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苦禅、飘花——飘花文集(血狼原创)

最开始知道“茶艺有道”是20年前,那时的飘花不过8岁,是一个来自闽南的美丽客家女子演艺的。然而,当时的飘花只晓得看那优美的动作,看那优美的人。至于茶艺是如何点的,那茶又是怎样的味道,统统随着解渴的欲望忘却了。却是那美丽的女茶师看我大口吞茶的笑意,总还萦绕眼前。

随着年龄渐长,也慢慢知道了一点“茶道”和“烧茶”的不同,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还应该是川端康成的《千羽鹤》。

一直也不喜欢日本的文化、日本的人,总觉得那些都是从中国偷来的东西贴了个“和”字标签。可是,川端的文字让我改变了想法。

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伊豆舞女》,看过《雪国》,看过《千羽鹤》。我不知道别的人是怎样看那部为他带来诺贝尔文学奖的《千羽鹤》的,当时不过13岁的我更多的却是更神往于其中的茶道世界和茶师心境。那陶、那炉、那滚动的水、那淡淡的清香,那古雅的和服,那翰墨的书法、绘托出幽远的意境……或者,“红泥小火炉”的梦想,就是那时候种下的因果吧!

年华匆匆,转眼间花开花落,已经是第16个年头了,尽管再未看过川端先生的书,却总是怀念那品茶的意境,怀念那“白瓷的釉里泛起微微的红,冰冷的微温,艳泽的肌肤”。怀念那古老而已经逐渐消逝的茶道!

记得日本丰臣时代的著名茶师千利休曾说:“须知茶道之本不过是烧水点茶”。精美的茶具、豪华的装饰,其实不过只是一种外物罢了。想一想南禅宗洪师评禅说:“当吃饭时吃饭,当睡觉时睡觉”,不由得对佛果克勤禅师“茶禅一味”的手笔会心一笑。

记得一位日本友人曾告我说:“日本的茶师喝茶是讲‘三味’的,头杯清新甘甜,次杯人生百态,收杯苦涩残年。”确实是人生的另一种诠释。想品茶时需要平心静气,参禅时也要凝神养息,这茶道与禅道还真是相通的。

故而有时又好笑于当年南禅北禅的区别,所谓“顿悟”若没有“渐悟”的根基,又从何来的灵机?而所谓“渐悟”若没有“顿悟”的豁然,又何来的明睿?

人人自有佛珠,不过是俗世百态的诱惑将这佛珠掩盖了而已,把用在喧嚣中的心境分一点参悟自身,多一点淡泊,多一点宁静,在悠悠的茶中,在缓缓跳动的火焰里品味着略苦夹香的清茗,是不是也是一分禅境呢!

正在想是不是该结尾了,斗室里悬吊的茉莉却轻轻的飘下一片落花,旋转着舞进了手边的茶碗。突然间悟了:所谓茶道与禅道,其实都只是源自那拈花一笑的瞬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