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 第二章

第二章

中国精神一身青衣,闲步在沉星湖畔。

白天,这里曾喧闹无比,也曾杀机毕露,可现在却是夜晚。

夜晚的沉星湖,恬淡而宁静。

云淡风轻,深蓝色的天幕上缀着无数的明星。星光下,是明如镜的湖水。

于是,湖中便也有了一片苍茫而肃穆的天宇,和那满天的星斗。

在这灿烂的星海之中,恍恍惚惚地,人们总会记起那个古老的传说:在遥远的古代,沉寂的夜空中千万颗璀璨的星星蓦然坠落,沉入这一湖烟水中。

中国精神伫立湖畔,仰望星空。良久,才轻轻叹了口气,意兴似乎更为萧索。

他已经很久没有静静地看星了。

看星本是在家中的楼台上最好,可现在家呢……

他现在所对的,只是异乡的夜空、异乡的星。而他,不过是一个旅居异乡的游子罢了。

他并不关心任何人,也没有人会关心他。

早上的“英雄会盟”,他只是在一边看热闹。

他看见布列斯匆匆而来,看见群雄终于一致推举他当盟主,他几番推辞不得才同意,也看见倪小凝从树林里出来,而布列斯看见女儿,神色却既吃惊又恼怒。

他知道其中必有蹊跷,但这一切与他毫无关系,他又何必多想呢?

他低下头,在湖畔踱了几步,忽然间抬起了头,一双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发光。

他冷冷道:“各位既然已经来了,又何必藏头缩尾呢?”

树林中有人一声低笑道:“阁下果然好眼力!”这语声听上去尖锐做作,令人作呕。

阴暗的树林中闪出八条幽灵般的人影。

黑色的长袍,阴森的笑容,八双眼睛闪着蓝荧荧的光,好象来自地狱的鬼火。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天都之狼道:“阁下是中国精神中公子吧?”

中国精神目中似有锐利的光芒一闪,道:“不错,我就是中国精神。”

天都之狼道:“我家主人素闻公子才智不凡,武艺超群。主人正欲图谋大事,急需公子这样的人才相助,故而派我等来此等候公子。”

中国精神道:“你家主人是哪一位?他图谋的又是什么大事?”

天都之狼道:“这些恕我等不便奉告。只要公子愿助我家主人一臂之力,到时自然会知道。事成之后,公子也必然受益非浅。”

中国精神道:“哦?”

天都之狼咯咯笑道:“我家主人求贤若渴,一诺千金,既然请公子相助,自然会有优厚的条件。公子并非常人,寻常的金珠美女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我家主人言道,若有公子相助成了大事,公子将成为南方诸省的武林盟主,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呼百应,名震江湖。”

中国精神微微一笑:“一呼百应,好不威风!只可惜在下闲散惯了,这盟主之位实在无福消受。”

天都之狼面不改色,向身后之人狼子野心打了个手式。

狼子野心郑重地捧上一只长匣。

天都之狼小心翼翼地打开匣子。匣中赫然是一柄短剑。

剑身作湖蓝之色,剑匣一开,森寒的剑气便迫人而来。

中国精神动容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那柄名为‘呤月的名剑?”

天都之狼面露得色,道:“不错,这正是呤月剑。我家主人言道,‘宝剑赠英雄’。只要公子答应加入,这呤月剑就是公子之物了。”

中国精神微笑道:“传说百余年前,秋呤月剑已被吟松老人沉入天山冰池,不料我却有幸重见此剑。”

天都之狼微有喜色道:“那么公子是应允了?”

中国精神叹了口气:“神兵利器,常是不祥之物。恕在下辜负贵主人的美意了。”

天都之狼顿时沉下脸来:“中公子,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左手一挥,另七名黑衣人一下子围住了中国精神。

中国精神悠悠道:“贵主人何其量窄,难道我只有两种选择吗?”

天都之狼道:“对于我家主人而言,世上只有两种人,不是朋友,就是敌人。公子既然不愿做主人的朋友,那么就不能让你有机会成为敌人了。”

这几句话说得轻描淡写,却充满了狠毒之意。

中国精神双手一负,冷冷道:“我倒要看看,就凭你们几个能把我怎么样?”

