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说人像“会讲中文的人”,则非李登辉莫属。一些很正经的研究还得出很正经的结论称,李登辉就是日本人。

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综艺节目《花漾爷爷》、《Runnign

Man(跑男)》曾经到台湾取景拍摄,节目播出后刺激了很多韩国民众赴台观光。


但在该节目播出之前,韩国人对于台湾相当陌生,对台湾人印象也不深。报道援引《经济日报》报道指出,韩国观光公社台北支社长郑益守表示,在《花漾爷爷》节目播出后,韩国人对台湾才渐渐产生兴趣,有趣的是,前几批赴台的韩国人,都在遇到台湾人后才发现,其实台湾人跟大陆人不一样,而且是很不一样,还说“素质差很多”。


他说,韩国人觉得台湾人很亲切,而且还有美景和美食,韩国人回国后想跟亲友分享旅台心得,解释台湾人与大陆人的差别,想了很久,最后将台湾人形容成“会讲中文的日本人”,只要这样说,韩国亲友听了就秒懂。


而对于韩国游客近年来疯游台湾,岛内知名论坛PTT也曾讨论过相关议题,网友认为韩国综艺节目宣传的效益很大,“《花漾爷爷》拍得比观光局宣传影片好看多了”,也有人说,虽然韩国人喜欢台湾,但其实他们对台湾的认识不深。

针对韩国人将台湾人描述成“会讲中文的日本人”,网友存在较大争议。


在“中时电子报”该报道中,网友“彭睿青”跟帖表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这句话看得我笑掉大牙了,哈哈哈!你们不知道,韩国人比中国人还要仇视日本人吗?我好想知道写这篇文章的人是谁??是日本的杂种吗?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网友“正港台湾人”:把台湾人形容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莫大侮辱=“会讲中文的贱狗”。

网友“Gary Gao”:在台湾岛的日本人? 真是污了这片土地!韩国人说台湾人是日本人,是在骂台湾人是人渣!


网友“紧酒”:韩国人要是知道台湾有素质的大肠花(指“太阳花学运”),为了自愿慰安不惜冲击公家机关(指“反课纲”群体冲击教育部门),会不会不高兴。

网友“yapeng”:会讲中文的日本人?真是无耻!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台湾人不当

去当日本人的狗奴才?旺旺中时啊旺旺中时,你聘请的什么鬼记者,光做这些丧权辱国的文章?你还没等绿营把你彻底去中国化

就先被你的奴才记者清洗掉了!

网友“不要侮辱日本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笑死人了。很值的骄傲吗? 没有风骨,数典忘祖的东西,

再怎么样都不会成为日本人。不要侮辱日本人了。写这种报导的记者太可恶了。

网友“FASTG” :我怀疑中国人看不懂繁体中文…文意明明是褒台湾,怎么会看成台湾自贬??

可能只会简体字连思考都简化了?

人在不敢说中文 怕当成大陆人遭轻视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称,“爆买”一词获得2015年流行语大赏,反映出大陆观光客在日本疯狂采买的现象。报道提到,台湾旅客在日本却表现的愈来愈安静,刻意降低彼此用中文交谈的音量,就是因为“怕被误认成大陆人”。今年1月至10月,访日的外国人当中,大陆有428万人排第一、台湾311万人居第三。


据台湾东森新闻云12月9日报道,一对跟团到日本关西的台湾老夫妇表示,刚抵达时还会讲中文,不过在观光景点、百货公司、饭店大厅等公共场所,就比较少会进行交谈,必要时一定会压低音量说话,身旁的人能听到就好,因为“如果被当成大陆人,感觉会被店员轻视,所以整团都会特别注意言行”。


不仅台湾旅行团如此,连到日本自由行的台湾旅客也变得低调。一对七旬夫妇准备到名古屋探访留学女儿,他们在大阪心斋桥的咖啡厅并肩而坐,接耳聊天,音量非常低。“我们每年都会到日本旅游,今年女儿特别交代说,大陆游客激增,在公众场合尽量别讲中文。”


