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集体迷失名利场


从恋爱事件,到邱贻可醉酒夜归,再到陈玘大闹赛场,冠军之师中国乒乓男队似乎不仅面临来自对手的挑战越来越严峻,王牌之师也在不断地和自己“作战”。仔细分析这些问题,就不难发现出现问题的基本都是1980年以后出生的队员,刘国梁也承认这些80年代后出生的人和80年代前出生的运动员在人生价值观等方面都不一样,非常难管,其实乒乓队这


些年轻队员之所以变成“问题少年”并不是偶然的。在90年代中后期,中国乒乓球队完成又一次崛起,加上国内经济繁荣,整个球队的环境大大改善,物质生活上也完成了一次飞跃,此时,80年代出生的这批球员,一进国家队生活在前辈荣誉的光环之下,如何对待名利,如何在名利场中,对事业依旧保持赤子之心,对于他们而言,有时候比战胜对手还难。


富裕榜样造成错位崇拜


1995年足球有了职业联赛之后,曾经有人用“一夜富起来的暴发户”来形容足球运动员,但事实上,1995年以前,首先富起来的并不是最早实现职业化的足球运动员,也不是篮球运动员,而是乒乓球运动员,90年代初期,乒乓和体操队是体育局大院里出名的富队,据说大院里第一辆跑车就是出自于乒乓队。


80年代这批队员进国家二队时,他们的偶像就是孔令辉,刘国梁。2000年前后,大约是王皓、陈玘、邱贻可这些人刚进国家队的时候,乒乓球正好进入超级联赛的第二年,球员的收入大大改观,加上也是孔令辉、刘国梁等人在国际赛场的优异成绩,将个人职业生涯和中国乒乓球队都推向了一个巅峰期。奥运冠军的头衔,为这对双子星赢得了无数的荣誉和金钱,两人的价值上百万的跑车就是当时大院里最热门的话题。


2001年3月,孔令辉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车——帕萨特。帕萨特开了刚刚一年,2002年,孔令辉就有了“新欢”——保时捷。算是机缘巧合,保时捷公司相中了孔令辉和刘国梁作为形象代言人,用优惠的价格卖给他们每人一辆。


而对于刘国梁来说,这部跑车已经是他的第三部车了。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成就大满贯后学开车,2001年之前有一部红色的宝马车,现在已经归哥哥刘国栋驾驶,而最初的吉普车早就被卖得不知去向了。现在的这部银色的保时捷跑车(boxster-s),是2002年作为保时捷形象代言人时买的。这款新车是刘国梁花了80多万买的,原价则要110多万。但两人对这样的好车并不是非常“爱惜”,据说孔令辉的跑车因为长时间不开,曾经汽油喷管里住了老鼠,而刘国梁的跑车也基本是他哥哥在开。


记者点评:在这些年轻队员十几岁的时候,就面对这样有钱的前辈,不可能不羡慕这些前辈优越的物质生活。此外马琳开的保时捷越野车价值150万左右,王楠的加高宝马吉普也有100万左右,在这样一个富裕和“奢侈”的团队中,年轻队员要想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当然好的一面是,前辈们优越的物质生活能够刺激他们更努力地去赢得好成绩,争取这样的生活,但另一面这些物质诱惑足可以让年轻人失去淳朴的一面,加上一些年轻人没有好的自制力,一旦自己有了钱之后,如何处理金钱也是个问题,队员之间甚至都会出现攀比之心。


“发财”容易不懂珍惜


有钱虽然不能使所有人变化,但钱足可以让一些事和人发生改变,相比1980年和1990年初期的乒乓队,2000年随着联赛的推广,使得一些非世界大赛冠军的队员也一夜之间暴富起来,这个富裕似乎来得太容易,来得太容易自然不会被人珍惜。


1999年刚刚开始改乒超联赛的时候,当时国家队一线的主力也就十几万,最高的奥运冠军也才20万左右,而一般的省队队员打一年联赛可能只有万元左右,当时刚刚进入联赛的国家队员陈玘,帮江苏打一年也才区区的几万块。


球员的工资从2003年开始有了大的转变,乒超为了改善球员的工资,推出了自由人,规定世界冠军可以自己选择俱乐部,同时还让俱乐部联赛开始之前必须交纳几十万的保证金,以保证不拖欠球员工资。这一举措确实保证了球员的利益,当时世界冠军基本工资都在50万以上,因为没有摘牌和转会,基本都是俱乐部和球员私下协商,因此出现很多球员“乱要价”的现象。平常还算温和的球员,到此时,也没有说不出口的话,做不出的事。有球员说,某某俱乐部已经给了多少,不开这个价,他就走人。


2003年顶尖球员的工资大概在20万元左右;2004年涨到60万元上下;2005年涨到100万元。今年虽然很多球员没有参加摘牌,但收入也达到了封顶的100万,江苏的陈玘没有挂牌是因为和俱乐部达成协议,俱乐部给他100万收入,不参加摘牌,避免俱乐部付出更多的钱。7年联赛,球员工资涨了几倍,出现了很多乒超百万富翁。


