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明两年东海和钓鱼岛必起风浪

今明两年东海和钓鱼岛必起风浪

一。日本加大宣扬“中国威胁论”的力度

继日本海陆空自卫队与驻日美军从2月23日开始进行统一指挥部图上作业演习,“假想中国及北朝鲜等周边地区情势紧迫,日本受到武力攻击……”,演习矛头直指中朝,渲染“中国威胁论”后,《产经新闻》又独家曝光美日“利刃”演习模拟“中国进攻日本”,加大渲染“中国威胁论”的力度。与此同时,日本警方宣称“中国正在积极进行军事现代化,并“加紧”了针对日本的“秘密活动””,借先前日本警方对雅马哈发动机株式会社进行的无中生有的调查渲染中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外务省对中国增强军备,首次写入“直接关系日本安全保障的课题”,表明强烈“担忧”。这些发展和我们先前关于美国全球新战略调整后的重点之一是在东亚力推美日反导(早期预警)系统的分析吻合,而推动这一系统力度加大的标志就是渲染“中国威胁论”的力度加大。除了日本极端右翼势力把持的日本政府,日本在野的政党,尤其是通常我们认为相对亲华的民主党在其党主席一再发表渲染“中国威胁论”的言论后,最近更在其对华政策草案中渲染“中国威胁论”(日民主党制订对华政策草案渲染“中国威胁论”)。显示出日本朝野共推“中国威胁论”的景象。

日本这一轮渲染“中国威胁论”的特点之一是渲染中国的核武器对日本的威胁,目的当然是那个反导系统,渲染“中国核武器威胁”才能凸显美日反导系统对日本的意义,一方面减小日本国内对该系统反对的声音;另一方面则为了对外显示日本大力配合美国建立这个反导系统的“必要性”和“合理性”,尤其为了减少除中朝韩以外的周边国家和地区对该系统的疑虑。在东亚,“中国威胁论”已无听众,所以日本推动“中国威胁论”针对的主要是国内舆论和可能的东南亚国家。

日本这一轮渲染“中国威胁论”的特点之二是大力渲染中日可能在钓鱼岛的冲突,甚至直接假设“橙国(中国)”进攻“西南岛屿”,日本将派出驻守在西南诸岛的西部方面队进行“夺岛作战”。

从今年的“山樱”演习起,美国显示了在钓鱼岛问题上鼓动日本向中国挑战的倾向。“山樱”演习本身就是为了满足日本制造美国将介入中日钓鱼岛争端的姿态而发起的,演习地点位于美国加州的圣迭戈附近,演习重点是让双方部队进行战术配合,共同潜入一个偏远岛屿,并从假想敌手中夺回对该岛屿的控制权。美方主要参演部队由陆军变为海军陆战队,增加了夜间进行两栖登陆等实兵演练内容,并把演习地点由日本改为美国境内。专家分析指出,日美将举行的此次演习分明是冲着钓鱼岛而来。

“山樱”演习在美国国防部二月初公布《四年防务评估报告》重新抛出“中国威胁论”和小布什正式把中国再次定义为“战略对手”之前,美国尚顾忌中国对此类演习的敏感性,因此把演习放在美国加州的圣迭戈附近。但在此之后,日美随即在琉球与钓鱼岛海域举行海空军联合军演,并于2月23日开始至3月3日进行统一指挥部图上作业演习,而且这次演习的设想的背景十分罕见,第一部分是日本与某“大国”战争一触即发,驻日美军进入“一级战备”,随时准备支援日本自卫队。第二部分的演习设想则非常罕见,就是日本遭到该“大国”全面核袭击,美军基地也成了“大国”首轮攻击目标。

我们同时也注意到,日本在靖国神社问题上改变了策略。除了那个即将退位的小泉继续强硬,准备接班的几位大员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表态相继转向,变得收敛起来。如果认为这些小泉接班人是因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受到内外压力而变得收敛就大错特错了。我们认为,日本内阁同时在靖国神社问题上采取低调和力推“中国威胁论”反应了日本为了配合美国全球战略调整而做的相应调整。