《产经新闻》报道称,在去年访日的外国人当中,台湾有283万人居冠、276人次之、大陆241万人排第三;但今年却大翻盘,1月至10月的数据显示,大陆激增到428万人、韩国323万人、台湾则只有311万人。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8月15日是日本战败日,原本应是让人牢记历史的日子,但是近年来这天逐渐成为了日本右翼政客作秀的日子。当地时间9时37分(北京时间8时37分),安倍内阁多名高官再次参拜了供奉着14名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委托其特别助理赴靖国神社献上祭祀费,其两名女性内阁成员随后也前往参拜。而日本国会议员团体等也集体来到靖国神社进行参拜。


8月15日上午,由日本超党派议员所组成的议员联盟“大家一起来参拜靖国神社国会议员会”参拜了位于东京都九段北的靖国神社。每年的“战败日”和4月份的春季、10月份的秋季举行的大祭上,参加该议员会的日本自民党、民主党以及维新党等各党议员都会一起集体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新华侨报》记者的现场也看到了几名来自台湾的右翼团体,打出横幅表示:“台湾属于日本天皇所有”等卖国词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说现在日本人80%都是战后出生的了,不应该继续道歉了,希望受害者也忘记那段遭受侵略的历史。但是,今天在东京靖国神社里面,却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他们当中一些人还带着孩子。

遗臭万年:抗战战场上中国十大汉奸最终下场


[*****综合]自古以来,叛国者皆无好下场。这些人在抗战期间以出卖国家利益为荣,成为人人得而诛之的大汉奸。天理昭彰,他们的下场也是极其悲惨的。

汪精卫--从志士到叛国者


汪精卫出生于广东三水。幼年接受家塾的传统教育,曾获番禺县试第一名,考取留日法政速成科官费生,赴日留学。其时正是资产阶级革命蓬勃兴起之时,汪精卫加入了革命派行列。他不仅参加了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而且担任会章起草和评议部负责人。其间,汪氏为驳斥改良派的种种谬说,发表诸多战斗檄文,在革命党人中赢得了声誉。1910年,赴北京谋炸摄政王,事泄未成,被捕入狱,留下了"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悲壮诗句。


1925年,汪氏加入孙中山北上行列,成为着名的孙中山遗嘱的起草人和见证者。随后,汪先后当选为国民政府主席兼军事委员会主席、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成为中国国民党的最高领导人。

1927年,在蒋介石发动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汪精卫从归国,在武汉主持发动"七一五"政变,不仅在对内政策上屠杀共产党和工农群众,在对外政策上,也改反帝联俄政策为反苏亲帝政策。两月后,蒋汪反共合作,"宁汉合流"。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抗日战争爆发后,汪氏虽在口头上也高喊抗战,但对战局始终抱悲观态度,称"茫茫前途,不知要变成什么样子!"从抗战开始到南京沦陷的不到半年时间里,汪氏不仅多次当蒋之面"进言和平",而且为此给蒋写了十几封信。以汪为首,逐渐在他的周围形成了国民党内的亲日派集团,以周佛海为中心的"低调俱乐部"成为一个有代表性的团体。汪精卫与周佛海等勾结,导致了国民党抗日阵营的分裂和叛国投敌集团的产生。


1938年12月,汪精卫、周佛海、陈公博以及汪派要员先后以各种方式逃离重庆,分别抵达河内与香港等地。29日,汪精卫发表《艳电》,响应首相近卫的对华声明。电文吹捧日本法西斯"对于中国无领土之要求,无赔偿军费之要求","不但尊重中国之主权,且将仿明治维新前例,以允许内地居住、营业之自由为条件,交还租界,废除治外法权,俾中国能完成其独立"。


1940年3月30日,汪伪国民政府"还都"南京,汪氏出任伪国民政府代主席兼行政院长,成为汪伪政权的主脑。12月30日,汪日签署"基本关系密约"以及"汪日满共同宣言",这是全面投降日本侵略者的协定。参加谈判的陶希圣事后披露说:日本提出的条件所包括的地域,从黑龙江到海南岛,包含的事物,下至矿产,上至气象,内至河道,外至领海,大陆上则由东南以至于西北,一切的一切"毫无遗漏地由日本持有或控制"。


