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军区守备第1师第2团对越十年作战总结 二

1984年8月4日,陆军第11军接替14军在老山地区防御,并指挥者阴山方向的防御,边防15团改为配属第11军作战。11军接替防御后,为改善防御态势,不断给敌以军事压力,开始对我防御前沿敌部分目标实施主动出击。为此,边防第15团加强了对扣林方向间隙地区的控制。基本上堵死了敌可能进入的通道。


1984年8月8日,边防15团侦察队袭击1442高地,毙敌13名,伤敌10余名。


这一时期边防15团的主要战斗如下:


1、坚守1019高地战斗


1019高地位于八里河东山中段。1984年4月22日,陆军14军前指命令边防15团7连于4月26日10时占领1019高地。


团受领任务后,召开作战会议,定下战斗决心,确定兵力部署,7连加强步兵两个班,工兵1个班,电台两部,秘密占领1019高地战斗。团命令连在攻占老山前隐蔽企图,秘密修筑工事,准备抗击越军偷袭、进攻。若越军进攻,不惜一切代价,依托工事,守住阵地,若有越军坚守,强攻夺点。


4月23日4时30分,7连副连长何正昌带8名副班长赴1019高地、负30号高地前沿抵近侦察,查明了地形,敌阵地编号,确定了部队展开地域,接近和支援路线,并区分了任务。


4月24日,团对7连人员,武器装备作了调整和补充,2营副教导员加强7连指挥,加强分队和火器到位,连队进行了战斗动员,团营对其对进行了战前检查。


连队于4月25日19时从夭六出发,26日9时55分秘密占领了1019高地。占领阵地后,指挥员分析了敌可能攻击的方向,令1班占领负30号高地;重机枪占领30号高地主峰。以火压制1号高地之越军,支援各班战斗,并向30号高地东侧,西南侧派出成果个警戒组,同进,在负30号高地东侧50米西北侧15米处布设集束手榴弹,尔后进入艰苦的潜伏阶段。


潜伏时期,在距离越军仅70米的位置上构筑工事。为避免出声,除以作业工具轻挖处,用双手一点一点的抠,经几夜苦战,构筑了简易工事,为隐蔽和坚守创造了条件。潜伏中,部队严守纪律。越军虽多次向我盲目射击和到前沿活动,指战员沉着冷静,未惊动越军,为了隐蔽企图,不管遇多大困难,都千方百计的克服。饭送不上,头3天吃干粮,后来每天只吃1顿冷饭,喝1口开水,水不够喝就用塑料布接雨水,遇到天晴,口干舌燥,就吸几滴树叶上的水珠润喉。白天敌活动频繁,不能休息,夜间蚊虫叮咬睡不着觉。在7昼夜中,全连没洗过一次脸,没吃过一顿饱饭,极度疲劳,但仍坚守在自己岗位上。


1984年5月3日16时20分,31号高地越军4人,在重机枪掩护下向3班位置搜索而来,走在前面的1人走向3班长李开华附近,在距离3班长大约3米时,3班长和副班长突然开火,将其击毙。后面的越军掉头就跑,3班长组织火力追击,又伤2名。


此时,双方展开激战,31号高地越军居高临下,高、重机枪和迫击炮向1019高地射击,3班长李开华中弹牺牲。我炮兵随即对敌阵地进行猛烈轰击,击中越军266团5营7连连部和炮兵观察所,毙越军7名,伤9名,击毁电台1部,82迫击炮1门,迫击炮阵地1个。


5月4日7时20分,黄泥坝之敌30、负30高地向我炮击。


7时30分,越军1个加强排在火力掩护下,从负30高地东南向1班发起攻击,1班长指挥机枪与3班副班长形成交叉火力,将其击退。7时38分,一股越军向31号高地运动,1班长指挥全班人员对其射击,毙9名,伤3名,缴苏制冲锋枪1支。14时,副指导员杨惠平带3排换1排下阵地休整,原配属1排的火器转3排。