二。【东亚时评】日本配合美国全球战略调整而做的相应调整

小泉去年第五次拜鬼后,我们针对小泉精选时机拜鬼的意图作了大量跟踪分析。根据这些分析,小泉拜鬼的第一个意图是中断中日在东海问题上上的磋商以扭转中国东海油田实质开发后在此问题上的被动状态(见《在东海,一场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正在浮现》)并把磋商中断的责任推到中国头上,为此我们提出中国在中断和日本的高层接触的同时需要和日本保持在东海问题上的接触(见《小泉拜鬼后中国在东海应采取的策略》一文。此后的发展证实了我们的预测,日本虽然想把东海问题磋商中断的责任推倒中国头上《日本开始把东海磋商中断的责任推倒中国头上》,但由于中国应对无误,日本最终还是回到谈判桌上。

从那以后直到东亚高峰会,我们更多的分析集中在小泉拜鬼的第二个企图,那就是小泉借靖国神社问题强闯中韩底线从而实现为二战军国主义翻案的企图(见《中日关系最冷的严冬还在后面》一文)。在这段时间里,日本内阁要员轮流上阵在靖国神社问题上大放獗词,并大肆攻击中韩的正义立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企图强过中韩“道义关”。为此我们提出中韩联手除了在外交上孤立日本,唯一的手段是在朝鲜半岛向美国施加压力以迫使美国压制日本借靖国神社为二战军国主义翻案的企图(见《联韩逼美压日是中国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唯一手段》一文),为此我们密切关注六方会谈的每一步发展(见《六方会谈新动向:中国欲暂时中止六方会谈意图明显》《六方会谈最新发展》)。在六方会谈中断后,我们进一步对中美在朝鲜半岛的角逐进行追踪(见《热点追踪:中俄美日在朝鲜半岛的角逐拉开序幕:六方会谈起波澜》)。

六方会谈中断以后,以佐立克亚洲之行为标志,直到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出台,中日显然都在等待美国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表态。以金正日访华为标志,中国借朝鲜半岛向美国施加压力的意图明显以后,佐立克亚洲之行过程中小泉的高度紧张并借牛肉问题向佐立克示威也反应了我们这段时间关于中国在朝鲜半岛对靖国神社进行反击的预测无误。但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出台以后,形势显然向日本希望的方向发展,拉氏显然作了不利于中韩的表态,于是小泉又从拉氏那里获得了拜鬼“许可证”。

我们在先前的分析中指出,拉氏向小泉颁发拜鬼“许可证”是美日加强军事同盟的一揽子交易的一部分,而加强美日军事同盟全力推动美日反导(早期预警)系统则是美国最新调整后的全球战略的核心。所以,在美国通过《四年防务评估报告》表明了美国全球战略重点后,小泉和他的继任者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至少今后三年内不必担心来自美国政府的压力。这也是我们作出靖国神社问题“被长期化”的根据。

以上之所以如此详细地罗列出小泉第五次拜鬼之后的发展是为了说明在钓鱼岛问题和靖国神社问题上挑衅中国是小泉拜鬼的两大基本意图,小泉在两个方向上的挑衅视形势发展的需要而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侧重点。在小泉拜鬼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小泉显然把重点放在钓鱼岛,具体策略是在东海油田问题上设法逼中国承认日本划的那条中间线。此后小泉把重点转向靖国神社,一个原因应该是中国在东海和钓鱼岛应对无误,日本没有找到重新独自开发争议区石油的借口;另一个原因则是日本在其他方面没有做好准备。

我们认为,日本在钓鱼岛的准备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日本自身军事力量的准备,二是如何尽量设法把美国拉进来。相对前者,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对日本的支持显然更加重要,尽管这种支持只是表面上的。日本针对钓鱼岛的军事准备早已展开,从去年开始,日本大大增加针对钓鱼岛的海空军事力量的军费投入。我们注意到,每次日本有有关增加军事投入的消息,必定伴随一轮“中国威胁论”的炒作,为日本增加军费的行为寻找借口。但远水毕竟解不了近渴,日本加大海空力量一是需要时间,二是中国的海空力量上升更快。因此,对于日本来说,单凭自身的军事力量将只能看着中国在钓鱼岛一步步取得军事优势。日本大力发展海空力量的着眼点是摆脱美国军事束缚之后的军事力量的快速发展。

我们在《在东海,一场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正在浮现》一文中指出小泉在钓鱼岛问题上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和深刻的紧迫感,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国军事力量相对于日本快速上升以及中国的石油战略步入快车道,尤其是后者将决定美国在未来中日冲突中介入的可能性有多大。另外,美国新保守主义来日无多的现实更加剧了小泉和其右翼继任者的紧迫感。而这种紧迫感促使日本加速倒向美国,并促成先期美日在加强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方面的一系列协议。

