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一个铁道兵

我是铁二代 收藏 8 3826
导读:致各位朋友,我父亲1946年生人,1964年入伍,是一名老铁道兵,在8年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修建了贵昆线、成昆线、襄渝线三条铁路。去年,在我们的鼓励下,父亲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以回忆录的形式竟写下了三十万字的手稿,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故事历历在目,犹在昨日。父亲今年70岁了,能有如此好的记忆力,令人钦佩,想必是当年战友情刻骨铭心罢,向父辈致敬!我自豪,因为我是铁二代。 借这个平台,我将父亲的回忆录陆续以电子版的形式发上来,期待各位朋友给与鼓励与支持,更期待能产生共鸣。 公历1964年12月

致各位朋友,我父亲1946年生人,1964年入伍,是一名老铁道兵,在8年军旅生涯中,先后参与修建了贵昆线、成昆线、襄渝线三条铁路。去年,在我们的鼓励下,父亲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以回忆录的形式竟写下了三十万字的手稿,一个个活灵活现的故事历历在目,犹在昨日。父亲今年70岁了,能有如此好的记忆力,令人钦佩,想必是当年战友情刻骨铭心罢,向父辈致敬!我自豪,因为我是铁二代。

借这个平台,我将父亲的回忆录陆续以电子版的形式发上来,期待各位朋友给与鼓励与支持,更期待能产生共鸣。

第一篇贵昆线

一、光荣当上解放军

公历1964年12月20日,我应征入伍,被分配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第七师三十四团。

12月19日,我告别亲人到灵川县武装部(当时在桂林办公)集中。我们这批属于补充新兵,全县只有19人,换上军装后编为一个班。来接新兵的只有一个张军医,他指定我为副班长,战友蒋国书为班长。临出发的头天晚上,却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

19名新兵中,有一个叫龚润长的战友,是灵川镇大面大树底村的人,集中来武装部的当天早晨,他在生产队扛甘蔗装车,不小心被甘蔗砸了脚面,当时并不十分痛,当兵心切,他在哥哥的陪同下,来到县武装部报到,穿上了黄军装,当晚,脚面红肿很高,痛得他满床打滚。第二天,即将出发前,带兵的张军医见他无法站立、行走,准备请示部队宁可少要一个新兵要将他退回,龚润长和他哥哥见要将他退回,齐刷刷地哭着跪地求张军医不要辞退他,坚决要求将他带去部队。他哥哥答应愿随新兵到部队,一路上照顾弟弟,一直到他脚好后再回来。张军医认为不符合部队规定,坚持要退回,说部队要出发了,请他脱下军装,龚家两兄弟坚决不愿脱军装一直苦苦哀求。这时我正好从姑妈家跑步归队,见此情形自告奋勇地对张军医说,既然他哥哥随去部队照顾弟弟不符合部队规定,他本人又不愿脱下军装,立志要去当兵,那么,我是副班长,这个脚痛的战友龚润长从现在起就交给我来照顾他好了,既然大家都是战友了,他一个星期好,我照顾他一个星期,他一个月好,我照顾他一个月,一直到他脚好为止。

他哥哥见我如此仗义表态,如遇救星,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磕头。我赶紧拉他起来说,大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张军医见我能挺身而出,也就同意了。后来,龚润长的哥哥请了部人力黄包车,送弟弟到火车站。我们一起扶龚润长战友上了火车厢(货车厢),我告诉他哥哥,龚润长战友有我照顾,你尽管放心,他哥哥才满含泪眼千恩万谢地向我们道别。这件事,让所有刚认识的灵川新战友都非常感动,我在他们中的威信油然而生。

我们上了货车厢后才发现整列车都是新兵。上车后,我扶龚润长到车厢角落处睡下,避免别人碰着他的痛脚,张军医为他打针、包扎,让他按时服药。我挨着龚润长一起睡,为他打水打饭、接尿倒尿。他要大便时,就用被包带捆在他腰间,打开一点车门,由两个战友拉住背包带帮他将屁股露出车厢外。火车经永福、鹿寨到柳州,再经宜山、金城江、南丹、独山,第二天上午火车到达贵州省都匀市。正是:战友情

新兵战友龚润长,还未离桂脚受伤。

部队要求退返乡,他坚不愿脱军装。

我求部队留下他,一路护理我承担。

新兵训练结友谊,战友情谊怎能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