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儿不嫌母丑”到日本“神风特攻队”(转帖)

有些人把祖国看作自己的母亲,宁可被打死也不愿抱怨一句,他们振振有词,说儿不嫌母丑,说即使你父亲是个混蛋,你也不能不孝。相反,有些人把国家看作雇佣的保姆,保姆服务不好主人,主人可以批评也可以换人,祖国没什么神圣的,它也不是母亲,你花了钱,它做好那些它应该做好的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所以主人翁批评一下有什么不对?

在传统社会,孝道高于常识性底线、高于平等原则、高于真理,特别是老孔的三纲,君对臣纲、父对子纲、夫对妻纲,也就是说,当臣子的无原则听皇帝的话,儿子无原则的听父亲的话,妻子无原则听丈夫的话。父亲打杀儿子无罪,儿子不顺从父亲就有罪等等。简直滑稽可笑。

狭隘的爱国主义植根于一种非理性心态,即祖国是批评不得的。它还有一个堂皇的理由,叫做儿不嫌母丑。这当然是顺着宋明理学的路子传下来的,由天下无不是的君王、父母,变成了天下无不是的祖国。“天下无不是的祖国”,这是“爱国”偶像所坚持的金科玉律。儿不嫌母丑,犬不怨主贫,一直到晚晴,我们的社会一直是这个论调。记得当年北京菜市口刑场人山人海,谭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囚车碌碌地在街板上碾过,这群人们伸着脖子昂着头叫好,拿大菜梆子往他脸上扔,恨死他们了。大菜帮子有的是,一边扔一边骂:乱臣逆子。乱臣逆子...还有当年的孙中山和革命者在人们眼中未尝不是“乱臣逆子”。鲁迅说:“先觉的人,历来总被阴险的小人昏庸的群众迫压排挤倾陷放逐杀戮。中国人格外凶。”

宋明理学传入日本后,愚孝被天皇利用,二战中日本神风特攻队,在太平洋战争中,面对盟军的最后进攻,一批又一批稚气尚未脱尽的日本青少年,在空战中高呼“效忠天皇”的口号,驾驶飞机冲向对方与之同归于尽...二战期间每个日本人就要接受效忠教育。日军出征前每人发的烟都说是天皇恩泽,把愚孝当成了爱国。在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很多军人集体剖腹自杀。

爱因斯坦说:“国家是为人而建立,而人不是为国家而生存。”1933年纳粹上台,身在美国的爱因斯坦发表了不回德国的声明,他“只想生活在实行公民自由,宽容,以及在法律面前公民一律平等的国家”,2005年,德国政府决定把这个信条刻在德国政府大楼上,作为爱因斯坦逝世50周年的纪念。

从“儿不嫌母丑,犬不怨主贫”,角度看,美国人是世界上最不爱国的人,因为美国那么多移民,欧洲、非洲、亚洲…都抛弃了自己的祖国,投入了美国的怀抱。但是王朔说过一句话,其实美国是全世界最爱国的一群人组成的,但他们却不是民族主义,而是因为美国人爱国的内容是爱自由爱民主。在自由这个概念里面,没有血缘、没有种族、没有宗教、没有群体。比如,每年的7月4日国家纪念日,美国家家挂星条旗,爱国,完全是每个美国公民由内而发的自愿行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