除了我们先前提到的美日加强军事同盟关系一揽子交易中美国将纵容日本在靖国神社,和平宪法,军售等内容,现在看来这一揽子交易里还有另一项内容,那就是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将向日本提供某种意义上的支持。我们作出这种判断一方面是因为近期的发展,尤其是美国在琉球和钓鱼岛的军演以及年初的“山樱”军演目标都是钓鱼岛;另一方面,相对于靖国神社问题,很显然钓鱼岛是小泉现在就要“解决”的问题,而靖国神社则可以是将来要解决得问题。所以,对于日本来说,在美日的一揽子交易中,美国对日本在钓鱼岛提供某种支持这一项应该是比靖国神社问题更优先的要价。

在美国最新全球战略明确以后,拉氏满足了小泉在靖国神社和钓鱼岛上的要价,日本在以上两个方向的战略也必将随之调整。表现在靖国神社上,日本将继续对中韩强硬,但为了减小来自中韩以外的内部民意和国际压力,尤其为了减小小泉的可能的接班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压力,靖国神社问题会暂时由小泉扛着,而他的可能接班人则放低声调。最明显的的就是那个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表现最积极的外相麻生居然也能作出如果出任首相可能不拜鬼的含糊表态,虚伪至极。

所以,对我们来说,小泉内阁在靖国神社问题上的突然转向绝非因为受到内外压力所至,更不是为了改善和中韩的关系,而是在美国明确了新的全球战略方向,小泉同时在靖国神社和钓鱼岛问题上从拉氏那里拿到想要的东西后对自身战略重点所做的相应调整,日本的调整的中心就是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低调处理,同时在钓鱼岛问题上将借助美国势力开始加大对中国的挑衅力度。

三。【东亚时评】美国加大鼓动日本向中国挑衅的力度

和以前数次跟随美国渲染“中国威胁论”最终都不了了之不同,日本这一轮渲染“中国威胁论”显然是有备而来,显然得到美国新保守主义在背后的大力支持。动力之一当然是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把中国列为“战略对手”,日本得到了来自美国加大宣扬“中国威胁论”力度的信号。更重要的,如我们近期的分析,美国新的全球战略调整的中心是所谓的战略东移,在中东进行有限度战略收缩的同时加大对中国的遏制。共同遏制中国本身可能就是美日加强军事同盟一揽子交易中的一部分。

和以往美国尽量避免在钓鱼岛问题上刺激中国的做法不同,美国越来越明目张胆地鼓动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挑衅中国,美日最新联合军演已经作出美国将在未来中日钓鱼岛争端中为日本提供支持的姿态。这个变化以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后美国全球战略调整为分界线,前后的反差非常明显。也就是说,美国答应了作跟在日本这个“狐狸”后面的那个被用来吓唬中国的“老虎”。问题是,中国会被“狐狸”身后那个三心二意的“老虎”吓住吗?

首先我们要看“狐狸”和“老虎”合作的诚意如何。先看美国,拉氏之所以答应在钓鱼岛问题上满足日本的要求其目的是为了换取日本在反导系统上的合作,但是否能够因为钓鱼岛问题愿意卷入和中国的大规模冲突则是个大问号。我们可以以台湾问题为对照分析一下美国卷入中日钓鱼岛冲突的战略利益。假设如果美国能够下决心不惜和中国全面冲突力助台湾独立的话,美国基本上可以确保在未来的几十年时间里将台湾置于自己的军事控制之下,并把台湾作为遏制中国的桥头堡,其战略意义不可谓不大;但再看钓鱼岛,就算美国在未来几年里在中日因为日本在东海强行进行石油开发引起的中日军事冲突中重创中国,并以此帮助日本巩固了对钓鱼岛的控制,我们实在看不出这件事本身对美国的有什么战略意义。

也许有人说重创中国本身对美国的意义不是很大吗?其实这又何尝不是台独势力和日本右翼势力梦寐以求的事。问题是美国准备要付出什么代价?美国是否愿意为了日本控制钓鱼岛的目的而下和中国同归于尽的决心?如果美国有此决心又为何不把这个决心用在台湾对自己更具战略意义的地方,却跑来帮日本从中国手里夺取一个对美国毫无战略意义无人居住的小岛?我们认为,钓鱼岛对美国唯一的意义是保持中日之间的紧张,和美国希望永远保持台湾不统不独的局面相似,美国当然也希望钓鱼岛永远成为中日间冲突的导火索。