3排占领阵地后,调整兵力部署,加强了工事,加密了雷场,并进行了简短的政治动员,提出“人在阵地在”“敌不在30米内不打”的要求。


5月5日12时,越266团5营向1019高地炮火袭击后,其步兵第5连在7连火力支援下,分3路向我发起攻击。副指导员呼唤炮兵对31号高地前沿越军步兵和31号高地之敌进行压制射击,同时,指挥8班待敌接近以后以手榴弹、步枪、冲锋枪消灭敌人,抗击敌人冲击。


5月6日8时30分至17时27分,越军向1019高地发射炮弹1000余发,我方还击330发,击毙越军17名,伤10余名,我方10连机枪手安吉日牺牲,伤2人,其中排长韦通明重伤,炸坏班用轻机枪1挺。


5月7日,战斗空前激烈,越军屡败后,下令266团又组织1、2连、团特工队和5营、10连残部,企图夺回1019高地。18时01分,越军炮击负30号、26、27号高地,越军两个连分两路向1019高地发起第一次冲击。副指导员呼唤炮兵压制越军后续梯队和炮兵,指挥重机枪压制31号高地越军火力,命令各高地分队进行顽强抗击。


18时55分,越军第一次冲击被击退。


19时35分,越军调整布置,重新进行火力准备后,以同样兵力分3路发起第2次进攻,副指导员指挥各分队和轻重火器打击越军。于19时45分将其击退。


20时10分,越军炮击后,从3个方向分6路向1019高地发起第3次进攻。副指导员再次呼唤炮兵对31号与32号高地之间越炮兵和负30号高地前沿进行猛烈压制射击,要求单炮、重机枪压制31之敌,指挥各班沉着应战,把越军放到最近距离上打。


20时15分,越军从西北侧已进入30号高地第一道堑壕,副指导员将重机械机枪调往30号高地北侧,支援10、9班战斗。同时,15团调5连100迫击炮至芭蕉坪支援7连战斗。战斗越打越激烈,连续8昼夜激战,副指导员由于吃不好睡不好,已经相当疲劳,许多人眼窝下陷,站立不稳。指导员通知3排换下休息,副指导员仍坚持不下战场,要求指导员向上级报告:“保证人在阵地在,誓与阵地共存亡”。


20时20分,越军对30号、负30号、26、27、29号高地炮击21分钟,30号高地第2、3道堑壕被破坏,树木被炸倒,工事被炸塌,7连牺牲4人,伤7人,副指导员杨惠平负伤。越军于20时41分,从4个方向分7路向1019高地发起第4次进攻。越军嚎叫着:“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吧!”面对敌人,杨惠平鼓励战士不要慌,用手榴弹打。战士们在副指员的鼓舞下,越战越勇,各班把越军放到在十几米、几米的位置上才投弹,敌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被打下去。杨惠平为掩护战士,两块弹片打进了右胸,生命危在旦夕,但仍坚持指挥战斗,不断请求上级大口径火炮压制越军纵深炮兵,呼唤支援炮兵对5、9班阵地前沿进行拦阻射击,并组织人员将伤员集中到掩蔽部自救互救,令观察哨密切观察越军行动,号召全排为牺牲战友报仇,与阵地共存亡。


各班顽强地与越军反复争夺,沉着地近距离投弹,战至5月8日凌晨1时,将进攻之敌击退,毙敌23名,伤敌25名。5月9日,越军266团组织两个加强连准备于凌晨3时攻占1019高地。


获悉敌动向后,我15团8、9连100迫击炮6门,5连120迫击炮3门与友邻炮兵于当日凌晨2时30分对1019高地前沿200至300米一线诸高地进行了猛烈炮击,击中越军266团4营2连进攻出发阵地,其连长负重伤,政治副连长被击毙,全连基本丧失战斗力。


凌晨2时22分,黄泥坝,晚沙坡之越军向1019高地至26号高地一带炮击。


凌晨3时20分,敌以一个加强排兵力从1号阵地向8班阵地进攻。8班战士近距离投弹、射击,顽强抗击敌人进攻。于3时05分将其击退。


5月14日13时30分,越军向1019高地炮击。


13时47分,敌以1个连的兵力向该高地进攻。于13时57分被我击退。


14时23分,敌发起第2次进攻,14时30分又被击退。


15时04分,敌发起第3次进攻,15时15分被击退。


7连坚守1019高地战斗中,粉碎了越军1次偷袭,8次进攻,18次冲击,毙敌68名,伤敌80名。全连有2个排,6个班和49名战士荣立战功,战后昆明边区给7连记集体一等功,中央军委授予该连“边防钢7连”荣誉称号。


