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老兵讲抗战故事:“打得剩一发子弹,我们留给自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老兵档案 张育文,现年89岁, 现在融城社区的一家医院里养病。离休前,他曾任中国水电八局副局长。
本版图片由记者 李健 摄

老兵讲抗战

王兴家

“不分青红皂白就打,小鬼子凭什么那么嚣张!中国人是那么好欺负的么!”提及当年被日本兵殴打的情形,这名91岁的老人依旧愤愤不平。

张育文

为了打击敌人,晚上我们常常挖断公路、埋上地雷,破坏他们的运输供给线。“一逮着机会就让公路瘫痪。”

“8·15”日本战败投降日。虽然抗日战争的硝烟离我们已经很远,当年的老兵也大多已经离我们而去,健在的如今亦是满头华发,但我们不能忘记那艰难的8年抗战路。

日前,三湘都市报记者走访了两位抗战老兵。随着他们讲述自己的经历,我们仿佛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讲述人:王兴家,91岁]

遭鬼子殴打,他拿起枪抗日

“不分青红皂白就是打,小鬼子凭什么那么嚣张!中国人是那么好欺负的么!”即使过去了70年,王兴家老人提及当年被日本兵殴打的情形时依旧愤愤不平。

1944年的一天,王老带着农闲时在家新织好的布到邻村集市上去卖,在集市上“一名日本兵走过来,突然举起枪托,狠狠地砸向我的后脑勺。”幸而得到旁边卖肉摊贩的保护,他才得以逃生。

“小鬼子凭什么这么嚣张?还是在我们的土地上!”无故挨了打的王兴家越想越气,血气方刚的他决定要报仇,他瞒着父母偷偷跑到“白区”投靠了当抗日游击队队长的表舅。

“不敢让家里知道我参加抗日了,怕他们担心,也怕连累他们。”身为家里长子的他,突然不辞而别、杳无音信,“母亲因此差点哭瞎了双眼,直到抗战胜利后,才见到我。”

在山东泰安、莱芜等地浴血奋战日寇的那段经历,成为老人一生中的传奇。“我算是幸运的,能活下来。当年一起抗战的,大多都牺牲了。”

[讲述人:张育文,89岁]

在敌人眼皮下掐断他们的供给线

在融城社区的一家医院里,记者见到正在养病的89岁抗战老兵——张育文。老人坐在轮椅上,离休前,他曾任中国水电八局副局长。他的听力已经不行了,许多问题,需要记者在耳边大声重复。但忆起战争岁月的点点滴滴,老人依然无比清晰。

1924年9月, 张育文出生在河北省三河县(现三河市)一个当时叫周泗湾村的一户农民家。

1935年11月25日,殷汝耕投靠日本侵略军,成立了所谓“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使冀东包括三河在内的二十二县名为“自治”,实为日寇殖民地。1938年起,冀东抗日烽火风起云涌。1942年,年仅18岁的张育文就被推荐当上了当地的治安委员,不久就当上了村里的党支部书记。

“当时通唐公路(公路从通州至唐山)正好经过我们村子附近。为了打击敌人,晚上我们常常挖断公路、埋上地雷,破坏他们的运输供给线。”张育文等游击队员的出击,让敌人很是头疼。“后来,小鬼子加强了对公路的巡查和游击队的围剿。可我们不怕,一逮着机会就让公路瘫痪。”

1945年的一天,张育文带领队友配合正规部队攻打县城,“敌人有一个保战团,近2000人,我们1000人不到,力量悬殊,加上武器落后。”在这次交锋中,他们苦战了数小时后落于劣势,只好选择撤退。

在这次撤退中张育文差点出事, “敌人太多了,子弹追着打,我手里打得只剩最后一发子弹了,这发是留给自己的。情急之下我跳下河堤,一发子弹落在我背后不远,一发擦肩而过。”张育文化险为夷,而他身边的战友却迟了一步,不幸中弹身亡。“就慢了那么一步啊!”回忆起昔日战友,老人眼角泛起了泪光。

■记者 陈月红

实习生 饶敏

连线

抗战老兵后裔

想帮爷爷找回档案

本报8月15日讯 “爷爷的档案丢了几十年了,一直没找得到。”今天下午,抗战老兵李功麟的后裔从郴州打来电话求助,希望能帮爷爷找到档案,了却爷爷未了的心愿。

李功麟,17岁开始参加抗战,先后任过勤务员、上士班长和特务连长,他所属部队作战的地方在浙江中部一代,金华、临安、萧山、义乌等地。八年抗战,李功麟参加了六年,李功麟的孙子李熙文说,爷爷平时很少跟他们提自己抗战时的经历,他是从父辈那里得知的。

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李功麟在临武县粮食局任职。2011年1月李功麟与世长辞。但由于历史原因,李功麟的档案丢失,家人寻找也未曾有结果。李熙文说,“爷爷在去世之前一直希望自己的档案能被找到,不是为别的,只是为能证明自己曾经也是抗战的一份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