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老民兵回忆抗日战争:血与火的地道战

提起地道战,许多人会想起《地道战》这部电影。对于83岁的周新宅来说,地道战是血与火的记忆。60多年前,他曾在地道里与日寇奋战,目睹了侵略者烧杀抢掠的罪行,亲历了党领导下民众的顽强抗争,感受过击退强敌的欢乐,也承受了失去战友的痛苦。

没地道时躲在屋里偷着打

周新宅是河北省正定县高平村人。高平村离县城16公里,抗日战争中是有名的抗日模范村,在党的领导下建立了民兵组织,配合八路军打伏击、炸公路,组织了大小战斗50多次。当时,村民们挖地道长达30多公里,户户相通、街街相连,形成能打能防的地道工事。日军曾多次围攻高平,都被民兵以地道为依托击退。

初夏的一天,记者到高平村寻访。昔日进行过战斗的地道如今仅存数百米,经历过战争的老民兵也只剩下5人,而在地道中曾与日军作过战的只有周新宅一人了。虽已是83岁的高龄,但周新宅身体还算硬朗。得知记者来了解地道战的情况,他津津有味地讲起来。

周新宅17岁就当了民兵。高平村的革命资料记载,抗日战争时,这个村有50多个民兵,编成一个中队。他说:刚开始民兵和党员都是不公开的。村子离日本人占的县城不远,抗日村民都是三五个人一组,组与组之间互不联系。后来,咱们力量大了,就公开和敌人干了。

区里组织各村的民兵统一行动,割电线、破坏公路和铁路,我跟着去新安镇破坏过公路,还到新乐县破坏过铁路。日本鬼子报复,到村里扫荡,刚开始没地道,民兵躲在屋里偷着打,被围住就没办法了,牺牲过好几个同志。

利用地道打击敌人

从1942年起,高平村和冀中平原许多村庄一样,开始挖地道来对付日寇。据周新宅回忆,那时挖地道是秘密地挖,在夜里挖,村边还得有人放哨,发现有敌人就发信号,赶紧把土运走,把地面铺好,怕被敌人发现。

挖地道时,日军常来扫荡,村民们便边打边挖,断断续续挖了一年多,最后全村都挖通了。当时村里共有三条干道,干道上有许多支线,每十户有个地道口,每个口都有个民兵负责,地道口上有地堡和工事,地道口内有防毒设备和障碍物,每隔十丈有通气孔。通气孔和地道口都很隐蔽,大都设在碾盘下、炕洞里、井内等,屋里墙上有枪眼、了望孔,村里街口有村垒,村边还有围墙,全村形成了完整的战斗工事。

让周新宅印象最深的一次战斗发生在1945年5月4日,当时敌人纠集了周围几个县城的日伪军1000多人,在凌晨悄悄接近高平村。敌人接近村东北口后,站岗的民兵发现了敌人,向他们投了手榴弹。全村的民兵都起来了,村里的老少也钻进了地道。

他回忆说,正巧这天区里准备发往各村的25箱、1200多枚手榴弹还存放在高平村,经在村里的区干部同意,全部发到了各个民兵小组。周新宅当时在第一小组,负责村东南口。他们先是借周合成院子的土墙、土堆作掩体阻击敌人,用手榴弹、步枪打死打伤好几个,敌人被迫退到村外重新组织进攻。

民兵王建章在房顶的高房工事上投弹,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炸伤了伪军中队长肖秋来等。敌人失去了指挥,乱成一团,停止了进攻。

负责东北口的是民兵中队长刘傻子。刘傻子虽名傻子却是个精干的年轻人,他带领民兵利用地道工事,击退敌人四五次进攻,打死打伤敌人十多个。

在北口的敌人冲进了村,民兵刘双恩在激战中负伤,为了不被敌人抓住,跳到井里。敌人放井绳拉他,他就势抓着井绳,等升到中间时跃进了井壁上的地道口。其他民兵在地道口用手榴弹袭击敌人,使敌人锐气大挫。

战斗一直持续到中午,进了村的敌人处处挨打。周围几个村的民兵也在县里的组织下,在野外配合作战,敌人腹背受敌,只得退出村子。据正定县党史资料记载,这场战斗共打死打伤日伪军59人,高平村民兵中队长刘傻子、副中队长王六合等4位民兵在战斗中牺牲了。

为影片《地道战》提供丰富素材

1963年,为创作电影《地道战》,八一电影制片厂等单位组成的创作组到冀中平原的几十个村进行了采访。他们来到高平村,与十多位参加过地道战的民兵座谈,剧组人员感到收获很大。

据剧组人员回忆,电影《地道战》中高家庄这个村名源自高平村,民兵队长高传宝的原型也源于高平村民兵队长刘傻子,片中一场村落地道战取材自高平村1945年5月4日发生的那场战斗,当时编导们还从与高平村民兵座谈记录中,将这场战斗专门整理出来,写成《漂亮的一仗老民兵回忆一次地道战》,在1966年影片《地道战》公映之时,发表在《工人日报》上。

然而,由于高平村的地道到1963年多已毁弃,村庄面貌也变化很大,影片《地道战》的外景选在了同样具有丰富地道战历史的河北冉庄、北京焦庄户等地拍摄。

如今,在游人纷纷到河北冉庄、北京焦庄户等知名地道战遗址去回顾历史的时候,周新宅和高平村的其他村民一样,带着地道战血与火的记忆,在广阔的大平原上平静地劳作、生息。如果不被问起,这些昔日的英雄和英雄的土地已和周围的人和村子没有什么区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