2、团步兵8、9连火力排支援步兵7连坚守1019高地防御战斗


1984年4月22日,团命步兵8、9连火力排组成临时炮连(以下称炮连),在芭蕉坪地域占领阵地,支援步兵7连战斗。8连副连长接受指挥炮连的任务后,带领侦察组到1148.7高地,反复勘察1019高地及其周围地形,了解步兵7连的战斗决心,将炮阵地选择在蕉坪西北300米处,观察所配置在8连14号高地,并在当面选择12个火控点,在阵地选择了2个射击方向,并构筑了座板坑,赋予了基本射向,同时做好了计划对32、33、34、31号高地之敌炮击和对31号至32号之间鞍部,负30号高地前沿300米处的拦阻火力的准备。


1984年4月25日20时,步兵7连进至蕉坪,步兵8、9连火力排进入阵地,并于20时20分作好了射击准备。火力佯动,掩护步兵秘密潜伏。


22时,7连秘密向1019高地前进。


26日9时55分,7连秘密占领1019、26、27、28号高地。并在27号高地开设连指挥所,驾设了有线通信。


10时30分,坚守1019高地分队听到31号高地的敌说话声,并向我打了两个点射。为配合7连隐蔽抢修工事,11时30分,炮连对34号高地进行火力佯动射击。


28日5时56分,炮连为配合老山作战,对34号高地进行猛烈的炮击。此时八里河东山守敌惊慌失措,组织其82迫击炮、100迫击炮对八河东山地区实施盲目射击。炮连及时对敌炮阵地进行反击。用弹40发摧毁敌人82迫击炮阵地一个,毙敌9名,伤敌5名,为继续掩护我7连隐蔽企图,稳定防御,炮连又对31号、32高地之敌实行火力急袭,手榴弹炸得敌人晕头转向。直至5月2日敌仍尚未发现我军已占领1019高地,竟把2门120迫击炮转移到897高地西北侧150米处,向我八里河、马鞍山炮击。炮连与7连紧密配合,迅速准确地压制了敌炮兵阵地火力压制,支援步兵抗敌连续冲击。敌遭我多次炮火袭击后,企图查明我炮阵地实施报复。


5月3日16时20分,31号高地之敌1个特工班,沿山背小路向1019高地搜索前进,当其尖兵距我警戒组3米时,我突然开火,当场毙伤敌3名。到此敌才发现1019高地已被我军占领。10分钟后,敌集中了多门82迫击炮、130迫击炮、105榴弹炮对我1019高地与29号高地一线,八里河及马鞍山地区炮击500余发。


16时35分,我炮连一面向黄泥坝之敌炮阵地射击,一面查明敌观察所位置,果断对33、34、负34号高地之敌进行猛烈急袭,击中了敌266团5营10连连部及炮兵观察所,毙敌4人,伤敌9人,摧毁敌82迫击炮1门,电台1部。


当我占领1019高地后,敌为稳定整个八里河东山地区的防御,便不惜一切代价,策划了一次比一次更大规模的进攻。


5月4日10时20分,敌开始对1019高地炮击。10分钟后,敌以一个加强排的兵力,在31号高地守敌重机枪火力掩护下,分两路向1019高地南侧发起攻击。炮连接到7连的火力呼唤后,首先对31号高地之敌火力急袭,冲击之敌失去火力掩护后,丢下4具尸体后退。越军进攻受挫后,当晚进行了兵力、火力调整。


5月6日凌晨,敌人便开始对1019高地持续炮击。


11时30分,敌突然加大火力向我7连各阵地猛烈炮击。11时30分,各阵地中弹3500余发。40分钟后,敌266团5营5连,在其7连支援下,由其少校营长亲自指挥,分3路沿31号高地向1019高地发起猛烈冲击。同时,敌炮火延伸至八里河、马鞍山一带,企图封锁我增援部队道路。炮连对敌人行动企图早有意料,作了准备,当接到7连炮火呼唤后,炮弹随之出膛,严密封锁了31至32高地之间鞍部,切断敌后续梯队与第1梯队的联系。7连以猛烈火力消灭敌人,仅10分钟就打退了敌第1次冲击。炮连又根据7连要求,迅速将2排火力转移到负30号高地前沿。1排继续压制33、34高地之敌火力点,以连续急促射打乱了敌战斗队形。紧密配合7连击退敌人的第2次进攻。


