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发在钱币天堂---钱币论坛---钱币行情上的帖子http://old.coinsky.com/htm/bbs/topic.cgi?id=141220,全文如下:

3月3日银价是升了不少,从去年7月份的2075/千克,升到现在的2810/千克,有人欢喜有人愁。小弟今天只想说几句实话,新时代据说是言论自由了,一家之言仅供参考,有不对的地方、过火的地方,还请大家海涵!

我们知道“金银天然就是货币。”而曾几何时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就是对金银价值最好的诠释!金属价格涨了(除去贵金属,包括钢铁不也飞涨吗?)、水电费涨了、能源涨了、农业机械涨了、化肥涨了、菜价涨了(我们这儿过年的时侯白菜都6元多一斤了)、火车票涨了、打的每公里都涨到两块一了.而没涨的,只有人民的实际收入!

不错每一行的商人也都在大呼赚得多了,而实际上什磨都没多,多的只是新发行的纸币而已!如果说有一个群体真的赚得多了,那只有政府的财政收入多了,还多了不少,25%哪,这可是比人民“先富起来的一部分啊”。大家查一查就不难发现,1979年至今,年年皆是如此。

说了这磨多“多”了,如果非要说一个“少”的话,那磨少的只有一个—我们口袋里人民币的购买力少了。

05年7月22日,人行宣布人民币升值2%,我们“党的喉舌们”也着实“大力宣传”了一通。但币值稳定了没几天,就又跌下去了.不过,货币贬值“喉舌们”是不会说的。(97邮市的时侯我们相关部门的“大人们”不也没事先打个招呼吗)

不错,这轮贵金属价格上扬是全球性的,受美元汇率影响很大,人家美国的金价还比我国每克高两元人民币,我国的黄金商人,民国时被称做黄牛的,也竟相把收来的黄金运往美国。美国人财大气粗,美元贬点一可事实上减少债务,二可流入黄金,反正对人民的生活没多大影响。而在中国,结局会是灾难性的。然而人民币是不会升值的,至少央行说了,06年不会。因为升了,就会影响经济发展速度,不管这种发展是否弊大于利、是否是泡沫、是否因为劳动力过于廉价而影响经济可持续性发展,是否会有人因此饿毙街头、甚至是否是真实的.反正一个中心就是有利于本届领导政绩的提高。(全国各地概莫能外,如当年兴植树造林那阵,全国各县报的植树造林面积总和超过了国土总面积—不光960万平方公里上栽满了树,还栽到海里去了)

而我们现在的舆论却报喜不报忧,反而都在高呼什磨“盛世中华”。那磨就让我们看一看真正的中国吧—05年中国有贫困人口2610万,可贫困标准只是每人每年收入低于688元人民币,每个月呢,也就是57块3毛吧。

但如果我们把这个标准提高到888元/年,那我们的贫困人口可就是8000万了!不错这磨多“8”,我们中国人不就好图个吉利吗,还当真“发”得不错嘛!而平均值据说也高不到哪去—05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达到了3000元,每月250多块吧。

人人都说我们未来30年会”超日赶美”,那就瞧瞧西方—普鲁士1711年普及义务教育;法国1789年人均收入折合人民币5000元(达到中国现在的中产阶级标准);德国1911年除去最富裕阶层,普通大众人均财产折合人民币28万元,威廉二世宣布建设“福利帝国”(当时的中国农民人均年收入3块银元,能为军阀买一颗炮弹);美国05年人均国民可支配收入40000美元;法国退休农民人均月收入折合人民币26000;美国凡是单亲家庭年收入低于1.8万美元,双亲家庭年收入低于2.2万美元,就可得到政府的最低为6000美元/年的住房补贴,此外还有低收入津贴、食品券、医疗保险.

我们因为自以为是“天下中心之国,故名曰中国”,自以为是“天朝上国”吃了百年的亏,紧接着又做“超英赶美”的梦,结果梦没做成,三年自然灾害、国人又饿肚子了,“吃了吗?”成了当时人们最怕问到,可又天天被问的话。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有人敢说真话,竟然敢有人给我国“一片大好的社会主义建设形势”泼冷水,还搞什磨一亩三分田,结果实事求是的人反而被批成了“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接着就开始了比历史上任何焚书坑儒、文字狱都要惨绝人寰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接着邓小平提出了GDP“翻翻”的经典理论,但我们要看到中国她就像一个先天不良、成绩很差、又辍学了30年的学生,从0分考到50分容易,但想考到90分那谈何容易!又何况是在一个后天畸形的环境中。

不过我们仍然“欣喜地”看到05年我们的GDP为18.2321万亿人民币,仅按数字计算是比上年增长了9.9%,长此以往,不就又可以“翻翻”了吗?可同年人民币事实贬值30%,那我们是否可以说05年我国经济倒退了20%呢?!小平同志或许不会想到,GDP翻一翻可以很容易的,修改一下历史数据,多印点钞票不就翻了吗?这可是政绩哪!然而以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弱势群体受到更深重灾难为代价的政绩是否是合理呢?中国是中华民族的中国,难道草民真的命真的比政绩要贱吗?死了就死了?

有些不该说的话,太过深入的话就不多说了,我只再举三组数字:一、建国来全国人大否绝的议案数为0;二、02年GDP是11.5万亿人民币的时候,因贪污渎职损失1.3到1.6万亿人民币;三、温总理政府03年提出“工业反哺农业”,首先改善农民医疗条件,中央财政共拨款10亿人民币;为解决弱势群体困难,中央财政共拨款19亿人民币,其中包括低保金、贫困大学生助学贷款的国家贴息等等;而当年中央财政中用于吃喝的帐面费用是1000亿人民币。难道一切“好政策”的落实只因为到地方后“执行难”吗?难道中国的问题只归罪于人多吗?:)

当我们在讨论银价升了的同时,是否应该多想想银价背后复杂的博弈?当我们讨论会不会因此少收几个银币或多屯点货的同时,是否应该多想想那上亿月收入不到80的同胞们会因物价上涨而食不裹腹、衣不遮体?当我们津津乐道我们的藏品“升值了”的同时,是否需要想想我们的腰包缩水了?不管什磨政策,只要出自领导的“金口玉言”,是否国民(甚至本应起监督作用的人大)就只能有“认真学习、仔细领会”的资格?我们中华儿女是否只要大多数人有口饭吃就永远逆来顺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