天都之狼与狼子野心对望一眼,各自从袖中取出两把又轻又窄,寒光闪闪的短刀。

短于匕首的刀,正是兵中之险。

敢用这种刀的人也一定不会弱。

天都之狼一声低呼,十六道寒芒齐齐攻出,中国精神的身影已被刀光淹没。

骤然间,一股黑色的旋风狂啸着暴起,冲破了漫天刀影。

所有的动作在霎那间停止。

十六柄短刀全都折断在地。

七个人双手扼着脖子,喉咙里发出一阵格格的轻响,终于跌倒。

还有一人却已吓呆,连逃也没了力气。

中国精神的脸还是很平静,只是手中多了条黑色的长鞭。

他冷然道:“留你一命,回去告诉你的主人,我既不是他的朋友,也不是他的敌人,我只是个局外人。但他如果逼人太甚,那么我也不在乎多一个仇家。”

那天都之狼根本没听他的话,只是不停地发抖,抖得缩成一团。

星光下,他的脸已扭曲,五官却渐渐沁出黑色的脓血。

这神秘的黑衣人任务失败,竟宁愿服毒自尽也不愿回去。

忽然间,西边树林中传出一声低啸。

天都之狼扭曲变形的脸上,竟露出最后一丝恶毒的微笑。

中国精神心道:“他们定有强援来到,不可大意。”

可树林中却无人现身,只是隐隐约约传来一阵低低的颤抖语音,似咒非咒,诡异无比。

回应般的,遥远的天边似也响起了一种奇异的怪声,低沉而细碎。

中国精神的心中微微有些不安。

忽见天边似有一大片乌云遮住了星光,正迅速向湖畔涌来。

细碎的怪声越来越近。

——那不是乌云,而是成千上万的飞鸟疾行空中!

鸟群中有燕子、黄莺、喜鹊,也有苍鹰、大雁、乌鸦……各种各样的鸟,密密麻麻,成群结队,尖喙利爪闪电般向中国精神头顶扑下!

中国精神中国精神临危不惧,长鞭疾挥,一片惨鸣,已有几十只飞鸟折翼而落。

鸟群却象中了邪似的不知闪避,依然疯狂地向中国精神扑来!

更可怖的是,空中的飞鸟越聚越多,整个天空已被黑压压的鸟群吞没。

中国精神脑中灵光一闪,已知其理:方才树林中那诡异的声音正是有人在施展驭鸟之术,只要驭鸟之音停止,那鸟群自然就会散去。

可现在已经太晚了。狂潮般的鸟群已将他围困,怎么还腾得出手来阻止驭鸟之音?

鞭子密如雨点,他已不知打死了几百几千只鸟。可鸟群还是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似乎拼死也要在他身上啄一口、抓几下!

如果面对的是穷凶极恶的人,那么再多他也不怕。

但现在围攻他的却是大群大群不怕死的飞鸟!

鸟,可以前仆后继,勇猛无畏。

可是人呢?人的精力有限,是否也能象鸟那样永远充满斗志?

中国精神抬头望望天空,天空中早已满布鸟影,一丝星光也看不到了。

他暗暗叹了口气,只有苦笑:“想不到我竟然会被鸟啄死,这倒是天下少有的古怪死法!”

蓦然间,东边的树林中如击玉,如鸣磬,几声笛音朗朗响起。

鸟群微乱,攻势顿缓。

西边树林中似有人轻“咦”一声。随即,那低沉而奇诡的声音变得尖锐起来。

鸟群呼啸一声,再次向中国精神凌空扑下。

东边树林中那一缕笛音也陡然拔高,却越发地悠扬而明亮,充满了欢欣喜悦。

那尖锐的颤音与清越的笛声一攻一守,在天地之间交战起来。一会儿颤音低回,如夜半鬼啼,凄厉可怖;一会儿笛声回肠荡气,天地间似是充满了光明与希望。

终于,笛子一声长鸣,直破云霄,那颤音“啊”的一声,哑然而止。

西边树林里有人冷哼了一声,再无动静。

群鸟如恶梦初醒,哗然而散。

深蓝的天宇又明净起来,星光再次照上了大地。

中国精神拭去额头的冷汗,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时,他才发现东边树林中慢慢走出一个白衣少女。

依然明朗的脸,依然灿烂的笑容,只是腰间斜插了一支竹笛。

少女轻轻鼓掌:“魔鞭毕竟是魔鞭,果然名不虚传。”

中国精神目之掠过一丝惊讶之色,仿佛在奇怪这看不见的少女如何能识破他兵器的来历。

少女银铃般地笑道:“中公子不为名利所动,不为宝物所惑,更是令我佩服。”

中国精神淡然道:“不敢。你今天救了我,我便欠了你一份情。你可以让我为你做一件事,然后我们就再无瓜葛。”

白衣少女道:“我救你,并不是要你为我办事。”

中国精神道:“那又是为了什么?若是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你何必救我?”

