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反扒志愿者首次全线出击就成功抓获扒手

反扒志愿者 收藏 0 36
导读:厦门反扒志愿者首次全线出击就成功抓获扒手

厦门反扒志愿者首次全线出击就成功抓获扒手

第一次“大练兵”就成功抓获扒手,还摸清了一些小巴线路的扒手情况

第一个被抓获的老扒,口袋里被搜出失主的钱。

昨晚10点半,义务反扒志愿者大队副大队长小林给记者打来电话,他兴奋地说:今天我们抓到扒手了!这几天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

前几天,由于一直没有成果,大队长小吴和几个骨干队员都很苦恼。从昨天下午2点多上路,一直忙到深夜,频繁上下车的反扒志愿者们连水都没顾上喝。今日凌晨2时许,小吴、小林等几名队员才吃上前一天的晚饭。记者在轮渡公交派出所见到他们时,他们的眼睛都像兔子眼一样红。

昨晚的行动,是反扒志愿者大队首次组织的统一行动,共有40余人参加。小吴说,这是最有价值的一次“大练兵”,除了第一次成功抓获扒手外,还摸清了523、513线路的扒手情况。

11 路“重兵”压进小巴

昨晚以两伙广西帮为打击目标,这些扒手西装革履,多数夹着公文包

小吴说,昨晚的行动是以前几天的连续摸底为基础的。志愿者大队踩点的路线,是从安兜至金尚小区的523线路和火车站至钟宅的513线路,其中523是重点路线,后埔、马垅、湖里区政府、徐厝、小东山、安兜等站点是扒手们上车的主要站点。小吴说,他们利用下午2点左右的低峰时期,5名队员驾车沿着523路线一个一个站点认路,用手机拍下站点情况及站名,最后绘制了一张站点图,人手一份。

小吴等人发现,523小巴晚上会出现两次高峰,分别为晚5至7时和8至10时,这是沿线工厂工人下班的高峰时段,车上人多拥挤,扒手多选择这两个高峰期上车扒窃。活动在这条线上的扒手为两伙广西帮,共有10多人,年龄25至30岁,西装革履,扮相斯文,手中多数会夹一个公文包,包中都藏有凶器。

昨晚的大规模统一行动,志愿者们以这两伙扒手为打击目标。下午2时许,小吴等人再次沿小巴线路观察情况后,于当晚5时许发出集合信息。6时许,参加行动的40多名队员在江头派出所集合,随后分为11组,每组3至4人,其中7个小组上车跟扒,每隔10分钟上一趟车。另外4个为机动组,其中3个小组各驾一辆小车沿线活动随时增援,另一个小组作为后援留守悦华酒店附近,这里是523路的必经站点。

反扒队员胸口被狂摸

这个老扒几乎把车上乘客都“摸过一遍”,发现没钱就换一辆车

小方、小林、小李跟随小吴抓扒多次,具有一定的反扒经验,昨日抓到的那个老扒就栽在他们手里。有意思的是,这个老扒居然还将贼手伸进了小李的上衣口袋,为了不打草惊蛇,小李忍受了一回被人家在胸口摸来摸去的“骚扰”。

小方说,他们3人当时正在安兜站点蹲守,这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头与另一个男青年在一起,每趟车进站,就拥向人多的那辆车,挤了一会儿就退出来,看见另一辆车又跑过去。

跟着他们上车的小方等人,发现了这个老头几次准备下手,但都没有得手。一个穿皮衣的青年上车后,衣袋口露出的钞票一角很快吸引了老扒的目光,就在他伸手准备探进“皮衣”口袋时,边上的售票员突然一巴掌拍在那个“皮衣”的腰部,嘴里喊着:“往里走,往里走。”如果不是缩得快,老扒的手指差一点被拍着。志愿者说,有时候车上司乘人员无法公开提醒乘客,只能这样暗示并阻止扒手,对他们来说这样做也需要一定的勇气。

从8点多到10点左右,3名反扒志愿者跟着这两个扒手反复地上车下车三四趟。小李发现这个老扒几乎把车上的乘客都“摸过一遍”,发现没钱就下车。每换一次车,几名队员都要设法伪装自己,以免被对手发现。最后,老扒竟然把手摸到了小李身上。 小李说,那个老扒挤过人群紧挨着他,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包挡住小李的视线,另一只手就悄悄摸上了他的胸口。小李说,当时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上衣口袋拉链被拉开,然后有手指伸进袋口,在他胸口划拉着。小方在边上将老扒的举动全看在眼里,他给小李使眼色时两人拼命忍着不敢笑。

