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陈隆惠手拿父亲照片讲述往事 陈黎林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片说明:1938年,伤愈后的陈离

■1937年,他担任22集团军第127师中将师长率部出川抗战

■1938年,他在台儿庄战役中被日军打伤右腿

■1939年,他命令部下吸引日军火力,让新四军得以突围

■1942年,他被蒋介石撤去45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一职

■1949年,他与邓锡侯将军等促成川军起义,成都和平解放

我的父亲陈离,字显焯,号静珊,1892年出生于四川安岳县的一个贫民家庭,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四川陆军军官学校就读,开始了戎马倥偬的一生。

出川抗战,朱老总送来大战马

1937年9月,时任22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第127师中将师长的父亲,率部从成都出发,沿川陕公路步行出川。当时川军武器装备极其简劣,整个师仅有迫击炮数门、轻机枪十余挺,每个士兵只有粗布单衣两件、绑腿一双、单被一条、小草席一张、草鞋两双、斗笠一顶。

父亲从1927年开始与党组织积极联系,并曾于1935年保护肖克将军所部北上抗日,因此与党组织关系一直很好。出川后,父亲率部驻防山西洪洞县,并参与太原保卫战。有一天,时任八路军总司令员的朱德登门拜访,还给父亲送来了一匹高大的东洋战马──那是八路军在平型关大捷中夺得的战利品。

光荣负伤,为台儿庄胜利奠定基础

滕县保卫战是台儿庄战役的一部分。1938年1月,山东韩复榘不战而退,津浦线北段无兵防守,父亲与王铭章(著名川军抗日将领)、张自忠等将军率部驻守滕县。

1938年3月14日,日军第十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和板垣师团在战机、坦克、重型大炮等优势武器掩护下进犯,中国军队奋勇迎敌,激战多日。敌军日投弹超过2万枚,造成中国军队伤亡逾万,王铭章将军壮烈殉国。父亲在突围中也被日军机枪打中右大腿,后被转移到汉口协和医院进行治疗。滕县保卫战持续时间4天半,为台儿庄战役的最终获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陈离将军在汉口治疗时的照片,本报在5月13日04版已刊登)

驻守湖北,帮新四军解围

1938年7月,父亲伤愈重返抗日前线,率127师驻守随县、枣阳、大洪山一带,与李先念领导的新四军第五师接壤。李先念曾先后来“老太爷”处住了6天,共商抗日大计。当时,新四军第五师遇到了两件最困难的事:一是没有电台,与党中央和各友军通讯不便;二是没有军用地图,不利于布防和指挥战斗。当时,这两种东西是蒋介石控制得最严的。当李先念所部提出请求时,父亲一咬牙:给!选了一部15瓦特的电台、部分军用地图和5000件棉背心等物品送给李先念。

1939年初,日军向李先念部厉山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父亲命令部下罗仁飞营长率本营紧急增援,日军调转火力,新四军得以突围,但该营从营长罗仁飞以下几乎全部阵亡(本报5月13日04版曾报道罗仁飞之孙女罗兰绮女士讲述此事)。

罢官回蓉,共铸空防

1942年,由于项乃光叛党,供出父亲“思想不轨,多年来与共产党有联系”,被蒋介石撤去45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一职,并“送到”重庆“中央训练团受训”。因为查无实据,遣回成都,随即被邓锡侯将军委任为四川防空副司令(邓为司令),并在1944年调任成都市市长一职,在抗战后期保卫成都,打击日军空袭作出了相当大的努力。

父亲在新中国成立前,曾四次被罢官,均是因为“与共产党接触”等,也因此得了个外号“桃色将军”(即接近红色),但每次都得到了邓锡侯将军的保护,并在1949年与邓锡侯将军等一起促成了川军起义,成都和平解放。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南水利部副部长、湖北省副省长、国家林业部副部长等职。

记者手记

昨日,在一片低矮破旧的平房小院前,记者找到了抗日名将陈离将军之子陈隆惠老人。谈起父亲的英勇往事,老人时而眉飞色舞、时而慷慨激昂,丝毫看不出其已逾古稀之年。

新中国成立后,陈隆惠从参军入伍到转业回地方工作,都丝毫没有沾他那位湖北省副省长、林业部副部长的“高干父亲”的光,普普通通做一个军人,勤勤恳恳当一名工人,安安心心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与老伴颐养天年。“我最自豪的是有这么一位伟大却不徇私的父亲。物质上,我这辈子没有从父亲那得到什么,精神上,我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父亲和父亲那辈中国抗日军人留下的宝贵财富”。

