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高平战役,堪称是一场硬战中的硬战,可以说是自中东战争以来,世界上最庞大的坦克和反坦克之战。我军巧妙地运用坦克部队,将越军打了个出其不意,大大出乎战前某些军事家的预料。

越军对我军战略战术严重估计不足

当我军在中越边境集结时,双方都意识到战火一触即发,但越方前线指挥官文进勇认为,越南要担心的是同登到谅山战区,高平战区和老街战区岩洞暗堡成群,各种火力点寥若蜂窝,隐藏在荆棘里的战壕坑道纵横交错,无数工事和火力点上下相连,火力交叉,文进勇认为这套从中国老大哥学来的防御方法稳如泰山,可以说是“知己知彼,稳操胜券”。

当初文进勇在北部第一军区总指挥部聆听作战参谋长黎雄珠的报告时指出:高平地区应进一步加强由道农、朔江、茶灵到重庆的正面防御,由于这些地区岩洞、涵洞、隘口、峡口层出不穷,大小山岗重重叠叠,易守难攻。他下令朔江越军应准备侵入中国境内,以求吸引中国军队从而达到杀伤的目的。

越南第一军区指挥部认为,高平地区北面险要,而东南面东溪一带,更是敌人不敢进攻之地。因此,高平地区被文进勇视为打消耗战的最佳之地,他不断在此地区挑衅,打死打伤中国军民,目的就是想引解放军前来进攻。他估计,解放军必定会从正面北部经朔江4号公路推进,这里才是坦克部队能够发挥的地方,他之所以认为解放军必定运用坦克部队,是因为他自信步兵作战经验比中国步兵多。

战术方面,由于东溪一带接近谅山地区,没有坦克行进道路,故他部署了大量的以高射机枪为主体的防御工事群和火力网,在高平北部,在由朔江到重庆的每一条道路上,都挖筑了纵深达五到十公里的“反坦克伏击圈”,由隐蔽的不同性能的武器逐层部署,其中以反坦克武器为重点,近为轻重机枪,远为平射炮和高射炮组成三炮一组阵地,加上岩洞和山脚各处工事中的冲锋枪,他们认为这些交叉火力,都可以打败美苏的坦克部队,更别说是解放军的坦克了。

解放军对越军的战略战术估计非常准确

对越自卫还击战总司令王尚荣在审阅“朔江—高平—东溪战区”战略方针时,重点赞扬了参谋部提出的大胆战略方案。这个方案既保持了解放军打仗穿插包围的特点,又突出了坦克部队在战役中的地位,可以说出其不意,险中取胜。

解放军正确估计到,越南军队自信具有长久的实战经验,加上拥有比中国步兵更先进的武器,故一定具有轻敌之意。要在这易守难攻的岩洞四伏地区战胜敌人,并消灭敌人有生力量,就要在战略上给敌人布下一个大口袋,敢于把敌人一口吃掉。

因此,解放军决定在道农、朔江正面地区展开强攻,但不急取,目的是用比敌强大几十倍的炮火,吸引并彻底击毁敌人。

我军主攻部队从靖西和龙州两路出发,靖西位于高平地区北面,穿插部队分为两路,一路过茶灵后直指高平,吸引敌人增强高平守军,另一路在高平东面布下一个口袋。

与此同时,攻占通农军队另出奇兵,穿插高平西面,阻击银山越军338师。

东南龙州兵力,一路由水口关直插广州,作为攻占高平东面的部队。另一路出布局关,攻七溪、脱浪,布下阻击阵地防止谅山地区的敌增援部队,主力占东溪后沿4号公路北上,反兜高平后路,完成对高平的包围,保证全歼越346师。

其中以反兜高平后路的一路重兵最为重要,不但要在被称为不可能攻打的地区展开进攻,还要经博山等越军重要据点,这一路兵是完成对346师包围的东口。

战术方面:为了减少损失,在高平地区决定投入300辆坦克,用坦克做主战武器,以坦克上的重炮代替自行火炮,直接攻击敌人的据守岩洞,用我之所强攻敌之所强,以硬打硬,掩护步兵攻占阵地。

步兵是坦克的后备,紧跟着的是强大的重炮部队,因为坦克经过的地方,在工兵的修理下,重炮照样可以直达前沿。这一种战术方案,是吸取了美军在越战中的经验,当时美军利用战机轰炸来抑制埋伏的越军,而我军把重型炮火推向阵前,这比空中轰炸更准确和直接。

战役在解放军的预想战略战术中展开

战役的过程证明了解放军的战前估算完全正确。解放军如计划般由越军想也想不到的地区打进去,在银山地区的越军338师发现从道农穿插而下的解放军部队,以为我军是要由3号公路夹击河内,纷纷掘壕筑工事据守,但穿插部队在占领魁扎后突然攻原平、打沙,直指高平,此时338师才知中计,欲组军增援346师,但被我穿插部队一个营的兵力阻击在银山外围,连攻两天,不得动弹。两天过后,346师已全军覆没。338师害怕又中包围,不得不缩回银山。