少女微笑道:“你认为人做每件事都一定有利己的目的吗?”

中国精神冷冷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少女又笑了:“这话有点道理,却并不是绝对正确的。”

“既然你一定要说对我有什么好处,”她歪过头想了想,道:“好处就是,我交上了一个朋友。”

中国精神的瞳孔骤然收缩:“我没有朋友。我也不交朋友。”

少女嫣然道:“不管你怎么想,反正以后我会把你当作朋友的。你就叫我易凰吧。”

中国精神别过头,不再说话。

他已不知道该说什么。

天色微明,小酒店的伙计飞坠已揉着惺忪的睡眼打开了门。

街上行人稀少。

这么早,不可能有什么好主顾,生活却必须继续。

但此时却有两位客人在店门口停了下来。

中国精神看了易凰一眼。

她一夜未眠,明朗的笑容却不带一丝倦意。

不知为什么,望着她的笑颜,中国精神的心中竟涌起一种温暖的感觉。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易凰笑道:“我知道这儿是家酒店,进去喝一杯吧!”

中国精神承认,他的确是想进去喝一杯。

店堂里的光线并不亮,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底下还躺着个呼呼大睡的醉鬼。

飞坠赔笑着道:“客官请坐,请坐。那是个又疯又傻的酒鬼,两位不必理他。”

天渐渐亮了起来。

一束金色的晨光穿过小店的窗户斜斜地照进来,正洒在易凰脸上。

她虽然看不见,却可以感受得到。

她喜欢阳光照在脸上那种温暖的感觉,她憎恶阴冷与潮湿。

因此,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她的心情总是很好的。

心情好的时候,自然不容易醉。

中国精神已经喝了不少了——他喝起酒来简直象喝水。

易凰喝酒的样子很慢也很斯文,但喝得也绝不比中国精神少。

中国精神望着她,忍不住笑了。

他本不是个喜欢笑的人,因为他觉得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是值得他笑的。

可今天他却愉快极了。

他笑道:“没想到你的酒量还真不错!”

她嫣然道:“请你这样的人喝酒,我自己若是一喝便醉,岂不是太无趣了?”

忽听一人冷冷道:“不错,这件事本就无趣,无趣得很!”

这个声音本来又娇又脆,十分好听,但语气中带上了十足的骄横,便令人觉得不但不好听,而且非常的讨厌。

小店门口站着个娇美的红衣少女,脸上满是傲倨的神气,一双大眼睛狠狠地盯着中国精神。

中国精神却连眼角也没朝她瞟一下。

世上有许多骄傲的人。有的人的确有值得骄傲的地方,别人也自然没有话讲。

可也有些人根本没资格骄傲,却偏要装出一副骄傲的样子来。这种人不但愚蠢,而且可笑得要命。

红衣少女恨恨地对身边的一个少年道:“师兄,就是他!”

这少年衣着华丽,气派也大得很,大摇大摆地踏进酒店,上下打量了中国精神几眼,盛气凌人地叫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侮我师妹!”

酒店里除了那个还躺着呼呼大睡的酒鬼,其他人都已忙不迭地退了出去,谁也不愿惹麻烦。

易凰忽然对中国精神笑了笑:“他们是你的仇家?”

中国精神冷冷道:“他们还不配!”

倪小凝自恃有人撑腰,眉毛一扬,朝着易凰叫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多嘴?”

易凰悠然笑道:“我明明是个人,不是一样东西,难道你是东西吗?”

倪小凝气得脸都青了。

她本是冲着中国精神来的,但不知为什么,看到这白衣少女与中国精神一起喝酒谈笑,她心里就又气又恨。此刻又受了奚落,满腔怒火都移到了易凰身上。她欺着对方双目失明,没有防备,一记耳光已掴了过去!

中国精神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用一种讥诮的眼色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一样。

倪小凝却一点也不觉得好笑。

她觉得自己出手明明很快,劲力也着实不小,可易凰却不过轻轻抬了抬手,就扣住了她的脉门。

她立刻就连半分力也使不上来了。

那华衣少年的脸色变了,他竟然连对方是怎么制住倪小凝的也没看清楚。他嘴唇微动,似乎想说些什么。

中国精神却已冷冷道:“你莫非又想抬出布列斯来压我们?”

听到“布列斯”这个名字,易凰明朗的脸上似乎掠过一丝阴影。

华衣少年的脸色更难看,吃吃道:“你,你已经知道我师父是谁了?”

