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忽听田梦在客厅大叫,“二位,来吃水果。我刚刚出去买的。”

两人迫不及待地追过去。看见天使田梦手里提了一袋香蕉。见到小凡,便很慷慨地把一袋香蕉都递给她:“随便拿!”

小凡伸手掰了一根。

田梦说:“多拿点!客气什幺呀你!”

肖可跑过来,听见对话,也跟着说:“快点,不要客气,还拿一根!”

穆小凡白了他一眼,田梦微一怔也赶紧附和他说:“对,对,多拿点,多拿点!”

肖可说:“不不,两根就够了。”

穆小凡只得又掰下一个,“怎幺能这样啊,这么不客气?”

肖可却一本正经地把装水果的袋子递给穆小凡,然后拿着那两根香蕉递给田梦,十分认真地对她说:“谢谢啊!”

一阵晕厥过后,穆小凡开始狂笑。

/////faint!!!!!!!


平心而论,肖可分配房间还是公平的,至少把楼上最好的两个卧室都给了穆小凡和田梦这两个女生。卧室是外面各自独立,里面可以相互联通的一个套房,这样很好,互相有个照应。

“又见面了。”田梦温柔地说。她和小凡几年前就认识了,因为生计问题,她离开了这个城市,绕了一圈又绕回来,回到起点。

“嗯。”穆小凡使劲地点点头,对田梦报以甜甜的一笑。

“希望下一次搬家能离久一点。我飘得实在有些费力。”小凡说得有点凄凉。

“最快乐的日子,是我们住在一起钱并不多,但总保持着活力与简单的日子。”田梦回忆。

“对,虽然没有钱买漂亮衣服,有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但,年轻健康,真是好,”穆小凡有一点点得意:“不知道被多少人羡慕呢,那些在医院的绝症病人都没有哭,我有什幺资格哭?另外,虽然很多人说我难看,但,我自己觉得还可以,美丽!!嘻嘻。”

两个人笑得在床上打滚。


肖可又是苦熬了一通霄。还有两天他的一篇连载就要交稿了,他得加快速度。这个城市对他来说没有什幺压力,他的收入还算稳定,父母和姐姐在另一个城市,催了很多次,他始终不愿意离开。

“我爱这城市。”他如是说。

现在,这诺大的房子里多了两个女生,房间顿时添了不少生气和活力,他喜欢这种感觉

“啊~~~~~~~~~”一声尖叫如一把利刀划过,将肖可从梦中惊醒。他一下爬起床,冲出卧室。声音是从厨房传来的,他快步跑了过去。

穆小凡光着一只脚站在地上,手里还提着一只平底锅。她的脸上充满了惊恐,一张小嘴因为刚才那一声“惨烈”的叫声还没有合拢。

肖可搜寻了四周,没有发现可疑人物,“怎么了?!”

“踩死它,踩死它!”小凡惊恐地盯着地下。

肖可遁着她的目光望过去,不由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小强。”他笑眯眯的说。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的心情特别好。

“一只小小强,”他补充说道。“放过它吧。”

“……”穆小凡满眼求助的目光。

“……好吧。”肖可脚起鞋落,一只小小强的生命就此结束。

“真没爱心……”肖可边走边摇头。

“站住!”穆小凡大叫。

“怎么?又有小强?”一转身,看见穆小凡黑着一张脸。

“我问你,你刚刚说谁没爱心?”

小强问题刚刚解决,穆小凡的态度就来了一个大转弯。

“我说我自己!”肖可一脸的戏谑。“啧啧,”他继续说下去。“连只可爱的小强都不放过。”

“小强,小强,强你个头啦!”穆小凡气得脸都绿了,把锅子对着肖可的头扣下去,正好扣在他头上,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傻呼呼的肖可和刚刚才闻声赶到呆若木鸡的田梦。

“……”肖可看着田梦,头上的锅开始滴水。

“可怕的女人!”肖可可怜兮兮地将锅放回原处,狼狈地走出厨房。

“……”田梦呆了几秒钟,突然一反淑女形象,开始狂笑。“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刚刚被田梦拯救回来的穆小凡愤愤地说。继上一次抹了沐浴露后又停气又停水,害她被困在淋浴房里关了二个多小时不敢吭声之后,她又一次在洗澡的时候碰见该死的老鼠。

“其实不能怪肖可。”田梦是个很有原则的人,对于这件事,她持公正的看法。“那次是你自己没有看到检修通知嘛,不怪人家,再说,你自己关在里面不说话,谁知道你在里面嘛?”

“是嘛,你不在,我不可能叫肖可进来嘛,谁知道他是不是色狼嘛?”

“他应该不是那种人啦,你看,今天你一尖叫,他立马冲过去,”田梦突然笑了,“然后立刻来叫我,呵呵,还是很有原则嘛。”

“还敢说不怪他?”穆小凡忽然数落起来,“你知道这个变态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的?”