老人还有一个心愿,要与罗仁飞营长之孙女罗兰绮女士等抗日川军的后人聚一聚。

■1937年,他担任22集团军第127师中将师长率部出川抗战

■1938年,他在台儿庄战役中被日军打伤右腿

■1939年,他命令部下吸引日军火力,让新四军得以突围

■1942年,他被蒋介石撤去45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一职

■1949年,他与邓锡侯将军等促成川军起义,成都和平解放

我的父亲陈离,字显焯,号静珊,1892年出生于四川安岳县的一个贫民家庭,通过自己的努力,考入四川陆军军官学校就读,开始了戎马倥偬的一生。

出川抗战,朱老总送来大战马

1937年9月,时任22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第127师中将师长的父亲,率部从成都出发,沿川陕公路步行出川。当时川军武器装备极其简劣,整个师仅有迫击炮数门、轻机枪十余挺,每个士兵只有粗布单衣两件、绑腿一双、单被一条、小草席一张、草鞋两双、斗笠一顶。

父亲从1927年开始与党组织积极联系,并曾于1935年保护肖克将军所部北上抗日,因此与党组织关系一直很好。出川后,父亲率部驻防山西洪洞县,并参与太原保卫战。有一天,时任八路军总司令员的朱德登门拜访,还给父亲送来了一匹高大的东洋战马──那是八路军在平型关大捷中夺得的战利品。

光荣负伤,为台儿庄胜利奠定基础

滕县保卫战是台儿庄战役的一部分。1938年1月,山东韩复榘不战而退,津浦线北段无兵防守,父亲与王铭章(著名川军抗日将领)、张自忠等将军率部驻守滕县。

1938年3月14日,日军第十师团(师团长矶谷廉介)和板垣师团在战机、坦克、重型大炮等优势武器掩护下进犯,中国军队奋勇迎敌,激战多日。敌军日投弹超过2万枚,造成中国军队伤亡逾万,王铭章将军壮烈殉国。父亲在突围中也被日军机枪打中右大腿,后被转移到汉口协和医院进行治疗。滕县保卫战持续时间4天半,为台儿庄战役的最终获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陈离将军在汉口治疗时的照片,本报在5月13日04版已刊登)

驻守湖北,帮新四军解围

1938年7月,父亲伤愈重返抗日前线,率127师驻守随县、枣阳、大洪山一带,与李先念领导的新四军第五师接壤。李先念曾先后来“老太爷”处住了6天,共商抗日大计。当时,新四军第五师遇到了两件最困难的事:一是没有电台,与党中央和各友军通讯不便;二是没有军用地图,不利于布防和指挥战斗。当时,这两种东西是蒋介石控制得最严的。当李先念所部提出请求时,父亲一咬牙:给!选了一部15瓦特的电台、部分军用地图和5000件棉背心等物品送给李先念。

1939年初,日军向李先念部厉山阵地发起猛烈进攻,父亲命令部下罗仁飞营长率本营紧急增援,日军调转火力,新四军得以突围,但该营从营长罗仁飞以下几乎全部阵亡(本报5月13日04版曾报道罗仁飞之孙女罗兰绮女士讲述此事)。

罢官回蓉,共铸空防

1942年,由于项乃光叛党,供出父亲“思想不轨,多年来与共产党有联系”,被蒋介石撤去45军副军长兼127师师长一职,并“送到”重庆“中央训练团受训”。因为查无实据,遣回成都,随即被邓锡侯将军委任为四川防空副司令(邓为司令),并在1944年调任成都市市长一职,在抗战后期保卫成都,打击日军空袭作出了相当大的努力。

父亲在新中国成立前,曾四次被罢官,均是因为“与共产党接触”等,也因此得了个外号“桃色将军”(即接近红色),但每次都得到了邓锡侯将军的保护,并在1949年与邓锡侯将军等一起促成了川军起义,成都和平解放。新中国成立后,历任西南水利部副部长、湖北省副省长、国家林业部副部长等职。

记者手记

昨日,在一片低矮破旧的平房小院前,记者找到了抗日名将陈离将军之子陈隆惠老人。谈起父亲的英勇往事,老人时而眉飞色舞、时而慷慨激昂,丝毫看不出其已逾古稀之年。

新中国成立后,陈隆惠从参军入伍到转业回地方工作,都丝毫没有沾他那位湖北省副省长、林业部副部长的“高干父亲”的光,普普通通做一个军人,勤勤恳恳当一名工人,安安心心在一间破旧的小屋里与老伴颐养天年。“我最自豪的是有这么一位伟大却不徇私的父亲。物质上,我这辈子没有从父亲那得到什么,精神上,我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父亲和父亲那辈中国抗日军人留下的宝贵财富”。

老人还有一个心愿,要与罗仁飞营长之孙女罗兰绮女士等抗日川军的后人聚一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