解放军由水口关和岳墟东、北出击两支部队,只花一天时间就会师广州,组成口袋阵。与此同时,七溪和东溪在奇兵突袭下很快拿下,越军停留在脱浪机场的美军战机成了我军的战利品。

由东溪的佯攻部队,以坦克为尖兵,只用三天时间,就过博山攻到高平。此时,正面越军军心大乱,纷纷要逃,但在解放军炮火攻击下难以动弹。我军只用一天的时间发起总攻,346师在高平被全歼。

战役检讨交战双方水平高低一目了然

越军方面:优点是打的顽强,但也逃的快,最顽强的反而是民兵,号称“王牌部队”的346师师长和参谋长,在战争最激烈时,却躲在谅山不敢回前线,几个团长也是逃得特别快。

越军失败的最大原因是战略上自以为是,对自己估计过高,因此在第二天,解放军穿插部队和坦克开进时,谅山及河内指挥部都认为坦克不可能穿过山路,不相信军情,反而指责部下谎报。

在战术上,越军自有一套战法,但固步自封,千篇一律,在第四天起处于解放军包围圈的越军,就已经对自己失去信心,只顾夺路而逃。

解放军方面:对战略估计非常正确,在作战前,对越军士气、策略、指挥人员性格等了如指掌,穿插部队打的敌人措手不及,短短四天时间里,就在高山丛林地区用坦克部队对敌发动包围歼灭战,开创了战史上的新奇迹。

在战术上,解放军用坦克作尖兵在岩洞地区进攻是一个错误,因此,在第三天后,改由步兵搭乘改装的运兵车作尖兵,坦克上的重炮紧跟支持,既减少了损兵,又增强了对敌的威胁。在步兵的指挥下,坦克进行准确射击,很好地破解了越军的反坦克战术方案。

《对越自卫反击战经典战例:东溪穿插》

20世纪90年代,中越两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两国陆地边界得到有效划定,为两国关系的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而1979年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却没有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东溪穿插战就是其中一次非常经典的多兵种合成进攻战例,堪称现代化技术装备条件下的解放军传统穿插战术的崭新运用。因此,在战后很长时期内广受关注,对中国军队多兵种合成进攻的理论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1979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向侵略我边境的越南军队发起反击,以第41、42、43、54、55军和50军(欠第149师)组成的东线兵团,由许世友指挥,从广西方向出击。东线战斗第一步重点为高平地区的越第346师和谅山、同登地区的第3师。

2月27日,43军126师组成一支坦克、步兵、工兵等多兵种合成的特遣队,分东西两路执行向东溪穿插的任务。整个行动路线非常崎岖,路窄坡陡、弯多路急,一般路宽不过3米,平时只能通行牛车。东溪东北的靠松山海拔701米,山高林密、坡陡草深,是穿插路线亡最复杂的地形,梢不注意,穿插车辆很容易翻入四周的悬崖。

经过详细的侦察,我军当面之敌为石安县独立营(4个步兵连)、1个公安连及部分武装民兵,共1000余人。越军依靠险要地势,建立了四道防线。在我军必经之路上,设有地雷、反坦克陷阱等多种障碍物。

27日清晨5时,我东路分队秘密完成了战斗准备,6时,在强大的火炮掩护下,于6时55分左右通过布局关,进入了预定出击阵地。由于晨雾和硝烟,能见度不是很高,队形有点散乱,但很快被克服。尖兵连指导员林梦珠率领108号坦克走在最前头。

路遇伏击

当前卫部队进入班波地区以后,领先的108号坦克掉进了越军预设的陷阱,林梦珠当机立断,命令后面的坦克将108号车撞入陷坑,后续坦克压着108号坦克的一侧履带、倚着山壁,通过陷坑继续前进。

由于一路没有越军拦截,部队有所松懈。有的战士甚至开始吃起东西,点着香烟聊天。上午8时30分,部队在一个峭壁突遭越军埋伏。由于部队松懈并且坦克搭载步兵数量太多,步兵又没有搭载经验,为防掉落用被包带将身体绑在坦克上,结果在越军射击时,很多战士无法及时解开而中弹牺牲。

越军在狭长的地形下,首先击毁厂领头的坦克,接着最后的坦克也被击中起火。营长座车由于有4根天线更加是越军的首选目标,炮塔被掀翻,营长和全体乘员全部牺牲,整辆坦克掉入悬崖。