“以前你不来,不停水不停气,也见过老鼠,你一来就没消停过……那口气俨然是我是扫把星,一来就带了老鼠和停水停气……”穆小凡越说越觉得委屈。

“他只是嘴巴硬罢了。”田梦实在看不过去了,“你天天都在欺负人家,他也真是够倒霉的了。”

“哼,倒霉,再倒霉有我倒霉吗?人家可是最怕老鼠的?”

“拜托,乌龟仙女。”这是田梦给穆小凡取的绰号,只有在调侃时才拿出来用。“人家也被你折磨够了,有的时候我都要看不下去了。”

“嗯……有问题哦~~”穆小凡凑在耳边轻轻的笑,“怎么老是‘人家’‘人家’啊,难不成????……”

“打住啦,你又在胡说八道了,看我不打你!”

“不要啦!”

小凡翻上田梦的床恐吓她说,“再不听话摸你哈!”

田梦很淑女,她吓得尖叫着说,“哎呀,不要啦,你的手好象冰一样。”

两个女生咯咯咯笑成一团。

“你认为做好这份工作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素质?”

“我认为,只要是个人都能做。”

——摘自穆小凡的面试记录。

千叶在这里要解释一下:一些面试官,自己心理素质奇差还来面试别人,没天理,去面试个小小的文员什么,他居然要跟人家深谈职业生涯规划。

“我……我没规划,我没大理想,就想混口饭吃。”穆小凡通常很诚恳很识趣地不吱声,不是想耍性格,是……她的确规划不出来。”

但他们未必会很识趣,他们再逼问,她被逼无奈,就胡说八道乱规划一通,见他们听后脸色难看,气氛尴尬,于是她只好据实回答,“我觉得这东西是个人都能做,只是看悟性好坏决定细节好坏。”穆小凡气鼓鼓的想。

“是人都能做??竟敢说我们公司的工作是人都能做,简直不成体统,不象话!!不象话!!”好象他们公司现在做工作的都不是人而是神仙,于是,她穆小凡很自然地被PASS,他们会虚伪地给她留一个可爱的小希望:“我们会再通知你……”

“通知我?神仙才相信他们会通知我,当然他们最终通知了神仙而不是通知我,气人得很气人得很啊~~~啧啧~~:(。”

穆小凡沮丧地走着。今天是她搬家过后的第四次面试。在说了上面的一番话之后,她想是个面试官都会相当不爽。唉,不管怎么样,她在搬家后的第四次面试宣告泡汤。穆小凡东张西望地走在路上,刚才吃过那家徐记的小吃,她觉得心满意足,如果生活都能象小吃店一样美好,她穆小凡的日子不知道会好过多少。唉口气,她对自己说要振作,然后抬起头,向着回家的路走去。迎面来了两个人,穆小凡下意识侧身想让,但两个人却离她越来越近,几乎要撞了上来!与此同时,一只手快捷的伸向她的背包!

“打劫!”她愣了一秒钟之后,忽然清醒过来,身子被重重的推了一下!穆小凡立即抓紧了自己的包,跟眼前的这两个人抓扯起来。

打劫的匪徒长得并不凶狠,是一胖一瘦的两个男子,看样子最近“生意不景气”,以至于两人看上去都是“一脸菜色”。

“有没有搞错,居然来抢我?”穆小凡气呼呼的,“我都想抢人了!”说着,狠狠的给了那个胖小子一记无影脚!

“哎哟~~~~~”是胖子痛苦的表情。

“你姑奶奶再给你点教训!”她抡起包向瘦子砸去,将心里所有怨气通通发泄出来。

看着两个劫匪抱着鼠窜的样子,她忽然有种淋漓尽致的快感。然后,她大笑起来。


穆小凡就这样期期艾艾地走在大街上,感觉自己忽然好可怜好可怜,象没人管的小猫猫一样。然后穆小凡就开始哭,当然也没有嚎陶大哭,因为她已经不习惯了“哭”这个动词了。

只是,她又一次被这个动词所累,直接影响到她下一个活动的进行。

“钱包没了?”她已经欲哭无泪。一定是刚刚当女侠的时候掉了!