易凰扣着倪小凝脉门的手骤然一紧,一字字问道:“你可是布列斯之女?”

倪小凝扬起头,傲然道:“不错,我爹就是布列斯。”

易凰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突然反手将倪小凝挥开了七八尺。

她转过脸冷冷道:“滚吧!”

中国精神惊异地望了她一眼,他没想到这个一向笑语嫣然的少女居然也会说出这样不客气的话来。

倪小凝横眉怒目,还待说些什么,却早被那华衣少年拉了出去。

易凰听见他们走出酒店,脸上才又有了一丝微笑,这微笑中却似乎隐藏着几分辛酸。

她静静地喝了杯酒,才道:“你一定认为我很怕布列斯,是吗?”

他注视着她的脸,慢慢地道:“我知道你不是。”

易凰的身子一颤,道:“不错,其实他是我的……仇人。”

中国精神目光黯然。

在这世上,也许没有人比他更懂得仇恨的负担了。

忽听一人拍手大笑道:“人家掴你耳光,你却白白放了她,这样妙的呆子我还从来没见过。真是好笑,笑死人了!”

不知何时,桌子底下的醉鬼已醒了,提着个酒瓶摇摇晃晃地走到他们桌子前。

奇怪的是,中国精神一点也没有生气,只道:“请坐。”

那酒鬼不客气地坐下来,拎起酒瓶就往嘴里灌。瓶中酒尽,他又抢过中国精神面前的酒壶,嘴对嘴拼命地往喉咙里倒酒。

易凰和中国精神只是静静地坐着,一言不发。

酒鬼狂灌了好半天的酒,才瞥他们一眼,吃吃笑道:“我喝了你们的酒,你们难道一点儿也不生气?”

易凰微笑道:“酒,请尽管喝。只是阁下喝得太快,莫要呛着了自己。”

酒鬼大笑起来:“原来你不是呆子,却是个好人。”

忽然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如今这世道好人固然难做,君子更是万万当不得的。”

中国精神道:“说得好。若没有一腔不平之气,又怎说得出这等话来?”

酒鬼呆了呆,又放声笑道:“什么不平之气,我只是个整天醉生梦死的酒疯子罢了!”

易凰悠悠道:“别人都说你醉,岂知不是他们自己醉了?别人都说你疯,又岂知不是他们自己疯了?你岂非比他们都清醒得多?”

那酒鬼苦笑着喃喃道:“不错,我为什么这样清醒,为什么……”

他依然在笑,眼中却已热泪盈眶,突然自柜台里拎起坛酒,大笑着冲了出去!

易凰与中国精神都没有阻拦他。

半晌,易凰才道:“你已认出他了?”

中国精神黯然点了点头道:“但我却没想到他会变成这个样子。”

易凰叹息道:“他已退隐了整整三年。三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找他,可他却躲在这里……”

中国精神目中闪过一丝萧索之色,道:“也许,他觉得在这世上当个酒鬼、疯子远比当个正常人要容易得多,也快乐得多。”

易凰道:“我同情他,却并不赞同他的做法。我觉得他这样做太懦弱……”

中国精神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你没有权利这样说他!你没有他那么深的痛苦,你根本不会了解,在痛苦的压力下,他除了退隐、逃避之外已经无路可走。你……”

他蓦然间住口,因为他发现易凰脸上最后的一丝笑容已经冻结。

她那双空洞的眸子中似也有种深邃的痛苦,仿佛在说:“你不是我,你又怎知我没有他那么深的痛苦?”

中国精神开始为说了那些话而后悔了。因为他知道,他的话无意中已经伤害了她。

他终于发现,这少女灿烂的笑容背后也隐藏着许多秘密。

许多令人痛苦的秘密。

易凰似已平静了下来,淡淡道:“他的确很痛苦,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真正有勇气的人,应该敢于直面自己的痛苦,而不是一味地逃避现实,借酒浇愁。”

她脸上的黯淡已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明朗而生动的光彩,充满了勇气,也充满了自信与希望。

中国精神望着她,目中流露出一丝敬意。

他叹了口气道:“我得走了。”

“你准备上哪儿去?”