所以,美国这个“老虎”说到底来到钓鱼岛给日本“壮胆”可以,让他“帮架”恐怕就勉为其难了。但我们不能排除一种可能,那就是美国可以在旁边先冷眼观察,趁中日两国撕打在一块的时候,瞅准机会给中国致命一击,或者明里不出手,暗中下毒手,对此中国当然要作防备。但我们认为,鉴于钓鱼岛冲突的性质,美国其实很难找到这样的机会,这是由于中日可能爆发的冲突的性质决定的,也正是由于中日冲突的性质,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实际上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下面我们将对此进行详细解释。

对美国来说,也许最佳的结果是中日之间爆发一场既不会把美国卷入又可以使中日双方两败俱伤的有限战争,中日之间的紧张使美国可以更加牢固地控制日本,同时拖住了中国现代化进程。尤其是当美国新保守主义势力来日无多的情况下,一场中日之间的有限战争是遏制中国最简单而有效的手段。美日作出在钓鱼岛问题上支持日本的姿态也许正是反映了美国的这一意图。另外,现实上美国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日本右翼势力也有和中国打一场有限战争而打断中国现代化进程的冲动。

四。中日东海和钓鱼岛冲突将如何展开?

中日正在进行东海问题的磋商,似乎暂时风平浪静,但在我们看来,在风平浪静的表面之下,暗潮已开始涌动。很显然,小泉去年在钓鱼岛的挑衅只不过是其加强控制自民党,提高日本右翼势力声势的手段,入常亦是如此。在小泉解散国会重新大选并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小泉就正式开始其策划已久的为二战军国主义翻案和将钓鱼岛领土化的计划,精选时机拜鬼是实施这些计划的第一步。直到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出台,小泉的主要目标是放在靖国神社问题上,是因为美日之间加强军事同盟的一揽子交易尚未落实,小泉在靖国神社问题和钓鱼岛问题上都没有拿到拉氏的正式表态,或者说美国战略调整还在酝酿中。《四年防务评估报告》出台意味着拉氏的战略调整计划正式实施,美日之间的一揽子交易,包括在靖国神社问题上对日本纵容和在钓鱼岛问题上在可能的中日冲突中为日本撑腰这两项,也同时落实。

在我们看来,日本内阁大员在靖国神社问题上采取低调不仅不是什么好事,根本就是日本推动下一步计划,即在东海和钓鱼岛冲撞中国底线的开始,而目前日本在东海问题上的低姿态不过是策略运用,是想向外界现实日本有和平解决东海和钓鱼岛问题的“诚意”。但日本表现完“诚意”之后,必定开始凭借身后美国提供的“虎威”步步紧逼,中日之间在靖国神社上的较量将逐步转移到东海和钓鱼岛。这是我们对未来一段时间中日关系走向的基本估计。

现在再看中日之间的冲突将如何展开。我们认为,最可能的情况还是如我们在《在东海,一场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正在浮现》一文中所指出的,日本将一方面在东海问题上漫天要价,同时指责中国在东海问题上态度强硬致使谈判无法继续进行,重新开始独自开发东海石油。我们似乎已经看到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的一幕又要重演。

有关中日钓鱼岛冲突将由由日本单方面开发石油引起的话题,我们在去年日本通过允许私人勘探开发争议区油气资源的法案后进行过详细分析,有关细节和结论依然有效,下面是部分和本文关系比较密切的文章:

大家应该还记得,去年上半年正直日本申常的前夜,小泉却在钓鱼岛疯狂挑衅,而在一系列的挑衅中,通过允许私人对钓鱼岛石油资源进行勘探开发是在所有挑衅中最具实质性的挑战,我们对钓鱼岛冲突的分析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虽然有关的分析是针对当时的情况,但多数分析拿到现在依然有效,甚至更符合现在的形势,有关的文章总结在一个专题里(《日本在钓鱼岛的挑衅和中国收回钓鱼岛主权进程》)。