南京伪政府建立后,汪精卫在日本占领军当局的支持下,以"东亚联盟"为旗帜,采取各种措施,"强化国民政府"。为此,汪精卫解散了沦陷区内的各种党派团体,建立"东亚联盟中国总会","使形成为一大广泛的国民运动,强化国民党领导中心的全能机构,达到党、政、民一元化的境地";接着,在华中沦陷区推行残酷的"清乡"运动,围剿各抗日武装以改变该政府政令不出城门的状况;后又效法蒋介石推行的"新生活运动",开展"新国民运动",在思想领域奴化沦陷区人民等,为日本侵略者统治沦陷区充当马前卒。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汪精卫又将南京伪政权绑上日本法西斯的战车,宣布与日本侵略者"同生共死",又参加日本主导的"大东亚会议",与东亚各国的日本傀儡政权首脑会晤结盟。与此同时,汪精卫又将沦陷区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都纳入了所谓"战时体制"的轨道,以配合日本侵略者的"大东亚圣战"。汪精卫的种种行动虽博取了日本侵略者的欢心,但却不能挽救南京汪伪政权覆灭的厄运。


1943年8月,汪精卫旧伤复发,日本军医诊断为"多发性骨髓肿",病根在1935年遇刺时仍留体内的子弹,也与他因日本侵略者在太平洋战争中败迹日益明显而心境恶劣有关。次年3月,汪精卫被秘密送往日本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学院治疗。11月10日,不治身亡,葬于南京明孝陵前的梅花山。1946年1月在蒋介石返回南京之前,国民党当局指令工兵部队炸开汪墓,将汪氏棺木连同尸体运往他处火化。汪精卫虽已尸骸无存,但其叛国巨奸之恶名却被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汪精卫下场:1944年11月10日下午4时多,汪精卫因患多发性骨髓肿病在日本名古屋病死,终年62岁。

陈公博--汪伪政权第二号大汉奸、代理“主席”


自称“乱世能臣”的陈公博是一个富于多变的人物。他少年时就随父亲参加反清秘密会党的很多活动,决心推翻满清王朝的统治。青年时期,他参加中国共产党,是中共一大代表,尔后脱离共产党,参加国民党,从此便一生追随、效忠汪精卫。大革命时期,他以国民党“左派”自诩。大革命失败后,他又成为拥汪反蒋的改组派代表人物。汪蒋合流后,他则成了蒋介石的座上客。抗战爆发后,他追随汪精卫叛国投敌,成为汪精卫伪政权的第二号大汉奸。陈公博一生在政治上变化多端,最终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陈公博,广东省南海县人,出生于一个封建官僚家庭。1920年秋,陈公博从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回到广州后,在陈独秀的帮助下,参加成立广州共产主义小组,成为领导人之一,并因此出席了中共“一大”。1922年,赴留学后,即被开除出党。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陈公博鼓吹上海当前除“担任后方任务”外,将来“为与同生共死,必将担任一部分之战线”。因此,“上海应以东亚共荣圈之中心地及联络线之资格,成为中日提携之轴心”。陈公博还以上海市市长的名义,发表《告上海市民书》,要上海市民与日本合作,务使“全面和平”得以早日实现。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1943年3月底,汪伪政权为实现“中日”共同协力建设东亚新秩序这一目的,特派陈公博为访日“特使”。陈公博抵达日本东京,向日本主子表示:“深愿竭其人力物力贡献于大东亚战争,但求能与贵国携手迈进,并肩作战,无论任何牺牲所不能辞”。日本天皇奖给陈公博等人各一枚“一级旭日大勋章”。为此,陈公博离开东京时称:此次“奉令访日,承天皇陛下宠遇”暨内阁总理大臣等人的“隆重款待”,感到“无限光荣”,完全是一副奴颜婢膝之相。

汪精卫病死后,1944年12月,陈公博代理汪伪政权“主席”、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政院院长等重要职务,集大权于一身。

陈公博下场: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汪伪政权日暮途穷。1945年8月25日,陈公博夫妇等人乘机秘密离开南京飞抵日本,10月3日又被强行引渡回南京,关押在老虎桥监狱。1946年2月,陈公博与陈璧君、褚民谊等三人被押往苏州狮子桥监狱关押。随后,江苏高等法院在苏州道前街第一法庭对陈公博进行公开审判法官认为对陈公博应