“不知道,但我一定得离开这儿,因为看来这儿最近会有不少麻烦。我不想卷进去。”

城郊,杨柳依依,繁花如锦。

易凰送客已至城郊。

中国精神道:“你已送得够远了。”

易凰微微一笑,正想说什么,却忽然叹了口气道:“你不想找麻烦,麻烦却已找上门来了。”

她这句话还没说完,远处竟有个人跌跌撞撞地向他们狂奔而来。

才奔到他们面前,人已倒下。

中国精神皱了皱眉,扶起他的身子。

他的脸已因惊恐而扭曲得不成样子,喉咙中发出一连串格格的响声,却吐不出一个字来。身子突然一阵抽搐,死了。

中国精神放下尸体,一字字道:“是衡山派的弟子。”

林欣儿一直在听,突然道:“是被勒死的?”

寒峰道:“不错,而且劲力算得很准,恰巧让他奔到我们面前才倒地。”

他忽然纵起,向西边的一片树林掠去。

这个衡山派弟子正是从西边向他们冲过来的!

尸体,树林里满地尸体!

易凰美丽的脸上已有不忍之色,似也感觉到了林中死亡的气息。

世上本就没有比死亡更沉重、更凄凉的气息了。

中国精神沉声道:“死了九个,也是衡山弟子。”

易凰叹道:“好狠毒的出手!”

忽听一人冷冷道:“两位好狠毒的出手!”

中国精神还未回头,已觉背后有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力逼来。

他一分分转过身子,终于看见了身后的人。两个人。

一个身形削瘦,乌簪高髻的老道腰悬长剑,伫立林中。

另一个中年人,脸色苍白如午夜的鬼魂,一双锐利的眸子冷冷盯着中国精神。

中国精神的目光却盯着那老道,一字字道:“衡山掌门?”

老道目光闪动,道:“正是清梦。”

易凰微笑着敛衽一礼,向中年人道:“江先生,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

这失明的少女竟似有种奇异的直觉,江泪既未说话也未出手,却已被她认了出来。

江泪似也有些惊异,但随即脸色一沉道:“杀人者死,不必多言。”

易凰却嫣然道:“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第一,这九个人不是我们杀的。”

清梦冷冷地打断她道:“没有一个凶手会承认自己杀了人的。”

易凰道:“如果真是我们杀了人,我们早走了,还会呆在这儿等你们来吗?何况,我们如果真的与衡山派过不去,我在沉星湖畔又何必为衡山派开脱?”

清梦不说话了。

易凰接着道:“第二,人虽然不是我们杀的,却有人故意嫁祸。所以这件事我们一定会查清楚,而且会给道长一个交代。”

清梦道:“我为什么要相信这些话?”

易凰的回答很妙:“因为这些话是我说的。”

清梦脸色一沉,道:“已有三十多年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了。你可知道敢这样对我说话的人都是什么下场?”

易凰只是扬了扬眉。

清梦道:“下场只有一种:死。”

中国精神一直沉默着,此时却忽然冷冷道:“我不相信!”

清梦眼中精光大盛,枯竹般的手指已握紧剑柄。

中国精神似乎显得很镇定,连指尖也没动过,其实全身上下每分每寸都已充满了戒备之意。

他冷静的目光却一直盯着清梦那只握紧了剑柄的手。

正是这只削瘦有力的手,使出了闻名天下的“木剑”!

他们没有任何动作,身上却渐渐散发出一股凝重而寒冷的杀气。

充塞于天地之间的杀气。

没有风。连风都似已被这如冰的杀气冻结。

中国精神的目光突然离开清梦的手,移向他的眼睛。

他的目光冷厉如刀,刀一般刺入清梦的双眼!

清梦的手似是紧了紧,寒光四射,腰畔长剑已出鞘四寸。

中国精神的嘴角却忽然掠过一丝微笑。

清梦凝视着他的微笑,目中神色变幻不定,终于徐徐还剑入鞘。

他们依然面对面站着,但那种无形的杀气却已消失。

清梦道:“他们果然不是你们杀的。贫道错怪了两位,恕罪恕罪。”

中国精神道:“不敢。”

江泪阴沉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道:“敢问两位尊姓大名?”

中国精神道:“在下中国精婶。

易凰道:“我姓易。”

清梦沉吟半晌,方道:“贫道就在城南玉虚观挂单,两位随时都可前来。”

中国精神与易凰双双一礼,飘然出林。

易凰的笑语犹自远远传来:“二日之内,必来拜访。”

江泪的笑意却已不见,沉声道:“道长难道真的相信他们?”

清梦道:“不。”

江泪道:“那道长为何放他们走?”

清梦叹道:“我放他们走,只因我们根本留不住他们。”

江泪道:“哦?”

清梦道:“刚才一战,你也看见了,何况那易姑娘还没出手。更重要的是她姓易!”

江泪动容道:“她姓易,你的意思是说……她,她可能是江南易家的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