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草稿帖

第二节 明月千里


一轮皎洁的月光透过客栈的窗户照在了楚江南身前的条案之上,正低头作画的楚江南心中一动抬头望去却见这“公元941年的明月”与自己原本常见的也并不什么太大的不同不由得一笑。笑过以后却一时又没了继续作画的兴致,于时轻轻地架好手中画笔再由条案另一头的笛架中取出一支质地上佳的梆笛转身离开了房间。楚江南下了楼来,在天井中转了两圈似乎找不到合适的位置,终于又返身坐到了回廊的格栏之上,悠远的笛声亦随之传了开去。《有所思》空寂而悠远,那是楚江南与周紫薇二人当初一时兴致,由一首不知名的古曲中演化而来,也是他二人最爱在一起合奏的曲子之一。随着《有所思》的曲调,楚江南渐渐溶入了其中,以往种种亦在心中不断的闪过。殊不知远在千里之外的周紫薇此时竟也正坐在一处凉亭中以一支玉琯吹奏着同样的一曲,周紫薇一面静静的吹奏一面同样被曲子勾起了脑海中的回忆,由儿时与家人一同度过的时光到后来与楚江南相熟,心中的喜乐也随着曲子悄悄遛上了周紫薇脸庞,此时周紫薇的面上终于没有了平常惯有的那种淡然与超脱,取而代自是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然而这发自心中的微笑也并没有在周紫薇的脸上维持太久,当周紫薇想起那一次莫明的遭遇后神色也随之黯然了起来,“也许再也见不到家里人和姓楚的了......”一曲过后,周紫薇的眼中泛起了点点泪光。也正在这时,由凉亭外转来了轻轻的抚掌之声。转头望去,却是此间的主人冯延已。

见是冯延已来了,周紫薇微微仰头深吸了一口气收住了眼中那一点泪光,再看向冯延已时周紫薇以然换上了一副淡泊超然的面孔。“干爹,有事吗?”想来冯延已不会无故深夜来到自己的居所,周紫薇当即出言向冯延已问道。冯延已微微一笑,应道:“齐王殿下有信使由东都而来。”周紫薇闻言一讶:“这么晚也能入城?”冯延已摇了摇头道:“早间便以到了,只是现下方才到府罢了。”周紫薇闻言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随在冯延已的身后往偏厅而去。

到得冯府偏厅,周紫薇抬眼望去只见厅中挺立着一名外形普通的蓝衣汉子,一眼看过去着实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由心下暗道:“哇,这样的人往人堆里一放就认不出来了,李璟,啊不,李景通这人到也不全是草包,至少这选人的本事就值得学习学习。”那蓝衣汉子见冯延已与周紫薇进来,当下抱拳行礼道:“小人李环,见过冯先生、周小姐。”冯延已闻言点头嗯了一声,周紫薇也依着刚学来的礼数微一颔首算着还礼。见过礼后,冯延已向那李环问道:“殿下差你前来可有何交待?”李环闻言由背后解下一个长匣奉到冯、周二人面前道:“我家主人有言,周小姐日前指定之物以由东都巧匠完成,还请小姐过目。”周紫薇接过长匣,看见匣上有两道锁具当下也不多问回过身去将长匣放到了一旁几上,再转头看向李环时却见此人正相当不雅的在腰间摸索着,不由眉头一扬心中莞尔,又等了片刻李环这才由腰间费事的抠出了两把钥匙来。周紫薇施施然的接过钥匙,在李环的指点之下将长匣上的锁头打了开来。揭开长匣,周紫薇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原来长匣中嵌放着十数件大小不同的物件,其中最当眼的当属一支长达5尺的铁管和一个木制的曲形!周紫薇细细清点了一番物件数目之后,由腰际挂扣中解下一把“维氏全能冠军”来。以军刀中的短尺为标准校过附在匣壁上的一把铜尺和一支卡尺之后,周紫薇逐一检验开了长匣中的十数个部件,过了良久,周紫薇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转头对李环说道:“好了,一应无误!尚需多等得一两日,便当有结果知会齐王殿下。”李环闻言当下报拳领命,别过冯延已与周紫薇后径直去了。待李环走后,冯延已这才向周紫薇问道:“这些物件当是殿下在东都按先前所绘图样打制,只不知这些物件有何用途。”周紫薇微微一笑后应道:“干爹不必心急,待明日薇儿将它们组合一体,干爹便可知晓。”

周紫薇捧了长匣回到自己房中,一时却也不急于组装匣中物件,随手拿过一管自制的鹅毛笔,蘸着墨汁一张白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还是一个多月前,周紫薇在大江之上遇到了由扬州返回金陵的冯延已一行,当知道自己竟然已经身处古代时,周紫薇的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念头“我不属于这个世界,但是,我现在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世界因我的存在会不会有所变化呢?那么好吧,试试就知道了!”由着这个念头,周紫薇终于也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未知之路,而这一选择也终将影响到这世间的所有人。在以冯延已义女的身份来到金陵之后,周紫薇一番考察之后,开始了她改造南唐的第一步。

在将自己关在冯府书房中近二周之后,周紫薇将一本小册子交到了冯延已的手中。待那小册子入手之后,冯延已心中暗叹“这,这外皮竟是非帛非纸,入手韧滑,开合机关更是见所未见,果然仙家之物绝非凡品!”其实冯延已那里知道那“仙家之物”不过是周紫薇随身带着的一本塑料封皮带拉链的记事本罢了。冯延已在周紫薇的指点下打开册子,慢慢翻阅,内里录下了是十余件物器的图样与制法,一目看去果然具是闻所未闻之物,心下顿时折服不已。这时,只听周紫薇言道:“义父,烦请将此册献与圣上又或齐王。”说到“齐王”二字是,周紫薇加重了语调。冯延已顿时明白了其中所指,身为齐王李景通属下元帅府掌书记的他自然应当一切以齐王通重,长远而言手中之物献到齐王处必然要比直接献到皇帝手中更有意义。

转天,当冯延已将手中图册献给李景通并添油加醋的说明了图册的来历之后,李景通顿时来了兴致,当下吩咐冯延已请周紫薇过府详谈。然而周紫薇在听了冯延已的转达之后,却只是淡淡的回道:“烦请干爹转告齐王,现下还是不急于相见的好。且看国中巧匠能否按那图册所录制成其之中首三件事物之后,再作计效可好。”李景通在了解到周紫薇的意思之后,略作思量终于迅速处理好京中事物之后,率人返回东都扬州招集能工巧匠开始按图试作起来。即令如些,也是过多月后方才勉强制出一件事物的所需部件来。


再说楚江南一曲吹罢,方才觉出身后不知何时已然有人立在了那里。一丝淡淡的幽香传入楚江南的鼻孔,楚江南轻轻嗅了嗅后微微一笑,不需回头那是安琪身上香囊中发出的一种惹人好感的独特味道。略一转念,楚江南只当不知,旁若无人般又吹起了一曲凄婉的调子,调子之亦刻意加入了一种悲天悯人的意味,这一曲楚江南自然不是吹给自己而是吹给身后的倾听者,一曲未了,身后以然转来了抽泣之声。这一曲过后,楚江南心下想道:“‘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安琪,好你一个知音的人儿!就冲这个,试着帮你了!”回过头来,楚江南借着月光看清了眼前的画面后,不由轻轻的“哦~”了一声,算着赞叹。只见安琪一改平素见惯的劲装模样,此时宽袖长裙薄施粉黛,步摇随风珠环摇曳,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打扮,再加此时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样儿,也难怪楚江南会为之动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