5月7日,敌经过1天1夜准备,集中266团4营1、2连,加强团特工队对1019高地实施更疯狂的进攻。在此之前,我炮连利用战斗间隙,加修炮阵地,分析越军进攻特点,主动了解7连的战斗决心,修定了新的协同方案,采取了新的作战手段。


18时,越军动用82迫、120迫、160迫、105榴、122加农对我7连坚守的高地进行长达14分钟的炮火急袭。尔后,敌分3路同时向1019高地南侧发起猛烈攻击。同时,特工迂回到我29号高地,切断我有线联络。炮连观察所根据高地枪声及时判断敌攻方向,在不违背战斗决心和协同基础上,采取“先打对我威胁最大的火力点,后打较远的火力点、炮阵地,先拦阻后续梯队,后压制冲击之敌”的原则,指挥炮兵集中火力,对31号与32号高地之敌实施猛烈火力压制。尔后转移5门炮的火力到负30号高地前沿进行拦阻射击,留1门炮在原定诸元基础上逐渐向31号高地与1019高地之间鞍部修正。同时,不失时机地将6门炮火力转向31号高地与1019高地之间鞍部,在阵地前沿构成一道火力拦阻线。7连在炮连火力支援下,先后击退敌4次进攻。使敌4营1连基本丧失战斗力。


5月8日21时,我得知越266团组织了2个连的兵力,准备于9日凌晨再一次发起进攻。炮连决心对敌实施炮火“反准备”,消灭其有生力量,挫败其进攻企图。


22时炮连用2个排火力,分别对32、33高地以东200米,30号高地与933.9地之间进行单炮射、齐射。迫敌在夜暗中过早展开队形。


5月9日凌晨2时30分,在军炮群统一指挥下,我近、中、远火炮对敌266团防区各目标进行了10分钟的猛烈炮火急袭,予敌以重大杀伤。尔后炮连仍继续对上述各点进行监视射击。


敌266团2营2连被我不规律的射击打得无法招架,锐气大挫,无力再组织进攻。


炮连在配合7连坚守1019高地防御战斗的19昼夜中,共对22个目标进行了95次射击,用弹2007发,7连打退敌8次进攻,18次冲击,毙敌68人,伤敌85人击毁。我炮兵无一伤亡。


3、攻占1426高地战斗


1984年4月28日,为保障老山主攻部队的右翼安全,15团12连奉命首先攻占12号界碑附近的7、8、11、15号高地,尔后攻占1426高地。


4月28日凌晨4时20分,12连按计划一举攻占了12号界碑附近的7、8、11、15号高地。


11时20分,团首长命令12连迅速攻占1426高地。该连立即调整部署,由1排加强工兵、重机各1个班,担任攻击任务,2排接替1排坚守7、8、11、15号高地。


11时55分,副连长陆增平带领1排沿山背经负1号地区逐点搜索。


17时48分,尖刀班摸入敌第1道堑壕。


17时50分,1排控制了整个高地,并向负2、3号高地搜索前进。分队在向负3号高地前进中,6名战士触雷负伤,指挥员立即组织抢救伤员,调整力量,以火力压制负3号高地之敌,掩护攻击分队攻击。攻击分队夺占负3号高地后,在搜索中缴获枪榴弹12枚,手榴弹70余枚,还有一部分文件、书信、教材、密语等。


4月29日18时30分,12连又奉命占领13高地。该连经调整部署,冒着敌人炮火连夜开辟通路,尔后向敌阵地摸进,于4月30日凌晨6时,占领了13号高地。保障了老山主部队翼安全。