“从重处断,以为叛国者戒”,并在判决书中指出:“陈公博通敌谋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6月4日,江苏高等法院奉命将陈公博在江苏第三监狱执行死刑。陈公博的家属将其尸体运到上海,连墓碑也不敢立,悄悄地将其埋葬在一处公墓中。

周佛海--反复无常,三次叛变


中共一大闭幕后,周佛海准备同杨淑慧结婚。后因杨父反对,他带着杨淑慧于1921年11月再度前往就读。返回日本后,他实际上与党组织脱离了关系,不再从事党的任何工作。1923年毕业回国。不久,他应邀来到广州出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秘书,同时兼任广东大学教授。随着地位的变化,他与党的离心倾向日益加重,并散布对党的不满情绪。中共广州支部负责人对他进行了耐心批评和教育,帮助他认识错误。但他毫无悔改之意,后来竟公开声明与共产党脱离关系。中共中央为纯洁党的组织,准其脱党。从此,周佛海走向了反共反人民的道路,成为国民党右派营垒中的干将和蒋介石的心腹,宣称自己要做一个“国民党忠实党员”,叫嚷“攻击共产党,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


蒋介石对周佛海也委以重任。从1927年到1937年,周佛海跟随蒋介石青云直上,可谓红极一时,先后担任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民众训练部部长,蒋介石侍从室副主任兼第五组组长,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代理部长等职,为蒋介石打内战、搞独裁出谋划策,成为蒋身边的“文胆”之一。这样一位心腹,蒋介石做梦也没想到周佛海后来会背叛他。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周佛海基于抗日必败的论调,与汪精卫出于共同的利益需要和政治主张而“物以类聚”了。周佛海抱着强烈的政治野心投靠汪精卫,奉汪精卫为“精神领袖”。在汪伪营垒中,他通过金钱收买和封官许愿等手段,发展和培植亲信,还搞起特务组织并亲自担任头目。


1940年3月30日,汪伪国民政府在南京粉墨登场。周佛海是汪伪政权的主要组织者,也是握有实权的大汉奸,占据了伪财政部长、伪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伪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伪中央储备银行总裁等要职。他还向汪清卫表白忠心:“生死相共,患难相随。”汪精卫死后,周佛海又任伪行政院副院长兼上海市市长,与陈公博结合得更紧了。


但汉奸毕竟是汉奸。随机应变,反复无常,阴险狡诈这些特性在周佛海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并贯穿一生。在抗战中期,周佛海嗅出日本人不行了,就抛弃了曾向汪精卫作过的信誓旦旦的“表白”和“保证”,厚颜无耻地倒向了蒋介石,拜倒在蒋介石的脚下。1942年10月,他背着汪精卫,派人潜往重庆,为重庆方面输送了不少重要情报,还安排重庆的特工人员设计杀死了汪伪政权的特务头子李士群。后又利用自己上海市长的身份,在上海及杭州一带部署军事力量,阻止共产党等革命势力进入上海。日本投降在即,南京伪政权被迫解散,周佛海向蒋介石再表忠心:“职与其死在共产党之手,宁愿死在主席之前。”这种种“杰作”,使周佛海赢得了蒋介石的嘉奖,并被任命为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指挥。这样,周佛海摇身一变,从臭名昭着的大汉奸变成了国民党的接收大员。


周佛海下场:一个来月后,在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快速严惩汉奸”的压力下,周佛海被软禁在重庆,后来又被移交南京监狱。1946年11月7日,国民党南京高等法院判处周佛海死刑。由于蒋介石念其为重庆方面做过“贡献”,出面干预,才被减为无期徒刑,保住了脑袋。1948年2月28日,周佛海因心脏病发作暴死在南京老虎桥监狱。

梁鸿志:汉奸组织“大民会”总裁


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侵略者的策动下,在上海组织维新政府,并担任伪行政院长,卖国投敌。1938年3月28日在南京成立伪中华民国维持政府,管辖江苏、浙江、安徽三省的敌占区和南京、上海两个特别市。任“行政院院长”,温宗尧任立法院长。“维新政府”成立后,立即与日本签订《华中铁矿股份有限公司设立要纲》等一系列协定,使日本得以迅速控制华中经济,掠夺中国的资源和物资等。

