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的豪言壮语,被司马迁写入《史记》以后,遂成为流行于今的英雄名言。是啊,王侯将相都是天生的吗?难道注定是“龙生龙,凤生风,老鼠的儿子会打洞”?翻翻中国历史,整个就是英雄辈出的画卷,从大禹、赢政、陈胜、项羽、韩信、刘彻,到岳飞、成吉思汗、玄烨、谭嗣同、孙文、张自忠、毛泽东,无不英气浩浩、雄性勃勃。成为英雄始终都是男人们的梦想,但并不意味着英雄就与女人无缘,花木兰、穆桂英就是有名的女英雄,近来发掘出土的商朝王后——妇好更是一个连男人都望尘莫及的女英雄。可是,英雄历来几乎就是男性的专长,女性似乎更习惯于仰慕和依恋英雄,英雄美女的神话串成了一部部浪漫的人类童话。


富贵是天生的吗?从陈胜发出这一豪言并向旧有秩序挑战以来,人们就不停地讨论这个问题。自科举制开辟寻常百姓可以通过读书入仕以来,陈胜的疑问似乎就给予了圆满解答。但是,历朝历代,当官发财的依然主要是王公贵胄,通过出仕入阁的寻常百姓常常只是少数。尤其重要的是,皇帝那个宝座是遗传的,只有生在帝王之家才有资格继承皇位。除此之外,任何人都不能染指,甚至不能生出此念。历朝历代文字狱之所以兴盛,就是将想当皇帝的念头在众人的头脑中彻底抹杀的企图所致。只有王朝崩溃、天下离析,才会经过血与火的英雄逐鹿,诞生出新的帝王之家。所以说,“富贵是天生的”正是历代专制政权垄断名利场的思想基础,狭窄的容许草根阶层崛起的名利通道不过是送给穷苦人的聊以自慰的神话。专制政权是不允许难以控制的脱颖而出的人才机制,那会动摇他们的权益,威胁他们的地位。只有天生富贵,只有王侯将相天生有种,才能迷惑和麻木百姓,才能巩固和安慰自己。


自古以来,中国就一直是个上级决定下级、下级决定百姓的等级社会体制,唯权主义、唯上主义、唯官主义等注定了下属臣民永远只能低着头、晗着首、哈着腰。谁敢理直气壮、趾高气昂地跟上级说话?谁敢指名道姓甚至曲意驳批上级的作为?谁敢在地位权势比你高的人面前拍着胸脯说“我,大丈夫也,英雄了得”?克林顿年轻的时候,因与肯尼迪的握手萌发了入主白宫的志向,经过不懈地努力和奋斗,终偿所愿。施罗德酒醉的时候,拍着总理府的铁门高呼“总有一天,它会成为我的”,后来他果然成为了德国总理。克林顿和施罗德都来自平民家庭,他们都英气勃发,立志攀登权力高峰。这样的青年中国有吗?也许有,但其志向大多不会久长,也不敢公开宣扬。有谁见过某位正常青年指着中南海紫光阁说那注定是他的?又有谁见过有人鼓励年轻人要志向高远立志成为国家主席或总理?


英雄意识是每个年轻人的自然本能,豪气干云、野心勃勃是每个有成就者的最基本素质。记得国外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位富豪押下巨额赌注,谁能回答他的问题谁就能享用这笔巨额财富。富豪的问题是:成为富豪的根源是什么?众人踊跃解答,各种答案千奇百怪、众彩纷呈,但却无一人答对。后来有位小姑娘终于揭开了迷底,她的答案是:野心。这个故事相信很多人知道,但它说明了什么?说明了野心是一切成功的前提!说明了野心是功名利禄的根本动力!!没有野心的人注定进入不了成功者的行列,没有野心的社会注定是一个死气沉沉的社会,没有野心的国家也注定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在一个国家,在一个社会,如果人人都有野心,大家都尊重野心,社会也提供给野心最庞大最公正最合理的角斗场,那么,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就会能人辈出、财富疯长、国家富裕、民族强大。反之,野心不仅得不到鼓励反而备受压制,不仅得不到尊重反而受到排斥和唾弃,那么这个社会将缺乏生机,这个国家就没有未来,这个民族也就不会有希望。


中国的英雄大都出于乱世,历经争雄,大势底定,成功者就会强烈压制他人的英雄之念,迫使人人皆顺民、个个富奴性。整个社会如此运转一段时间之后,直到国家崩坏,草莽始再辈出。这就是中国的宿命。“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是陈胜于乱世的悲嚎,和平时期为何就不见她的踪影?难道一个众生平等、机会均等、能者上庸者下的社会不是全民利益的最大诉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