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教育: 诱导孩子读书的乐趣

幼儿教育: 诱导孩子读书的乐趣




磨刀不误砍柴工 ——诱导孩子读书的乐趣





小时候大儿子不喜欢吃饭,劝也劝了,逼也逼了,就是不行。有一天上街, 看到一套五颜六色的碗勺,我随手买了。他见了手舞足蹈的,竟是异常喜欢,吃饭也因此积极多了。到后来他自己吃出了味道,便再不管颜色不颜色的了。


很多人问我,“你两个儿子都那么会读书,怎么教的呀?”


我说,一个字:诱。


两个儿子的小学是在多伦多上的。从学前班开始,他们就从学校一天带一本书回来。那时无论工作有多忙,事情有多多,我都会教他们读或跟他们一起读。有时累极了,就躺在床上,俩人中间,给他们念。念着念着睡着了,他们便推我一把,说,“然后呢?”


日复一日,日复一日。开始是颜色,是声音,然后读出了味道,读书也就成了习惯。


到了周末,便上图书馆,抱一大堆书回家。并不要求他们每本都看,喜欢的,看;不喜欢的,还回去再找新的。反正图书馆有的是书。


大了,两人都挑剔了许多:不是新书不看,不感兴趣的不看,太厚的不看。再加上游戏机,电脑,网络,电视,有时要他们读书简直就是打仗了。


可是这个仗还是值得打,还要打得有策略。


策略一:推荐有意思的书给他们看。


真怀念那个叫儿子干什么他们就会干什么的时代,大了就麻烦多多。还是每星期都给他们推荐一两本书看,可现在做推销员真不容易,有时很得费心思。有一次找到一本有点年纪的 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拿给大儿子,他不屑一顾地:“这么旧?”我不死心,坐在他旁边自己看起来。看到好玩的地方,马上讲给他听或指给他看。终于,他跳起来把书夺过去自己去看了。知道他们喜欢某本书的时候,我也会立刻趁机叫他们把该作者所有的作品都找来看。这一着还挺有效。



策略二:买书。


每一次别人上我们家来,都要感叹我们的书多。这点倒是不假,家里的墙大部分都给书占领了。尤其这两年,添了很多英文作品。儿子从学校拿来暑假读书单,上面的书大部分都能在我们的书架上找到。这样一来,至少他们没了“没书看”的理由。看他们没事干,拿着崭新的书在他们面前晃两晃,一来二去的他们也就上钩了。这里的书都不便宜,令很多人望书却步。这点我倒是想得开: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再说,千金散尽还复来。钱投资在房子上,将来儿子不愁没地方住;投资在书上,没准将来儿子学有所成,买幢大房子给我住,岂不更美?儿子自己也喜欢买书,尤其是小的:看到喜欢的就一定得买回家来。问他为什么,他说:“我看完了还会再看的。”也就随他去了。倒是真的,有些书他已经看了不下四遍了。


策略三:一起看书。


碰到真正的好书,我们便会一下子买四个拷贝,一人一本。吃完晚饭,四人齐坐桌旁,一人念一段,或由其中一人开讲。象HERMAN MELVILLE的MOBYDICK和尼采的THUS SPOKE ZARATHUSTRA就都是这样看的。遇到难懂的地方就上网查一查。说起来现在看书比以前真是容易多了。经典的作品在网上都能找到详尽的注解。所以尽管我的英语是半瓶子水,多下一点功夫,问题也不大。有时晚上一起散步,提起某个诗人,回来马上找出来,拷贝一下,一人一份,大家一起看。当然这样做也有副作用。儿子觉得好的书也会讲给我们听,找出来给我们看。THE LORD OF THE RINGS和HARRY POTTER之类的书就是这样被逼着读的。


今年七月,我儿子到外公外婆那渡假。母亲来电话,讲起我这么多年的动荡无成和儿子们的许多好,感叹说:“总算儿子还养得不错。”我笑。确实,年年岁岁,多少东西都随风而去了,好象也就只有儿子的长高长大可以见得到摸得着。能够有两个儿子一起谈NIETZSCHIE,谈ROBERT FROST,谈ALBERT CAMUS,不敢奢望更多了。很多时候甚至能谈他们自己的作品,心里的快乐便更盛不下了。两人在自己的网站都已小有名气。刚过十三岁的小儿子,竟然也被人称为最喜爱的写手。叫我怎能不骄傲!?不过这一切,都得归功于那个“诱”字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