关于中国绝不允许日本独自开发位于中日争议区的油气资源,对进行私人开发的“下井捞金者”必出重手(包括军事打击)的详细分析总结在《钓鱼岛争端又到了一个重要转折点》《钓鱼岛争端:日本一只脚踏上了红线》两文,文中有关结论依然有效。事实上,中国在东海和钓鱼岛展示强硬姿态也是在日本通过允许私人开发的法案通过后开始的。中日东海和钓鱼岛冲突可能的的方式也由此浮出水面,那就是日本强行开发争议区油气资源,中国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对进行开发的船只进行武力驱逐甚至军事打击,但打击的对象是从事开采的船只而非日本的军事存在,关于这一点在《钓鱼岛争端:日本一只脚踏上了红线》一文中有详细解释。所以在东海和钓鱼岛,一旦日本不顾中国警告走上独自开发的道路,中国是不会顾忌开第一枪的。

五。在未来的中日冲突中美国想卷入多深?

即使对中国敌意最深的美国新保守主义右翼势力也知道和中国全面冲突的代价。在台海,中国已经成功地使美国认识到中国敢于使用实力的决心;在东海和钓鱼岛,不知道日本可以指望美国为日本做什么。在我们看来,日本拉美国进来除了给自己壮胆,对中国似乎没有更特别的含义,中国在东海和日本交手当然不会顾忌背后的美国,但对于日本右翼势力来说,这可能是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如果在小布什剩下的三年任期里,日本右翼势力再不能“有所做为”的话,在美国单边主义政策走入坟墓以后,伴随着中日军事力量对比继续向中国倾斜,日本也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因此,只要日本右翼势力把持日本内外政策,东海和钓鱼岛必起风浪,而最可能的时间就是今明两年。

上面谈到的中日东海和钓鱼岛冲突的形式注定了日本将在冲突中处于被动,也决定了即使美国有意卷入中日冲突,也难以找到合适的突破口。一方面,中国在钓鱼岛不需要象打台湾那样实施大规模两栖登陆,近期的目标要的是在东海和钓鱼岛夺取军事控制权,具体来说就是中国只要能够有效打击所有进入东海和钓鱼岛海域的日本舰只和飞机即可,这些主要靠东海沿岸的陆基或以陆地为依托的海空力量来完成。反观日本则需要不停地派出飞机和军舰进入相关海域和空域“宣示主权”。美日军演中所设想的中国在钓鱼岛登陆,美日联合对中国的登陆部队发动反攻的情形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因此,要想解除中国对东海和钓鱼岛的军事威慑,美日唯一的手段是对中国东南沿海的军事目标进行全面打击,但即使美日有能力彻底消除中国东南沿海的军事目标,如果不能打击中国的军事再生能力,中国当然可以重建;如果要全面打击中国的军事再生能力,天下就要大乱,这种情况应该不需设想。实际上美国卷入对中国沿海军事目标的打击就意味着中美全面冲突,其可能性就微乎其微。

我们所能看到的最可能的一种情况是在中日冲突爆发以后,美国切断中国从中东经由印度洋的石油供应。我们在先前的分析中曾一再指出随着中国石油战略的深化,美国威胁中国石油运输通道的筹码逐渐失去,而这个筹码的有效期可能还有三到五年的时间。美国在印度洋和印度的联合军演以及在马六甲海峡和印度联合巡逻都是美国针对中国石油运输通道所发出的威胁,目的是为了在伊朗核问题上逼中国让步以及为四月的胡布会制造筹码。那么美国会不会在中日形成东海冲突的情况下使用这一石油筹码呢?这是我们今后要关注的事情,但我们曾指出过,美国切断中国石油通道意即意味着中美全面冲突,美国单纯为日本夺取东海和钓鱼岛的控制权而使用这一手段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能排除美国作出对美国整体战略利益有利的判断的情况下使用这一手段。

美国使用石油手段有一定的必然性,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一再关注这个问题。最近中俄石油管道再次出现曙光,行政介入加速中俄管道的痕迹明显,和近期美国对中国石油运输通道的威胁是否有关系?毫无疑问,中俄管道在目前美国战略东移,威胁中国石油运输通道的的情况下,其战略意义已经远远超越了经济意义。行政手段介入该管道的建设应反应了俄罗斯对其在打破美国对中国石油讹诈方面战略意义的判断。