在这个万分危机的时刻,前卫副营长及时调整火力,轰击山上越军坚固阵地,尖刀连也在指导员林梦珠的指挥下,用机枪连续消灭了越军4个火力点。一个身受重伤的步兵用手榴弹炸掉了挡住炮口的树,坦克迅速开火击毁了越军反坦克炮。林梦珠指导员奋不顾身地指挥后继坦克撞击前面被击毁的坦克,终于撞开了道路。

争夺靠松山

上午8时35分,前卫营接近靠松山敌县独立营的主阵地,这时,离预定任务完成时间只剩下1小时15分。许世友等军区首长越级指挥这支关系战役全局的穿插部队,命令不惜一切代价,迅速攻占靠松山,按时到达东溪。

由于搭载的步兵伤亡殆尽,尖刀连已经没有步兵掩护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单独的坦克分队是非常危险的。尖刀连在连长的带领下,利用晨雾未散,采用单号车向左,双号车向右开火的战术(炮轰山腰,高射机枪压制越军),山上的越军显然没有想到我军来的这样快,很多还在帐篷中就被击毙。我军顺利攻上靠松山。前卫营利用尖刀连的战果迅速跟上,突破靠松山,并向东溪迅速推进。此战异常漂亮,我军无一伤亡。

9时50分,我尖刀连率先进入了东溪,比预定时间早了5分钟。林梦珠指导员率队冲在第一个,而东溪之敌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中国坦克从天而降。尖兵连接近东溪时,越民们还以为是越军的坦克,招手致意。省城高平至东溪的公共汽车也照常运行。直到坦克冲进镇里,一阵猛打后,东溪守敌才惊慌失措,四散奔逃。

后继部队到达以后,我军开始对越军靠松山主阵地发动攻击。我军士气高昂,利用优势兵力和火力,经过1小时的激战终于攻克靠松山越军主阵地。

高平“飞将军”

10时10分,我军接到华侨送来的情报,越军1个师向东溪驰援。尖刀连受命于高平大桥狙击越军。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炸毁高平大桥。当尖刀连仅剩的5辆坦克达到高平大桥的同时,越军先头部队的坦克出到达了大桥。此时,尖刀连连长在高速驾驶的坦克中连连开炮击中大桥的桥墩,但他出成为了越军坦克的主要目标。他的坦克连中3发炮弹,但是仍成功击毁了高平大桥!战士们没有给越军任何机会,消灭了过桥的越军,把越军挡在了高平大桥的那边。之后,尖刀连在那里一直守到了后继部队到来。战后,据被俘的越军供称,当我军1辆坦克冒着弹雨硝烟,发疯一样冲向高平大桥,在超远距离上,在剧烈颠颇的坦克里,连连发炮击中桥墩时,敌师长——有名的“中国通”黎猛中将惊得目瞪口呆,连声说:“汉军中有如此人物,真不亚于当年飞将军李广也!”

当我主力穿插部队逼近东溪时,越军17日下乍扒开东溪以东山区水库,造成纵长800米,宽约70米,水深1米左右的泛滥区,阻挡了我军后续部队向东溪方向的推进。直到下午2时48分东路穿插部队126师378团终于到达东溪,我军开始在东溪布置防守,并向高平方向发展。

至此,激动人心的东溪战役结束。我军攻克东溪,切断了高平以西的铁路,完成了迂回任务,为前线我军主力围歼越军造成了非常有利的态势。

评价与反思

这次战役的组织是非常成功的。我军在越军看似没有缝隙的防线上找到了突破口,大胆投入兵力,在战线一侧达成突破,给正面越军的士气相当大的打击,使越军企图在山区粉碎我军进攻的计划破灭。然而,战斗中我军电存在相当多的问题,比如我军步兵搭载显然不熟练,在通过山路的过程中,伤亡惨重,机械化部队面对山区电显得束手无策,没有山地作战的经验;步兵和机械化部队在配合上存在很大问题,如果不是越军在东溪被占领后惊慌失措,否则单靠前卫1个坦克营是没有办法守住东溪的;参战的62型坦克显然不适合在山区作战的需要,正面装甲的厚度在山区显然是多余的,指挥坦克和装甲车上的天线也经常成为越军狙击手和反坦克手的主要攻击对象。坦克上的大口径高射机枪倒是对付越军的好装备。

1979年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东溪穿插战是其中一次非常经典的多兵种合成进攻战例。堪称现代化技术装备条件下的解放军传统穿插战术的崭新运用,因此在战后很长时期内广受关注,对中国军队多兵种合成进攻的理论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不过越军似乎小看了我军突破的能力,从我军占领东溪和越军几乎同时到达高平桥这点看,越军显然被我军全面进攻搞懵了。在没有判明我军主要进攻方向前,越军显然不愿动用预备队,这个就是东溪穿插成功的最大原因。从军事上看,笔者认为越军最好的抵抗办法还是大踏步后退,消耗我军,不过这样可能的后果是河内失陷,恐怕越南是无法接受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