老扒曾找过姜海鹰

当那只手伸进女乘客衣袋掏出钱时,被反扒队员一下子捉住了

也许因为跟踪次数太多,这个老扒似乎有所觉察,在下一站时突然下车了。

在行动中,志愿者面对面或背靠背,不能相互打一个招呼,只能通过电话联系。小方等人赶忙联系另一个机动组跟上。但老扒一下子跑上了一辆513路小巴,机动组没能跟上。小方马上与两名队员奔向对面车站,他们推断老扒如未得手,很可能会在那一站换车。

果然,当小方等人再次上了一辆523路车时,那个老扒和同伙也上了同一辆车。晚10点半左右,车到坂上站时,老扒站到了一个女子身边。小方就贴着老扒站着,小李和小林则站在他身后不远处,3人形成一个三角将老扒包围在中间。

小方伸手用拉环挡住自己的脸,眼神紧盯着老扒的手。当那只手伸进女乘客左侧衣袋掏出钱时,被小方一下子捉住了。同时,女乘客也发现了自己的口袋连里子都翻出来了,她马上转身喊:“把钱还我。”

老扒被送到轮渡公交派出所后,副所长姜海鹰一眼就认出了他。原来,前几天这个广西老扒覃某曾喝得一身酒身跑到派出所,指名道姓要见姜海鹰。姜海鹰问他为什么要找姜海鹰时,他说,要跟姜海鹰好好聊聊。这回见到身穿警服的姜海鹰却低着头不说话了。

到目前为止,这是让反扒警方最满意的一次行动,此前因志愿者经验不足,几次抓到的扒手都因证据不足没有成功处理。这次行动虽然仍有不足,却是反扒志愿者们独立组织行动成功抓获并能顺利处理的首例案件。

湖北笨贼被劝“从良”

他先用左手掏,没掏出来,后来又换了另一只手掏,还是没掏出来

反扒民警曾说过,自从反扒志愿者大队成立后,厦门的扒手只剩下两类:最笨的和最精明的。小吴前两天遇到的一个湖北扒手,就是个让他看了都急的笨贼。

小吴在会展中心站点遇到这个长相憨厚的湖北扒手,眼见他在一个男青年的牛仔裤口袋边上摸索了半天,却一直没有掏出里面的钱来。“从会展坐到瑞景新村,他先用左手掏,没掏出来,后来又换了另一只手掏,还是没掏出来。我看了都急死了,这个扒手怎么这么笨啊。”

车到泰和花园站,笨贼下车了,小吴追上“劝说”他赶紧回家过年,笨贼答应不再出来了。

两天后,志愿者们到火车站行动时,小李又撞见了那个笨贼,两人隔着几米远打了个照面,笨贼突然撒腿就跑。第三天,不走运的笨贼在火车站晃悠时,被坐车路过的小方看见了。小吴接到电话后赶到火车站,笨贼这回没来得及跑掉,小吴说:“4天里你就被我们抓到3次,你知道现在有多少志愿者在行动吗?”

笨贼说,他最近也发现了很多反扒队员,已经害怕了。听小吴说愿意替他找份工作时,笨贼马上表示再也不出来偷了,并留下了自己的地址。后来,小吴真的再没见到过这个湖北扒手了。

扒手公然挑衅志愿者

故意一个一个地走到面前盯着看,甚至有扒手被制服后还要队员替他按摩

跟扒手们“打游击”多了,什么样的贼都见过。志愿者说,现在扒手变精了,而且气势很凶,特别是火车站的一个团伙,公然向队员们挑衅。小吴说,他们与火车站的这个江西团伙已交手数次,现在这些扒手可能都记住了队员们的脸。有一次小林行动时,扒窃团伙的成员故意一个一个走到面前盯着他看。

但扒手们还是心虚的。他们出现在火车站时都先在外围转悠,一般不会轻易进入人群。但一旦找到机会,就会突然动手,得手后马上离开,反扒志愿者们想贴靠十分困难。

江西帮不少人认得小吴,小吴也有自己的办法对付。一次江西帮中的一个胖子发现他后,一直盯着他看,小吴见躲不过干脆走过去打招呼:“你很眼熟啊,是江西人吧。”胖子紧张地说:“我不是江西人。”随后掉头就走。

小吴遇到最郁闷的事,是前天抓到了一个扒手,他把扒手按倒在地上时,那个扒手居然喊:“我认得出你的声音,你还不放开我。”随后,这个扒手说手臂酸,要小吴替他按摩,小吴真的替他揉肩膀时,他还命令:“你的手太重了,轻一点。”

虽然当场抓住这个扒手,但最终还是因为证据不足没能将其处理。小吴很委屈地说,我们受到的限制很多,队员们在抓扒手时相当自律,一点越轨行为都不敢有,看到辛苦抓到的扒手被放走,我们都很难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