关于美国战略调整和中国应对策略的综合评论

关于日本如何配合美国全球战略调整的分析尚未收尾,感觉还有些内容需要补充,但一时无法形成完整的想法,所以先放一放,并对已完成的部分进行一些修改。这部分完成以后,我们有关美国最新全球战略调整的分析也就暂时告一段落。剩下的就是继续观察局势的发展。

需要说明的是,最近关于中日在东海的争端将重启的内容对很多人可能有危言耸听的感觉,因为中日磋商正在进行中,气氛看起来还相当“不错”,怎么就能断定东海必起风浪?在此我们需要做点说明。第一,时事分析如同天气预报,有个准确性的问题,有待事实去验证;所以,对我们所做的预测我们也无法做保证,但会尽量设法包括各种不同的可能。对明显的失误会及时作出说明和澄清,以免误导视听。

第二,我们迄今为止的所有分析中最多也最成功的就是有关中日关系的分析,这些分析包括近中远期的预测;到目前为止,这些分析还没有出现明显的失误,实际上有关中日关系几篇最成功的分析在我们刚拿出来的时候都给人危言耸听的感觉。最典型的例子是《在东海 一场大规模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正在浮现》和《中日关系最冷的严冬还在后面》两文,在发出之后都被指“危言耸听”,但这两篇恰恰是我们有关中日关系的分析中最成功的两篇,所以选入个人的经典原创。

第三,美国明确新的战略调整的方向以后,形势发展很快,局势发展有很多不确定性。据我们观察,中国对于美国的战略调整的速度和幅度当初也始料不及,除了在小布什访印问题上作出回应(穆沙拉夫访华),目前中国尚处于对下一步反击行动的酝酿过程,普京赶在胡锦涛访美前夕访华显然是为了应对美国新战略调整所做的安排,十分令人关注。

由于美国先期都做好了准备,所以《四年防务指南》一出,随即展开布局,动作极快。布局的重点不是在日本方向,二是在南亚,即和印度的一系列军演,合作,并在小布什访问印度时以签署核合作的协议达到高潮。而在日本方向,美国战略调整的相关步骤在《四年防务指南》指南出台之前早已启动,日本本身并不需要做大的调整,但有些步骤需要在美国战略调整的政策正式明确以后才能实施,我们最近所做的有关日本将在东海和钓鱼岛发难,逐渐升级挑衅力度的预测就属这一类。

美国针对中国的准备显然经过长时间精心策划,而近期的各种安排针对胡锦涛访美一事的意图非常明显。我们来看一看这段时间的发展。从六方会谈中断,金正日访华开始,根据我们前期的分析,此举是为了迫使美国在靖国神社问题上压制日本;佐立克同时访华,敲定胡锦涛访美日程。于此同时,美国国防部应该正在紧锣密鼓为《四年防务指南》的出台作准备,但中国此时显然尚未察觉美国战略调整已经箭在弦上。关于这一点,我们曾作了密切追踪,很显然,不仅我们没有预计到美国战略调整的幅度和速度之快,中国外交部门显然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佐立克结束亚洲之行,正式敲定胡锦涛访美日程回到美国后,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指南》随即出台,小布什也同时把中国重新定义为“战略对手”,美国最新全球战略调整明确化。就在中国还在对美国的战略调整进行研究时,美国以极快的速度敲定了和印度在印度洋的联合军演以及联合巡逻马六甲的协议,而紧接着的就是小布什的南亚之行。这一系列的组合拳出手极快,显然早就作足了准备,尤其是和印度的核协议,如此重大的政策转向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与此同时,美日同时加大分贝,开动所有宣传机器大力宣扬“中国威胁论”,并在极短的时间里连续举行针对中国的“史无前例”的联合军演。这一连串的组合拳打下来着实令人眼花缭乱,但效果如何呢?

首先,美国的这次战略调整是在其全球战略,尤其是中东战略,全线告急的情况下进行的,如我们先前所指出的,中国无须闻风而起,只需做一些战术上的调整。美国在东亚除了日本,并无其他好牌可打,威胁中国石油运输通道看起来很可怕,但在我们看来,恰恰反应了美国没有好的筹码,想想美国在什么情况下才敢悍然截断中国的石油运路,这可意味着中美全面冲突。