是年秋,在日本操纵下北上大连,与伪华北临时政府头目王克敏、王揖唐等商议成立伪中华民国中央政府,任伪中华民国联合委员会委员。次年出任汉奸组织“大民会”总裁。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1940年3月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伪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后,解散伪维新政府,出任汪伪政府监察院院长。在梁鸿志为日本服务的时期,日本人始终从工作、生活等多方面予以监视,并在每次伪行政院会议前与其闭门密谈。1944年11月,汪精卫病死后,汪精卫在日本病死,梁鸿志继陈公博为伪立法院长。


梁鸿志下场: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梁鸿志携两妾、幼女逃往苏州。10月2日梁鸿志在苏州被捕,随即被解押上海,送到楚园里作了“楚囚”。在强大的社会舆论指责下,梁鸿志以汉奸叛国罪被判处死刑。11月9日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执行枪决,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傅筱庵--被“两代义仆”朱升源连砍数刀气绝身亡


傅筱庵,浙江镇海人,曾出任北洋军政府高级顾问,1927年当选上海总商会会长。北伐军进军上海之前,他十分的不看好蒋介石,认为北伐军打不过孙传芳的直鲁联军,于是他将宝押给了孙传芳。没想到孙的直鲁联军在北伐军的进攻下,一败涂地。他也因支持军阀孙传芳而被蒋介石通缉,被迫离开上海逃往大连。也就是在此时,他的内心已经在盘算着寻找新的靠山,并开始与人暗通款曲。通过杜月笙的斡旋,南京国民政府撤销了对傅筱庵的通缉,傅筱庵得以返回上海,并出任汉冶萍公司股东联合会会长。1937年日本人占领上海后,傅随即公开投靠日本人;1938年3月28日,在日本人的支持下,傅筱庵出任伪上海特别市市长。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傅筱庵公开叛国后,蒋介石极为震怒,命令戴笠对其实施制裁。当时,傅筱庵住在虹口区,属于日军重点设防地域,傅家距日本宪兵队近在咫尺,身边有32名保镖不离左右,平时那里日军戒备森严,外人难以接近此地,更别提自由出入了。戴笠与手下反复研究了各种行刺方案,始终感到难以有效地实施暗杀行动。戴笠提出,应该在傅身边的人寻找突破口,物色可以行动的内线人物。经过反复筛查,一个叫朱升源的人进入了军统的视线里。


朱升源是傅筱庵的亲信,由于曾在日本人的工厂做过工,对日本人极为反感,他曾私下里劝说傅筱庵,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紧跟日本人,傅筱庵对朱升源的劝说总是不置一词。军统对朱许诺,事成之后,会安排他离开上海,并给予优厚的奖金,保证他后半生衣食无忧,朱有些动心。在一再劝说傅筱庵回心转意无果的情况下,朱升源彻底灰心了,同时也下定决心与军统达成一致除掉这个铁了心的汉奸。


傅筱庵下场:1940年10月11日凌晨,傅在参加了一个日本人举办的宴会后,疲惫不堪地回到家,为了不打扰夫人,自己独自来到书房睡觉。朱升源觉得时机到了,他抄起一柄早已准备好的菜刀,这把菜刀被朱升源磨得锋利无比。朱悄悄走进书房,见傅早已进入梦乡,他举起菜刀对着傅筱庵的脖子狠狠地砍了下去,顿时鲜血飞溅而出,傅连哼都没哼一声,被杀死在床上。

殷汝耕--华北第一个傀儡伪政权主席


殷汝耕,浙江省平阳人。早年留学,并通过日籍妻子与日本军政界取得了联系。回国后,在各军阀之间进行投机活动,后投靠国民党亲日派、新政学系首领之一的黄郛。1927年,殷汝耕以国民党政府驻日代表的名义,代替蒋介石与日本勾结、密谈。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殷伪冀东政权成立后,。殷汝耕全面奉行亲日卖国政策。在军事方面,与日本及伪满、伪蒙疆政权先后签订了军事性质的政治同盟,商定冀东海防由日本海军舰队负责;冀东接近东北的长城沿线,由伪满政权负责治安;冀东与伪蒙边境防务由双方共同负责;各方实行军事上的共同防共。在政治方面,殷伪政权各部门大批聘请日本顾问。为了寻求日本帝国主义的庇护和支持,殷汝耕还多次派人或考察团赴日本和伪满等地活动。在经济方面,一方面寻求日本和伪满的经济支持,另一方面又大肆出卖华北经济主权,使国民政府在财政上蒙受了重大损失。打着“自治”旗号的殷伪冀东政权,已成为日本帝国主义彻头彻尾傀儡政权,它的出笼,使得华北政局更加动荡不安。于是,全国各界爱国人士十分愤慨,一致声讨殷汝耕的叛乱行经,纷纷要求国民政府明令讨伐卖国贼。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南京国民政府曾经数次与日本交涉,要求取消该政权,但未得结果。


