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请看五个骗人的荒诞逻辑

指鹿为马,颠倒黑白:请看精英的五个荒诞逻辑!


法国十八世纪的唯物主义的哲学家狄德罗在揭露宗教的欺骗性时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在夜间迷失在一个大森林里,只有一点很小的火引导我。忽然来了一个陌生人对我说:‘朋友,把你的独火熄灭,可以更容易找到路。’这个陌生人就是神学家。”现在,误导改革的所谓学者精英们就是这种神学家。请看他们五个骗人的荒诞逻辑。


其一,要腐败,不要廉洁,腐败是改革的润滑剂。精英说:“改革中的许多变通措施和非正式的制度安排,往往是由腐败和贿赂行为涉足,再由正式的安排加以确认,腐败和贿赂成为权力和利益转移和再分配的一个可行的途径和桥梁,是改革过程得以顺利进行的润滑剂,在这方面的花费,实际上是走向市场经济的买路钱,构成了改革的成本费。”在这种理论的误导下,贪污受贿,腐化堕落,买官卖官,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等消极腐败现象愈演愈烈,商品交换的原则渗透到社会政治生活中来,在一定程度影响权力机关决策的公正性,损害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


其二,要专制,不要民主,企业应该由经营者搞独裁。精英认为:“通过民主化程序解决企业内的分歧非常没有效率,这种决策,是难以适应市场变化的官僚化体制”,应该“由经理人在企业搞独裁”。早在国企改革初期,精英就认为,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确立厂长经理在企业的中心地位,有利于建立统一的、强有力的、高效率的生产指挥系统;有利于改善和加强党对企业的领导;有利于巩固工人阶级在企业的主人翁地位。而实践结果则恰恰相反,实行厂长负责制,厂长“人、财、物”大权独揽,最终成为个人专制。党委、工会、职代会形同虚设,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被剥夺。在这种体制下,没有民主,生产经营决策一再发生失误,国有企业一个个被搞跨,职工大批下岗。


其三,要强权,不要正义,最好的办法是把股权送给经理。精英主张:“以股东为主导,经理对股东负责,股东对经理进行控制。由于监督经理是需要成本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股权送给经理人。又由于股东只要求一个‘满意的利润’,只要企业利润大于这个满意利润,经理就可以随意地支配超额利润”。他们倡导国退民进,推行私有化,将经理视为公司“实际的所有者”。向经营者廉价出售和馈赠国有资产。现在国有企业改制工作中有一条重要原则,就是管理层控股、经营者持大股。厂长一夜暴富,职工则变成赤贫。


第四,要淫逸,不要检点,牺牲一代少女发展经济。某些经济学家私下提出一种理论:“中国应该学习东南亚一些国家的经验,牺牲一代少女发展经济”。这种理论受到许多地方官员的青睐,成了一些地方刺激经济发展的潜规则。当前色情交易泛滥,一些娱乐场所,名为洗头城、洗脚城、洗浴城、娱乐城、按摩城、发廊、歌屋,实为地下妓院。在这里聚集着许多小姐,大都来自贫困的农村,有少数是下岗职工。她们是一个被压迫、被剥削、被蹂躏的群体。她们用自己的肉体和尊严满足了富人的淫欲,填满了鸡头的腰包,而自己只能喝点汤。


五,要浪费,不要节俭,超前消费拉动经济增长。一些专家大谈如何扩大内需,拉动消费,刺激经济增长。说什么:中国人办今天的事,花昨天的钱;日本人办今天的事,花今天的钱;美国人办今天的事,花明天的钱。中国人消费观点陈旧,所以经济发展缓慢。会生活的人,就应该办今天的事花明天的钱,这样对自己、对国家经济发展都有利。在这种思想指导下,大吃大喝,奢侈浪费披上了解放思想的光环,啤酒喷泉应运而生,三十万元的满汉全席展览后倒掉。却没有看到,在垃圾堆里觅食的孩子,得了绝症自己炸死自己的农民。


精英的新论还有很多,什么“国家要减少包袱,不再包办终身,工人现在要养活自己”、提高教育收费可以拉动经济增长、贫富差距不平等是必然的,等等。笔者不是理论工作者,也不知道这些理论的来路,但看到的是它给人民群众带来的是痛苦,它不能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人民群众不欢迎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