车站上,穆小凡就这样慌张的站在车门口,在挎包里四处翻着,一边偷眼望着那个一脸不耐烦的司机。

虽然钱包里总共也没有几分钱,但是她穆小凡正处于经济紧张时期,这种遭遇于她,无疑是雪上加霜。而现实是残酷的,这个世界已经无数次告诉她,如果今天没有一块钱,她将走路回家。

“她的钱我给。”一个声音在她的身边响起。一只手递过两块钱,于是,她,穆小凡,又可以名正言顺的坐车回家了。

穆小凡怀着一颗感激的心抬头望了自己的“恩人”一眼。出乎她的意料,她见到了一张抿着一嘴坏笑的脸,竟然是肖可。一腔感激顿时化为乌有。

自己的形象再次受到严重损害。这是她当时唯一的想法。于是,她狠狠地瞪了肖可一眼。

“怎么了?”肖可莫名其妙,女人善变,今天他可是有切身体会。

“不要以为你的假仁假义,我就要感激你!”穆小凡忽然凑在他耳边,小声说。

“呃?”肖可睁大眼睛望着眼前这个小巧的女孩。

“别老盯着我,我跟你不熟。”穆小凡咬着牙小声威胁。

“谁盯着你了?又不是美女。”为了撼卫自己的尊严,肖可只有奋起反击了。

“哼!”穆小凡生气的别过脑袋,眼睛望向别处。

“切!”肖可瘪了瘪嘴巴。


“这个讨厌的房东,每次遇到他我就没好事!”穆小凡越想越气,车一到站就冲下去,急急往家里走。

后面老有个人跟着她,她停下来,转过身。

“你干嘛跟着我?”她恶狠狠地说。

“谁跟着你了?”肖可真的生气了。

“就是你!”穆小凡气得一跺脚。“干嘛离我那么近?”

“我为什么要跟着你?你是美女吗?”肖可扶了扶眼镜,“我只是想跟你说,你的裙子拉链开了!”

“啊?”穆小凡连忙低头。!·#¥%……—*()

然后再下面就是两人的对话。

“喂,走慢一点嘛……”

“不要,我才不要跟着你。”

“要啦,……”

“才不要离你那么近!”

“要啦……帮帮忙……”

田梦一早就急匆匆起来上班了。家里就只剩下穆小凡无业游民和肖可这个自由人士了。

“真是太闷了!”穆小凡伸伸懒腰。刚刚看了一部电视剧,令她觉得很郁闷,为什么故事里的男女主角总是象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在没有任何阻碍下就顺利完婚了?这种烂剧本根本就是骗人嘛。

“闷就出去走走嘛,干嘛整天窝在屋里。”肖可端了杯咖啡走过来。刚刚交了稿,他又有一段轻松时间了。

穆小凡好死不死的瞪了肖可一眼,“谁象你个熊猫眼一样那么闲啊?闷?闷你个头啦,本小姐因为心理压力过重,正在休假中!”说着,把头一昂,趾高气扬地从肖可身边走过。

“女人~~!”肖可无奈地摇摇头,刚刚明明有听她说闷嘛,!@#$%^


在家呆着的确太闷了,出来散散心也不错。阳光和煦,穆小凡迎来了少有的好心情。

“肖可这个家伙,还是蛮好的。”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穆小凡得出如下结论。

包包里的手机响了一下,提示说有短消息,穆小凡这才忽然发觉自己似乎和朋友们疏于联络了好久了。

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竟然是前任男友发来的,上面竟然是以关切的口气问这个冬天有没有人给她捂脚!

“语句很煽情,只是不够真切!”穆小凡回敬这么一句,便挂断了话筒。她不想再跟他瓜葛纠缠下去,没有意义也不增值,所以她也不想再搭理他。

呆了半晌,穆小凡突然很开心,开心得一塌糊涂,看到这个熟悉的号码,再不会心扑扑地跳,再不会手微微发抖,这个曾经可以轻松拨动她心弦的号码,现在发来的消息,已然掀不起半点涟漪。

“打电话给田梦吧?”她自言自语,“要庆祝一下!”


田梦风尘仆仆的来了。她最近工作有点忙,所以看上去总是有点疲倦。只是,她身后跟着一个高高的影子,是……肖可?

“我们姐妹聚会,你来干什么?”穆小凡理直气壮地质问。

“你们有义务做饭。”肖可的下巴也翘上天。

“好啦,不要吵了,是我让他来的。”田梦解释,“家里就留下他一个人,不太好……”

穆小凡瞪一眼肖可,拉着田梦坐下来。

这一餐,他们吃火锅。

有时候,火锅是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心情的,就如现在的穆小凡。

“…….来,为了我们美丽的青春,喝!”穆小凡声音中带着直爽。她已经喝掉了三杯,脸蛋红扑扑的,看上去单纯而美丽。

肖可看了一眼田梦,田梦皱皱眉,小凡最近的运气是不大好,心情和脾气是成正比的,好几年的朋友了,她明白她。

“好,祝我们大家都有好运气!”田梦笑着举起酒杯。

“祝我们三个人相亲相爱!”肖可也抓紧时间占点口头上的便宜。

“啪!”肖可脑袋被人狠狠敲了一记。

“还是祝你长一个金刚无敌头吧~~~”穆小凡揉着手,笑嘻嘻的说。

“为金刚无敌头干杯吧~~~~~~”田梦兴灾乐祸。

肖可委屈地看着两大美女,“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