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面对中俄不断走近的形势下,笔者看到一些网友不时拿出那句话:国与国没有真正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出自英国人丘吉尔,但英国人自己真这么想吗?好像并不是,英国和美国世代维持铁杆盟友关系,为美国不止一次牺牲利益。不仅英国这样,整个北约内部都是如此,北约的盟友之间也是会为彼此牺牲利益的,尤其在经济制裁的问题上,而美国也不止一次为欧洲事务不惜用兵,很显然北约内部并不仅仅只有冷冰冰的利益。如果是这样,那么在中俄开始改善关系期间我们的舆论就在强调国与国的关系就只有利益,这对中俄建立互信并没有任何好处。那我们关于中俄关系的走向问题就从舆论传媒谈起吧。

最近欧洲杯上俄罗斯球迷火了,媒体呈现给我们的俄罗斯球迷很“嚣张”,总是在惹事,我们可以看到大量关于俄球迷的负面评论。诚然,这些球迷的行为很过激,斗殴很不文明,但我们更应该看到几次冲突的主角都有英格兰球迷,先是英国球迷和法国球迷爆发冲突,然后是英国球迷和俄罗斯球迷斗殴,此前个别媒体也报道了英格兰球迷到处挑衅的行为,那么此时如果我国媒体单方面放大报道俄罗斯球迷的“流氓”就有失公允了。

往深层看这次球迷冲突并不是单纯的球赛事件,作为斯拉夫民族的俄罗斯人和作为日耳曼民族的英格兰人,他们的族群冲突已经持续了一千多年,后面我们会细讲。俄罗斯人和英国人历来是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的,不能抛开这些因素单纯去定义谁就是“流氓”。

通过这个实例我们可以感受到一些中国媒体对于俄罗斯的态度,其实不止是此次球迷事件,在很多问题上一些国内媒体都倾向于对俄罗斯进行负面报道,这种报道方式几乎就是西方媒体的拷贝版。尽管我们需要有一颗冷静警惕的心,但这种舆论对于中俄之间建立互信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尽管现在中俄之间的关系达到了一个历史的新高,但千万不要觉得中俄关系很牢固,即便是美国的鲁莽让中俄达到了空前的互信,当下的中俄关系也是并不牢固的,甚至可以说是如履薄冰的,稍有不慎就是会滑向对立甚至是冲突的,中俄走到今天这一步是非常不易的,因为中俄之间是存在天然阻隔的,主要为以下三点:

一.中俄的地理位置。两个大国离的太近了,尽管隔着一个蒙古国,但在远东还是有大片领土接壤。接壤的领土永远都会是两国的顾虑,此外由于地理位置过近,也会使得中俄的一些战略目标发生重叠,重叠的目标就会引起纷争。中亚其实就属于中俄关系的敏感地带,向南可以一直延伸到印度。这使得中俄的欧亚大陆战略会有一些分歧,使得中俄在面对一些国家的时候没法出现一致的利益,比如俄罗斯始终会对印度暧昧,而中国则始终出于经济考虑对西欧国家暧昧。

二.历史因素。这个不必多说,中俄有过一些历史过节,中国还因此丧失了大片领土,这些都是很多人难以释怀的,尤其在面对我们强烈要求收复钓鱼岛和南海的时候,难免会去再想想那些被俄罗斯拿去的领土。

三.西方的离间。只要西方力量存在,他们将永远对中俄实施离间战略,这里面既包括美国,也包括欧洲国家,美国离间中俄为的是维持其霸权,欧洲离间中俄,为的是让俄罗斯在远东能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住,防止这个巨熊把爪子伸向欧洲。对于欧洲和美国,共同利益都是让中俄互斗,中俄斗,则美国可防止中国力量在亚太扩张,而欧洲可以防止俄罗斯力量向欧洲扩张。因此万不可结交英国和德国,此二者对中国并非真心诚意,必然会在关键时刻出卖中国。

但是中俄的关系也有着必然联合的一面。主要因素如下:

