点,夕夕将CD换成萨克斯管曲,响起的是淡而悠扬婉转的《茉莉花》。


他看着我笑着。


距离产生美感吗?而此时我感觉到的是美丽的诱惑。他在我耳边喃着呢语时我已不自觉的将他拥起,然后和他一起疯狂着、抓着对方的内衣撕扯象孵化成熟的鸟儿一样激动着破壳。


夕夕说这一次以后春节我就出国了以后没什么机会呢,我说你想怎样玩都得别太疯就行。他的眼睛带着溢满挑逗的煽动和欲求,掩映在眼睫毛中的是清澈如水的眯视。我想起那首《唱情歌的季节》、真的感觉到自己正在梦中游弋着寻找依靠,我吮吸着夕夕的舌兴奋起来,尔后就不记得阿兰是谁了,只觉得这时的吮吸这时的交融这时的气息可以让世界无须存在。也是在这时我才真的感觉到自己青春的渴求是如此的强烈,可以将一向自持秉承着的专情放纵在这身体没有距离的接触中,“距离”的美悍已让我情不自禁……


第二天给阿兰打过电话仍不到十点,阿兰很关切的问着我问题解决得怎样,我悻悻的不知如何回答,电话中阿兰的反应我已知道他感觉到了什么,我还能说什么呢。


夕夕睡着还未醒,刚想再躺下休息一会时,电话铃声却大作起来。我连忙抓起话筒小心翼翼的说着话,公司总秘姚小姐催着我去看公司编排的迎春晚会节目彩排。我说急什么明天才是正式的彩排、晚会下周末才正式开始呢,你先看着吧我明天一定到。


躺下后拉拢被子想睡时感觉到夕夕的手已开始蠕蠕的拥向我,右手撩着我的腰部。我闭上眼装着没感觉到嘴里却说:“我都不挣扎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这话明显的吓了他一跳,说完时我已主动逗弄着他大腿体毛一直向上滑动着。


“好古惑!仲不理我,呵呵其实你醒时我都醒了的,你的电话我可都听了呢。”夕夕说。“讲实话你喜欢过我吗?”


“这个问题好象太‘伟大’了,不回答行不行?为什么很多人都会在意这个问题呢!?”我嘻着说。“我觉得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夫多妻制真是文明的创举,这样才真正让人的感情得到释放。国学大师辜鸿铭说男人与女人就象茶壶与茶杯,一个茶壶其实可以有一套茶杯的,比如最少两个或者是九个十个的。只不过我觉得辜鸿铭这老头子的话只说了一半而已,而且他还反对一个茶杯配几个茶壶。”


“那你觉得应该怎样说更合适?”说着话时夕夕的手开始在我身上不安份的游走起来。


“准确的说应该补充为:同性关系和异性关系。异性关系就象茶壶与茶杯:茶壶可以配几个茶杯,同时茶杯也可以配几个茶壶的。譬如现在的中药大碗清凉茶,一杯茶是从好多壶里倒出来的——就象那些富婆可以包几个小白脸几个男秘啊。”我说着时已抬起头很不客气的咬了他的耳朵一下。“而同性关系呢?男的就象茶壶与茶壶、女的茶杯与茶杯。你想,那茶壶有进口和出口,只要愿意和可能、任何一个茶壶的进口都可以与另一个的出口相结合在一起啦。


“痛呢,别用劲咬。然后呢?”


“然后茶壶里的茶就可以融在一起、合二为一了。”


“就象我们一样!”夕夕说着就挣着翻起身来直直的看着我,眼神诱着我的目光在升腾欲望,嘴唇微启着向我压下。“你让我把话说完再动啦——而茶杯呢?之间的交流除了只能用杯口接触外,也只能碰碰杯过过瘾了。所以啊,做茶杯永远不及做茶壶的感觉好。“


“嘻嘻这是什么理论嘛……”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