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冀真,1925年元月出生,1939年7月参加革命,1940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河北省定县(现定州市)西城村人。

1939年7月,任定南县区府通信员,并在冀中师范读书。1942年5月,任定南县第一区政府通信员。1945年7月,在冀中导报社、冀中新华书店任会计。1948年10月,晋察冀报社、新华书店任邮购股长。1950年至1958年,先后任北京市新华书店人事科正、副科长。1958年至1965年5月,任北京市机电成套局人保处副处长。1965年5月至1970年,青海省机电成套局政治处副处长。1970年至1985年2月,任青海省体委办公室副主任。

老兵记忆

转移路上目睹战友牺牲 最小通信员15岁秘密入党

7月1日,记者在正定县青海省(石家庄)第二干休所内,见到了90岁高龄的河北籍抗战老兵冀真。

冀真回忆说,1939年,河北定县(现定州市)被日寇占领,但农村中却活跃着多支共产党的抗日武装,分布着多个抗日根据地,他家的西城村便位于其中的一个根据地内。“当年7月,我小学毕业后原本要跟着父亲学木匠,可我却一心想跟着共产党抗击日本侵略者。原以为父亲会反对,没想到父亲却没有丝毫阻拦。”冀真说,在一位远房亲戚的介绍下,14岁的他成为了中国共产党定南县区府年纪最小的通信员。除了在根据地送情报、发通知,冀真还被组织安排到冀中师范学校学习。“冀中师范学校主要是培养年轻人,然后派往敌占区去执行特殊任务。”冀真说,他在学校学习不到一年,日本鬼子便对根据地进行了扫荡,学校被迫转移。

跟随学校转移到束鹿县(现辛集市)境内时,学校的政委和教员先后牺牲,队伍也被打散了。冀真和一群女同志撤离时,再次遭遇了日本骑兵的追击。冀真说,他当时穿着老百姓的服装,再加上年纪小,日本兵认为他是逃难的孩子,便从他身边绕过,围住了跑在前面的那群女同志。“鬼子骑兵特别坏,他们骑着马围着女同志们,让马蹄将女同志们全部踹倒,最后将其全部残害。”冀真说。

在定县老家住了没两天,得知鬼子回城后,一心想给战友报仇的冀真,开始寻找党组织。一段时间后,冀真又跟随定南区府把驻地搬到了老家西城村。有了那段生死经历后,冀真变得更加勇敢。1940年7月的一天深夜,冀真刚执行完任务回到家中,就有人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村支书和区委副书记。“他们手中捧着一个包,包里面是一面党旗。”冀真说,经过一番谈话后,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党旗下宣了誓,“经过三个月的预备期后,我如愿成为了一名正式党员。”

敌占区送情报遇敌情 鬼子在后面追他在沟里跑

入党后,冀真的任务多了起来。组织上时常安排他前往敌占区送、取情报。

冀真回忆说,他去敌占区送情报,多次遭遇鬼子、伪军在后面追,他只好拼命在前面跑。让他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为了按时送到情报,他偷吃了老乡家的大白菜。冀真说,按照组织上要求,他在规定的时间进入敌占区的一个村庄,刚进入联络人家中,他按照纪律没有多说话,却被几名陌生人给绑了起来。“他们误以为我是敌人派来的,我误认为他们是汉奸,便一直僵持着,直到最后当地地下党的同志赶到,误会才解开。”冀真说,这一闹,原定到下一个地点的接头时间也赶不上了,他只好连夜赶路,结果途中还遇到了一队鬼子巡逻兵,“我在沟里跑,鬼子兵便在后面追,子弹就从身边飞,整整跑了十多里才脱险。”

精疲力竭的冀真躲在一处白菜地里,看着大白菜,他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于是,他做了一件违反纪律的事:偷吃了白菜地里的一棵大白菜。“吃完白菜,我又开始赶路,最后按时把那份重要情报送回了区委。”冀真说,事后,他对自己偷吃老乡白菜的事向组织上做了检讨。

放弃钻地道跳进枯井 阴差阳错躲过致命毒气

1942年5月27日,是冀真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天。当天,冀真执行任务路过定县北疃村附近一个村庄时,遭遇了正在进行五一大扫荡的日本陆军第110师团第163联队第1大队。被日军发现后,一队日本兵向他追过来,他迅速跑向村中。

冀真边跑边寻找通向村外的主地道,却始终没有找到。日本兵距离他越来越近,他一咬牙跳入村内的一口枯井内。“在枯井里躲了多半天的时间,鬼子来回从井边走过,外面枪声响个不停。我躲在井中不敢动,直到枪声停了,爬到井口往外看,才知道鬼子已经离去,村内一片狼藉。”冀真说,等他赶回区政府,才知道就在这个村与北疃村连接的地道中,被鬼子施放了毒气瓦斯,也就是被后人称作的“北疃惨案”。

冀真说,这次北疃村受损最严重,800多名老百姓遇害。“施放毒气后,不少人从地道中跑了出来。”冀真说,跑出来的老人和孩子当场就被鬼子用刺刀刺死,扔回了地道,“几十名身强力壮的年轻人则被绑在树上,被日本鬼子放出的狼狗活活咬死。”

1945年7月,冀真被组织上派往冀中导报社工作。离开抗战一线没多久,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老兵精神

党的生日写下“勿忘国耻”

嘱咐后人那段历史不能忘

冀真老人离休后回到河北,居住在正定县青海省(石家庄)第二干休所一套三居室的单元楼内。屋内那些几十年前的老家具和老人身上洗得发白的“的确良”衬衫,让人感受到了一位离休老干部简朴的一生。

客厅中间放着一张可以折叠的方桌,冀老正慢慢地铺开宣纸,站在方桌边低头研墨的中年女子是冀真的女儿姬肖丽。同样身着朴素的姬肖丽介绍,母亲前几年离世,而今她和弟弟轮流照顾着父亲。“父亲一辈子简朴,这些家具跟着他们从北京到青海,再从青海回到正定,已经用了几十年,几次想给老人换,父母都舍不得。”姬肖丽说,父母一辈子生活简朴的精神也得到了传承,而今儿孙们也都养成了节俭的好习惯。

姬肖丽把毛笔递到父亲手中,冀老一手撑在桌上,一手颤抖着在宣纸上写下了“勿忘国耻”四个大字。“今天是党的生日,国家和民族经历的那段屈辱历史你们一定不能忘。”冀老嘱咐着女儿。

“父亲早年喜欢写书法,但这些年由于身体原因很少写了,平常也只是看一些抗战电视剧和喜欢的体育节目,但今天一早起床看完日历后便坚持要求写书法,原来是想让后人记住历史。”姬肖丽说。

北疃惨案

1942年5月,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制定了五一大扫荡,其中重要的一环便是,日本陆军第110师团第163联队第1大队于1942年5月27日清晨从定县(现定州市)县城出发向南扫荡。日军在距县城22公里处遭遇八路军并发生战斗。八路军在被包围之后分散突围,少量受伤八路军士兵与大量村民进入包围圈内北疃村下的地道隐蔽。日军在进入村庄后发掘地道入口,并向找到的地道入口内投掷催泪瓦斯和毒气瓦斯。地道内的村民和受伤八路军士兵中,很多人因窒息而死。无法忍受毒气的人们在冲出地道后被刺刀刺死或被开枪打死。此次事件中共有800余人遇难。其中,北疃村120余户中,24户被灭门。

奉献爱心,请点击铁血老兵公益-公益捐助页面进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