记者点评:或许是钱来得太容易,这些80年代后的小孩在20刚出头就拥有了百万财产,这无疑让他们成为年轻人中的佼佼者,陈玘今年联赛3个月的报酬就有100万,这是中超联赛一个顶级球员一年的收入,这还不包括无数站公开赛,和一些大奖赛的奖金,再看看这些队员所取得成绩,却和当年孔令辉、刘国梁他们相差甚远,付出的也自然没有那么多,孔令辉他们当年进队的时候,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队员的工资就几百块,而他们的上批队员也没有过多的财物,而且当时男队的成绩并不理想,处于最低谷,因此孔令辉他们是从最低点开始奋斗,但这些80年代后的队员,进队时乒乓就已经处于一个鼎盛时期,没有太多的奋斗就获得了无数荣誉和金钱。王皓一个单打世界大赛冠军都没拿过,宝马也开了几年了,没有经历过辛苦的日子自然就不懂得珍惜,在如此多的金钱面前,要这些年轻队员摆正心态,懂得珍惜和控制谈何容易!邱贻可、单明杰他们敢明知故犯,就是因为国家队并不是唯一的出路,即便被退回省队,联赛他们依然可以赚足钱,而这些参加奥运无望的队员,自然不会过分的在意国家队的一个名份。


不是冠军也有冠军待遇


乒乓队有段时间几乎成为了总局运动队里的广告大户,从当时的总教练蔡振华开始,到下面的主力队员,王楠,张怡宁,孔令辉,刘国梁,马琳,王励勤几乎全部接拍了广告,因为很多人接拍的都是鞋子的广告,因此当时有人笑称乒乓队是“鞋子军团”。


当时的李富荣副局长曾严肃地批评过乒乓队乱做广告的现象,商家找乒乓队员做广告是因为老百姓喜欢他们,而老百姓喜欢他们也是因为他们骄人的战绩和顽强的拼搏精神。在取得一定的荣誉后,适当地从事一些商业活动是可以的,国手们走向市场,迎合市场也是一件好事,但当时乒乓队频繁地拍广告,这肯定影响到他们的训练,影响到它的团队战斗力。从乒乓队走出来的不是一个个拼命的运动健儿,而是一个个腰缠万贯的广告明星,这样的队伍能有很强的战斗力吗?这样的团队对当时自控力不强的年轻队员能没有影响吗?


记者点评:在乒乓球队广告最多的同时,他们也经历史上最痛心的釜山亚运会惨败。在中国因为国球独有的地位和历史渊源,热爱打球的人很多,乒乓队部分队员和所谓的一些大老板关系密切,据说当年邓亚萍在深圳打球每局按千元计算,去年在江苏举行的一个民间业余比赛,竟然出现多名国手参加,而他们的出场价都是在万元以上。在如今的物质世界中,年轻队员很容易被物质和金钱所迷惑,正因为他们觉得来钱太容易,认为打不到世界冠军一样可以拥有很多钱财,而并非以前,只有世界冠军才有出路,才能过上好生活,这样的心理很容易让年轻队员连续犯错误,不珍惜眼前的东西。


70后:吃过苦不忘本


特约记者李青报道虽然优越的物质生活,改变了很多年轻队员的人生价值观,但并非所有的队员都会迷失在优越的物质条件面前,王励勤和孔令辉这些70后,虽然拥有了无数的钱财和荣誉,但亲历中国队低谷期的他们知道江山得来不易,他们能把优越的物质条件变成一种责任和一种荣誉。


王励勤近几年每年都是乒乓收入排第一的人,但是这一切并没有使王励勤变得浮躁,相反只是让内向的王励勤变得自信,变得更讲义气。当年还在国青队的时候,王励勤的人缘并不算好,原因是他太小气。出国比赛,别的队友跟他借几包方便面他都舍不得。其实王励勤也不是真小器,因为当初不宽裕,王励勤在经济上必需时时处处都精打细算。


但成名后的王励勤变成队里最讲义气的队员,阎森出车祸后,王励勤一直陪伴和鼓励阎森,从来没想过另换搭档,这导致他最后失去参加奥运双打的机会。在阎森落选的那晚,王励勤还有几个好友一直陪着阎森,当闫森说了句“对不起”,就泣不成声,而王励勤,对于职业生涯当中这么重要的机会的失去,没有任何怨言,只是悠悠地舒了一口气,“还有第48届世乒赛不是吗?我们还有未来。”这句话,是当初为人很小气的王励勤说的,也是支撑阎森勇敢走到现在的精神支柱。


很多人认为主力队员都是大牌,但孔令辉一直不是,在自己出名后,他不但经常和球迷打成一片,还专门让妈妈帮助自己收集球迷的礼物,在遇到关键问题时还挺身而出,主动承担责任,2000年的千里追债就成为佳话。


当时的黑龙江蓝盾俱乐部不但欠孔令辉他们的奖金,连基本工资也欠着三分之一。当时联赛并不是孔令辉的主要收入,对于孔令辉来说完全没有必要亲自出面去和俱乐部要钱,但为了队里其他队员的利益,孔令辉依然踏上追债路。但追债的结果并非一帆风顺,当年像孔令辉这样的处境在全国乒乓球俱乐部中并不罕见。之后孔令辉不但为大家追回了应得的工资,还以自己的知名度为球队寻找到了一个全新的赞助单位。


在自己收入多了以后,孔令辉还注重社会活动,2001年在珠海,孔令辉自己捐出10万元给当地的乒乓学校,成立了孔令辉乒乓球学校,孔令辉现在还一直为社会公益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


孔令辉、刘国梁、王励勤这些70年代后期出生的运动员,因为当年的训练条件非常艰苦(王励勤少年时期一直在防空洞里训练,他们成长的每一步都非常不容易,吃了很多苦),因此当他们面对今天的成就和成绩时,往往会非常珍惜和清醒,不会出现暴发户的心理,老队员的自制力正是年轻队员最欠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