殷汝耕下场: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在日军向北平大举进攻之时,驻通县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所辖的保安队第一、第二总队官兵,在总队长张庆余、张砚田率领下,于同年7月28日反正,将驻通县城内的日本侵略军一个中队及特务机关人员等400多人全部歼灭,并活捉汉奸殷汝耕,收复通县。可惜,殷汝耕在押送途中被日军劫走。之后,他失去利用价值,逐渐被日本冷落。抗日战争胜利后,殷汝耕被捕,接受审判,被判处死刑。1947年,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被处决。

李士群--投靠却被日本人毒死


1905年生,浙江遂昌人。早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大学毕业。大革命失败后,曾留学苏联,肄业于东方大学。1928年回国,以蜀闻通讯社记者身份,从事地下活动。1932年被国民党中统特务逮捕,自首叛变,被委为国民党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上海工作区直属情报员。抗日战争爆发后,潜伏南京,1938年逃至香港,投靠日本人,后回上海为日本侵略者做情报特务工作。1939年任汪氏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秘书长、特工总部副主任,残酷迫害抗日军民。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李士群(1907—1943),民国十大汉奸之一。出生于1907年,浙江遂昌人,毕业于上海大学。早年曾参加群众革命运动,并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叛投国民党,又于抗战期间投靠日本侵略者,组建76号特务组织,残酷迫害抗日军民,仅在1939年至1943年不足四年时间内,76号竟然制造了三千多起血案。1943年,李士群被日本宪兵特高课毒死。


李士群下场:1943年9月11日,南京汪伪政府特工总部主任、警政部部长、江苏省主席李士群,被日本宪兵特高课毒死。

陈璧君--抗日头号女汉奸


陈璧君(1891--1959)广东新会人,生于马来亚槟榔屿乔治市(今槟城),女。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在槟城与汪精卫相识,遂入同盟会。宣统元年(1909年)追随汪去留学。二年,随汪回北京执行暗杀摄政王的秘密使命。1912年5月,与汪精卫正式宣布结婚。1924年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九·一八”事变后,她积极支持汪精卫对日本妥协的路线。抗日战争爆发后,随政府迁往重庆。1938年12月19日,

随汪精卫逃往河内,叛国投敌,成为汪逆汉奸集团的重要成员。 之后历任汪伪政权的国民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副主席、

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央政治会议指定委员、东亚联明中国总会常务理事等职、积极支持汪精卫投敌卖国的“和平反共建国”方针政策。1944

年汪死后,陈南下广州任日伪广东政务指导员,企图控制汪伪的广东省政府。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提到抗战时期的汪伪政权,为人们所熟知的是大汉奸汪精卫,然在他的影子里经常出现的还有一个不常被人们提起的女人—陈璧君。陈璧君是汪精卫的第一任夫人,也是惟一的一任。身为中国第一美男子,而且身逢乱世,汪精卫居然能倡导并实践“一夫一妻”,实属罕见。陈璧君是广东新会人,生于马来亚槟榔屿乔治市(今槟城)。女。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在槟城与汪精卫相识,遂入同盟会。宣统元年(1909年)追随汪去日本留学。二年,随汪回北京执行暗杀摄政王的秘密使命。1912年5月,与汪精卫正式宣布结婚。1924年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1938年随汪公开投降日本。汪伪政权期间任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委、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1946年被国民党当局以叛国罪判处无期徒刑,终身监禁。1949年5月,由苏州监狱遣送上海提篮桥监狱继续看管,1959年因病抢救无效死于上海监狱医院。