4、攻占13号界碑战斗


1984年8月4日,15团第5、9连奉命攻占了13号界碑,迫敌后撤,控制了汉阳地区,为保障船头、那拉防御阵地的左冀安全和友邻拨除敌东山观察所,创造了有利条件。


13号界碑位于盘龙江东岸,为越军266团5营1个连的警戒阵地,有两列尖桩及蛇形铁丝网,距我前沿阵地约1公里,东北侧约800米为越军东山观察哨。该哨常为越军炮击我老山,八里河东山指示目标,危害较大。13号界碑守敌也时常对我船头、偏马际地进行射击并观察我那拉阵地。


15团决定以5连2个排,配属9连1个班,工兵1个组,喷火器1具,首先在障碍物中开辟通路,尔后以打炸等手段,一举攻占13号界碑。5连7、9班配属9连4班为攻击分队,由连长李李金才带领,9连连排为预备队。各分队由7月23日起,轮番从偏马6号阵地秘密开辟通路。5连100迫击炮3门配置在橄榄地;9连100迫击炮3门配置在船头马店担任火力掩护。战斗由团长蒙利兴组织指挥。


7月23日6时,5连7班从6号阵地开始秘密开辟通路,当开辟了120米时触雷。为麻痹敌人,顺势组织火力对汉阳、395、138高地、帕罕进行射击。


7月24日,在我炮火掩护下,5连强行开辟通路150米,但连长警卫员与卫生员触雷负伤。此时,发现一个山洞,并发现有人攀登过的痕迹。当日17时,5连以一个排的兵力,配属喷火器1具,准备攻占山洞,分队首先对山洞实施喷火,接着9连副连长何岳文,5连副连长孙来拉首先冲入山洞,经搜索发现无人。团指挥组随即进洞指挥。


7月25日,越军认为我要进攻汉阳,遂对我偏马、船头实施炮击。我处在敌炮火压制下,前进十分困难。遂采取“开辟一段、警戒一段、构筑一段、伪装一段”的方法逐段地向敌方延伸的办法继续前进。


8月1日,当我进至距离13号界碑100米时,越军对我偏马、13号碑、1175.4地、7、8号阵地实施猛烈炮击,5连弹药所被炸,在连阵地上担任观察任务的友邻部队牺牲1人,伤2人,炸伤我指挥车1台。


8月3日18时前,通路开辟完毕。团指命攻击分队采取偷袭手段,占领13号界碑。


8月4日18时,攻击分队由12号阵地出发,其中5连7班对11号阵地实施偷袭,9连7班偷袭10号阵地,9班随后跟进,3排为预备队,5、9连火力排掩护。分队于当日12时攻占了13号界碑地区。


我攻占该地区后,敌从412高地、汉阳、帕罕等以无坚守分队不断进行袭击。我冒着敌炮火边占领边抢修工事,于8月5日完成了10、12号高地的野战工事构筑。


此战,共毙伤敌8名,我数人负伤,1人阵亡。


5、坚守30、31高地战斗


15团18连奉命坚守30、31高地,依托工事,以30号高地为核心,击退了933.9高地方向越军的进攻,保障了坚守662.6高地主力部队的左翼安全。


15团将8连配置在蕉坪,保障18连右翼安全。以一个排准备随时增援18连战斗,该连火力排与6连火力排配置在蕉坪,火力支援18连战斗。


1984年5月25日,18连进入阵地后,首先用地雷封闭了26、27、29号高地,重点扼宁30、31高地,并拟定了防御作战方案,组织协同计划,进下步构筑工事,加固阵地。6、10、8班占领了31号高地,防越军从29号高地的进攻。5班占领31号高地,防越军从东侧进攻。9班加强轻机枪1挺,占领28号高地,以火力压制26、27、29号高地越军。60迫击炮配置在30号高地西南侧,向29、30高地前出。另2个班随连指挥位置部署在31号高地西侧突出部,准备支援各高地战斗。


7月11日前,越军787高地的高射机枪,933.9高地的重机枪以及渗入前沿的越军以冲锋枪不断向30、31、32高地进行袭扰。敌之141团1营、266团4营于7月12日凌晨秘密接至933.9、1025高地一线,另一个连进至1019高地北侧500米一带。


7月12日11时30分,越军炮火向负30、31号高地猛烈射击。并向我发射了数枚苏制“萨格尔”导弹。同时,敌以火力封锁马鞍山东侧小路及八里河地区,企图阻止我向1019高地增援和前支后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