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位女主人给大夫送去一张邀请的请柬,很快收到了回信,但是无法辨认。


我只是想知道,他到底来不来吃饭,女主人说。


我要是你的话,丈夫建议,我就上药房去,药剂师最会辨认大夫的字迹。


药剂师看了看女人递给他的这张纸,一声不吭地走进另一个房间过了几分钟,他拿着一瓶药走了出来说:请收下吧,太太,请付五十分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