陈璧君下场:抗日战争胜利后,陈璧君于1945年9月12日被国民政府逮捕,1946年被国民党当局以汉奸罪判无期徒刑,终身监禁。新中国成立后,1949年5月,由苏州监狱遣送上海提篮桥监狱继续关押。1959

年6月17日病死上海监狱医院,年69岁。

丁默邨--先是汉奸后又变成卧底,最后惹怒蒋介石被判死刑

丁默邨,湖南常德人。1921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后退出,加入国民党。1937年任国民党军统局第二处处长。


1938年,侵略者妄图扑灭上海抗日力量,拟组织一支特工队伍,丁默邨被日本人选中。通过李世群拉线,丁默邨于同年冬潜往上海与日本人挂钩。次年2月,丁默邨投拜日本大本营特务部长土肥原贤二,提出破获“蓝衣社”及共产党地下组织方案的《上海特工计划》作为见面礼。土肥原贤二派晴气庆胤给予指导,复由大本营参谋总长下达《援助丁默邨一派特务工作的训令》。至此,丁默邨正式投靠日本侵略者,并与另一汉奸李世群合组“特工总部”,丁、李分别为正、副主任。继与汪精卫合流,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和抗日志士。日本记者称之为“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国人则称为“丁屠夫”。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1955年11月,汪精卫死,陈公博继任。丁默邨于次年1月兼任伪最高国防会议秘书长。5月,调任伪浙江省省长、省党部主任委员、驻杭州“绥靖公署”主任、省保安司令,集党、政、军权于一身。为谋取后路,丁千方百计与蒋介石的“军统”头子戴笠、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联系。并通过戴、顾向蒋介石保证:“决心以原样的浙江归还中央,决不让共产党抢去”。


丁默邨下场:抗战胜利后,丁默邨功过难定,因为他先是汉奸后又变成卧底,更糟糕的是后来他保外就医、游览南京的消息传开,蒋介石一怒,下令枪毙丁默邨。丁默邨最终在1947年5月1号被“通敌叛国”、“戕害军统、中统地下工作人员”理由判处死刑,执行枪决,时年46岁。

王克敏:汉奸组织“新民会”会长,后畏罪自杀


王克敏原籍中国浙江杭县(今余杭),生于广东。字叔鲁。清末举人。1903年任留日学生监督,后改任驻日使馆参赞。1907年回国后历任直隶交涉使等职。辛亥革命后,任中法实业银行中方总经理。1917年任中国银行总裁,并一度担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1923年助曹锟贿选大总统。1932年起,历任南京国民政府东北政务委员、北平政务整理委员。1935年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抗日战争爆发后叛国投敌。先后任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行政委员会委员长和汉奸组织“新民会”会长、伪中华民国联合委员会主任委员、汪伪国民政府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内务总署督办、汪伪国民政府委员等职。

韩国人这样形容台湾人:会讲中文的日本人

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消息传来,大小汉奸坐卧不安,惶惶不可终日。王克敏更是如此,他知道自己在华北恶贯满盈,华北第一号汉奸的帽子非他莫属。一开始蒋介石在电台上发表演说,强调对汉奸的处理“不论职守,只问行为”,使那些有侥幸心理的汉奸紧张的神经稍稍松弛了一些。几天后,国民党政府公布了惩治汉奸条例,让汉奸们顿时异常紧张,他们四处奔走,寻找救命的门路。


1945年10月5日,王克敏接到戴笠的请柬,要他次日到东城兵马司胡同1号汪时璟的家里赴宴。同时接到请柬的,还有伪华北政府里任过职务的大小汉奸50多人。王克敏明白这是“鸿门宴”,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去。院子内外军警戒备森严,让汉奸们产生了不祥之感。当戴笠宣布汉奸名单时,第一个名字就是王克敏,他听后顿时瘫倒在沙发上。随后,王克敏同其他汉奸人犯一起,被押往北城炮局监狱。1945年12月25日,王克敏在监狱内服毒自杀身亡。王克敏死后,其小妾及其女婿前往监狱收尸,在北平近郊的百林寺停灵三天,随后找了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将他草草埋葬。

一代汉奸王克敏终究未能逃脱历史的惩罚,可谓死有余辜。


王克敏最终下场:抗日战争胜利后,以汉奸罪被逮捕。1945年12月25日在狱中畏罪自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