所以美国才不惜代价拉拢印度,但印度在外交上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呼悠的。首先,跟着美国遏制中国是印度的最难作出的决定,好处当然要先捞着,小布什送的礼物不拿白不拿,但要以封锁中国作为回报是不大可能的,因为中国已经表明了要和巴基斯坦联手对付;其次,在美国新保守主义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除了日本右翼势力,真还难以找出第二个敢于把自己绑在美国裤腰带上的。以色列是最好的的例子,随着美国在中东步步退缩,以色列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

第四,我们关于美国最新战略调整的分析是基于最坏的情况,即美国可以顺利推进其战略东移的目标。但在此过程中,会有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使得今后局势的发展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一个很好的例子是陈水扁“废统”之举,把美国推动“中国威胁论”的计划全盘打乱,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先前的分析中多次提及。本来中国公布新的军费预算是美日炒作“中国威胁论”的最佳机会,但由于台海紧张,美日制造“中国威胁论”的舆论反而成了噪音。当美国忙于压制陈水扁的时候,中国的军事预算案在“两岸猿声啼不住”中“轻舟已过万重山”。关于这一点,我们打算再以专文论述。

六。中国在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上的策略

我们关于美国最新战略调整后日本将假美国“虎威”在东海和钓鱼岛寻衅的话音还未落,日本已经迫不及待出手了。先前说过,我们前面的分析尚未收尾,现在东海和钓鱼岛已开始起风浪,就把最新的发展结合我们原来计划中的有关中国在东海和钓鱼岛应对美日挑战的策略的话题放在一起作为我们这一时段时事分析的结尾。关于中日前一轮磋商的结果和中日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针锋相对的表态近期已有很多媒体报道和评论,我们不再评论。

钓鱼岛问题可以说是中国周边尚未解决的所有问题中仅次于台湾问题的重大领土问题。和台湾问题相似,钓鱼岛岛问题牵涉到二战中国的战胜国地位问题,早已不再是单纯的领土(海)问题,中国任何当政者都无法绕开,也无法让步。“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邓小平中国在当时现实情况下的权宜之计,应该说为中国最终夺回钓鱼岛主权争取了时间,但钓鱼岛问题现在已经很难再拖下去了。一方面,如我们先前所述,日本等不及了;另一方面,中国有了强硬的资本,军事上已初步具备了夺回钓鱼岛主权的实力。而第二条本身就是日本等不及的主要原因所在。

对中国来说,解决钓鱼岛主权问题的战略判断可以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和美国的全球战略搏弈;第二个层次是和日本在东亚的局部争斗;第三个层次是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战术安排。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战略安排应按照从高到低的优先顺序展开。

去年,在中东局势尚未明了的情况下,中国的战略重点放在中东是着眼于和美国的全球战略搏弈,但随着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挑衅加剧,中国的战略中心已经开始向在钓鱼岛方向倾斜。在美国正式明确最新战略调整是“战略东移”的方向后,钓鱼岛就成了美国新全球战略的重要一环,中国的战略重心随之调整,钓鱼岛问题不再是中日之间单纯的领土争端,而是美国挑动日本挑衅中国并借机推动美日反导系统的一个重要棋子,中日在钓鱼岛的较量随之升级为中美全球战略搏弈的一部分,并将成为下一轮中美全球搏弈的重要起点。所以,随着美国全球战略中心的“东移”,中国战略中心也开始实现“东移”。

我们必须指出一点,中国的战略“东移”并非跟随美国战略东移的被动转移。首先,美国战略东移的一个原因是在中东的被动收缩,而中国去年之所以在钓鱼岛问题上尽量保持低调就是因为美国在中东的强大压力,现在中东局势相对中国已经缓和,中国不须再向中东投入过多的战略力量,这也是中俄联手的一个优势,因为中国在中东留下的空档可以由俄罗斯填补。其次,东亚事务本来就应该是中国在中俄联手分工的重点方向,现在回头全力以赴应对东亚棘手问题是中国战略处境改善而不是恶化的一个象征。

所以,中日钓鱼岛争端应该已经上升为中国对美日同盟战略搏弈的中心位置,这也是我们一再指出那些认为美国的战略中心仍在中东,而美日在西太平洋的举动是为了迫使中国在伊朗核问题上让步的说法是错误的(以东方时事为典型)。

一旦钓鱼岛问题成为中国战略中心,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战术安排也会变得越来越清晰,中国在中日东海问题最近的磋商上正式提出的建议反映了这一点。关于具体的内容现已见诸于媒体,对细节我们不再评论,进一步的发展是我们今后一段时间关注的焦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