一.美国将长期保持超级大国的实力。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不是偶然的,他的地理位置是有成为世界第一的天然优势的,被两大洋所环抱,南北国家基本都是绵羊,唯有自己独大,其国土防御是有着天然优势的,这就使得美国国土难以遭受他国军事打击,即便美国衰落,失去在全球的统辖力,力量蜷缩回北美,他也必会再次崛起的,只要他不分裂,国土不被军事占领,那么美国不论衰落到什么程度,他终有一天还会重新成为世界强权的。个人看来,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虽然不可能是永恒的,但最少在未来数百年中美国会不断成为世界第一强权的,这个大洋彼岸的利剑是会在相当相当长的时期内悬在中国和俄罗斯头上的。因此千万不要觉得美国衰弱了,世界就是中国的了,美国只要不被灭国,即使衰弱了一段时期以后也能再次卷土重来的,北美就是他的避风港,出去受多大伤回避风港养一段时间都能恢复元气的。

二.中国战略延伸区在东南亚和东亚,俄罗斯战略延伸区在中欧。造成中俄阻隔的因素是中俄的地理位置,让中俄成为背靠背的兄弟的因素也是地理位置。中俄接壤区属于地广人稀的苦寒之地,因此两国的战略扩张方向正好是相反的,一个一心向东,一个一心向西,如同背靠背的两个巨人。俄罗斯人向西的情节是世代流传的,他们自从有了自己的国家以后就始终渴望参与欧洲事务,渴望成为一个正宗的欧洲国家,正是这种向西的信念使得俄罗斯世代奉行西进战略,这也会是未来俄罗斯的永恒战略。而中国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始终都在经营东亚,对于中国来说重视东方的情节也是永恒的。因此两国在未来的拓展方向上不仅是不冲突的,还是互补的。

三.族团的历史恩怨。中国人和俄罗斯人虽然在清末以来有过一些历史过节,但这种过节远远比不上斯拉夫人和日耳曼人长达一千多年的世仇。在西罗马帝国时期,中欧的日耳曼人就时常抓他们东边的斯拉夫人卖给罗马人做奴隶,当时还没有斯拉夫这个名字,当时他们还叫维涅德人或安特人,后来斯拉夫这个名字取而代之。斯拉夫人建国以后和日耳曼人始终处于敌对状态,后来斯拉夫人内部分化,波兰诞生,波兰就成了西欧日耳曼人挑唆对抗东斯拉夫人的主力,所以属于东斯拉夫人的俄罗斯人和属于西斯拉夫人的波兰人也是世仇。从中世纪条顿骑士团蹂躏斯拉夫人的土地,到俄罗斯人和瑞典人进行的大北方战争,到法国拿破仑入侵俄罗斯,再到二战时期德国入侵俄罗斯,再到现代的北约对抗俄罗斯,整个俄罗斯历史都伴随着他和西欧日耳曼民族的永恒纷争而俄罗斯对于向东的扩张投入的力量就明显小于西方了,对西伯利亚的侵吞其实只用了非常小的代价就完成了,以后即使在中国历史最虚弱的时期——清末民国时期,俄罗斯也没有拿出全力去向东方扩张。俄罗斯后来几次对远东的大规模用兵均是用于对付日本的。由于族团恩怨,俄罗斯人必然不会轻易调转战略重点的,他们的眼睛始终都是盯着西方的,而对于中国来说族团恩怨在东方,从明朝开始日本就始终是中国海上的祸源,日本并不是一个小国,他人口众多,工业实力非常雄厚,只要日本岛不沉没,中国的眼睛就不可能离开东方。

综上所述,中俄的关系因为客观因素的局限有脆弱的一面,但在这个脆弱的土壤下却有着走向联合的管道,如果中俄之间能够不断增强互信,那么我们就可以实现联合,但前面说了,外界对中俄的离间将是永恒的,中俄脆弱的关系将永远面对汹涌的挑拨,而一旦欧亚大陆上的这两个背靠背的巨人转过身来怒视彼此,那就将是两国的灾难,而获利的将是那些旁观者。

中国现在存在大量不利于中俄建立互相的声音,同样俄罗斯也存在一些不信任中国的声音,但现在总体上看中国是俄罗斯人最喜欢的国家之一,俄罗斯也是最受中国人欢迎的国家之一,大的土壤还是好的,但这种土壤是会改变的,并且两国媒体的一些负面舆论是完全不利于中俄更深一步的合作的,这些猜忌是完全可以毁掉中俄的脆弱关系的。唯有两国共同珍视彼此,明白我们之间的信任关系来之不易,保护好这种互信,我们才可能保护好我们彼此的核心利益,不论对中国还是对俄罗斯,我们都需要对方的支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