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 说出了很多日本媒体人不敢说的“心里话”

近日,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的一篇关于日本媒体受到安倍政府打压的报道引起关注。

报道称,“在日本,出现了令人忧虑的媒体自由恶化的迹象”。

其列举的例证是,今年3月,日本最敢言的3名电视主播几乎同时被分属三家不同的电视台解职,虽然这些电视台均独立运营,但人们普遍认为这三人被解职是安倍政府精心安排的,因为这三人最近高调批评安倍政府工作计划。这些主播被解职,使安倍自2012年12月上任以来被噤声的媒体批评人士进一步增多。

这篇文章, 说出了很多日本媒体人不敢说的“心里话”

日本政府一直标榜自己跟媒体没关系

有趣的是,这件事情是美国严肃的精英媒体报道出来的,如果出自其他国家媒体可能引发的关注和讨论会小的多。文章深刻揭露了安倍政府对日本媒体的控制甚至是压制,以及此举对日本新闻媒体的巨大负面影响。作为一名新闻传播学的研究人员,曾先后近20次到日本访学或访问,我认为《外交政策》杂志的这篇文章说出了很多日本媒体从业者不敢说的“心里话”。

日本政府一直标榜自己跟媒体没有关系,其新闻自由与西方是一样的。但日本有一个对新闻传播控制力非常强大的团体,就是日本新闻记者俱乐部(《外交政策》杂志的文章也提到了这个组织)。我曾先后两次访问过这个机构的总部,所以还算熟悉。记得第一次参观该机构总部时,一位日本学者对我说,新闻记者俱乐部是一个民间团体。我立刻回答说,“这很难让人相信,新闻记者俱乐部对面就是日本天皇的皇宫”。要知道在皇宫周围全是重要的政府机构,第一,从位置上就决定了,这个机构有官方背景。第二,在新闻记者俱乐部的大楼里,挂了很多外国政府首脑在此发表讲话的照片,很难想象这么多政要为什么都会去一个民间机构发表演讲?

这篇文章, 说出了很多日本媒体人不敢说的“心里话”

日本的“记者俱乐部”实际上是一个控制新闻的强大机构,一位日本学者曾对我说,“这是一个最神秘、最黑暗、最肮脏的机构”。这是一个巨大的机构,从日本首相官邸到各中央政府部门,再到各地政府都设有“记者俱乐部”的分支,主要由日本各大主流媒体驻派该机构的驻点记者组成,数量在几百个。而且,这些“记者俱乐部”的办公地点就在政府大楼内,政府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平时就与驻点记者关系密切。媒体记者只有与政府部门及相关人员建立良好关系后,才能第一时间获得重要消息或垄断信息。而且,日本政府机构一般只对“记者俱乐部”召开记者会、透露信息,这样就能够形成对媒体的管控。

这篇文章, 说出了很多日本媒体人不敢说的“心里话”

此外,日本的“记者俱乐部”实施的是封闭运作,通常只有服从其规则的媒体记者才能加入,不太可能听从政府安排的大众媒体、自由媒体人不被允许加入。这也导致日本主流媒体事实上通过“记者俱乐部”垄断了新闻资源,成为媒体行业的既得利益集团。

掌握媒体生杀大权的“记者俱乐部”

正因为有这一控制力非常强的封闭组织,日本对不愿意看到的新闻可以进行封杀。2001年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对此印象深刻。当时我在日本做访问学者,那一年的8月13日,刚上任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以首相身份参拜了靖国神社。第二天,就发生了冯锦华在靖国神社侧门喷红漆的事件。因为冯之前在日本留学,完成学业后在日本工作,不少中国留学生很快知道此事。在半个月后的一次中国在日留学生聚会上,我才获知此事,我很纳闷日本主流媒体为什么都未报道冯在靖国神社泼漆一事,在场的留学生告诉我,“这种消息怎么可能出现在日本主流媒体上?早都被封杀了”。

后来我了解到,日本的“记者俱乐部”有内部规程,一些敏感的事情,记者自己写消息报道是不行的,也不能自己采访。如果不听从“记者俱乐部”的安排,就会被所在媒体开除,而且被开除之后很难在日本其他媒体找到工作。因为其他媒体也忌惮“记者俱乐部”,担心不听话的记者会破坏潜规则。可以看出,“记者俱乐部”对日本媒体的控制非常严,是全方位的,想要突破非常难。

这篇文章, 说出了很多日本媒体人不敢说的“心里话”

日本官方对新闻的控制还有一个办法。2005年日本新历史教科书在中韩两国引发的争议非常轰动,日本媒体不可能不报道此事。当时一家日本电视媒体就此事邀请一名韩国学者与三名日本学者进行电视讨论,整个过程我都观看了,给人的印象是这个讨论日本电视台显然是安排好的。三个日本学者把那位韩国学者当做靶子,韩国学者在讨论中几乎得不到说话的机会。最后的结果是,日本方面的主张得到非常充分地传播。

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在日本根本找不到一本介绍“记者俱乐部”如何控制日本媒体的书籍。我在日本做访问学者时,原本想打听一下相关方面的书籍,以便做些研究,但始终没有买到。我后来询问一位日本学者,这位学者对我说,“我们怎么可能把这个内幕揭露出来?”

如此下去,日本的右倾气氛将越来越严重

以我的观察来看,自安倍政府上台后,日本甚至连一些有限的新闻独立也在丧失。过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都属于偏左翼的报纸,而《产经新闻》是立场偏右媒体的代表,但现在这两类媒体越来越一致化了。

这篇文章, 说出了很多日本媒体人不敢说的“心里话”

以日发行量达600多万份的《朝日新闻》为例,2011年福岛发生核泄漏灾难,在《朝日新闻》和其他日本主流媒体因重复官方“一切安全”的观点而失去公众信任后,《朝日新闻》努力加强调查性报道。但2014年8月,在遭到以安倍本人为首的政府人士和右翼势力对该报某些文章中的失误猛烈攻击后,《朝日新闻》撤回了对慰安妇问题的报道以及对福岛核事故的调查。可以看出,听到跟日本政府相反的声音越来越难,高度自觉的服务意识反而上升了。

在这种环境下,日本出现著名的记者很难,媒体不敢反抗,只能是按照游戏规则听政府的安排。如此下去,日本媒体会陷入一种死气沉沉的状态。我认为,长期只有一个声音,也将让日本的右倾气氛越来越严重。总体看,日本的新闻媒体与欧美新闻媒体有很大差别,可以说很有日本“特色”。美国对日本的新闻控制也心知肚明,但从来不指责后者。我曾就此问过一名日本学者,得到的回答是“因为日本是美国的盟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