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演习存在将蓝军片面低能化的情况

lijiu002 收藏 2 31
导读:我军演习存在将蓝军片面低能化的情况

“红蓝”对抗演练是部队训练的一种高级形式,是和平时期训练走向实战的有效手段。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我们的训练场上也开始出现“蓝军”,实现了我军由带着敌情练兵到和“敌人”一起练兵的转变。经过近二十年的发展,目前我军各军兵种都有了自己的“蓝军”。随着信息化战争脚步的临近,战场上部队的武器装备、作战思想、人员编制等都发生了重大变化,对“蓝军”建设也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为做好新时期军事斗争准备,满足信息化条件下对抗训练的需要,迫切要求“蓝军”加快转型步伐,使之真正成为打磨“红军”战斗力的“砺剑石”。——编者


实战化是“蓝军”建设之本


目前各国军队“蓝军”建设坚持的一条最根本的原则,就是试图从那些近似实战的环境中培养一个逼真的对手,来磨砺自己的战争之剑,这也是当年以色列建立世界第一支“蓝军”的初衷。为此,实战化的对抗训练是“蓝军”存在的根本意义。当前,世界各国的敌军模拟部队中,以美军的模拟部队建设最为完备,专业化水平也最高。只是美军习惯于将自己称为“蓝军”,而将模拟敌军称为“红军”。美军认为,只有把平时的演习当成真正的战争,才会在战争中赢得主动。在美军的训练中心,所有的野战训练都很危险,甚至伤亡率比战时还要高,所以美军中流行这样一句话:“要像打仗那样训练,像训练那样打仗。”目前美军的 信息化程度已经超过了50%,是世界信息化程度最高的军队,但是在“红蓝”对抗演练中,却有意加大敌情设计难度,“蓝军”反而经常被“红军”打得大败。


现在有些对抗性演习,在“战之必胜”的思想指导下,有时存在将“蓝军”片面低能化的情况,而真实中的“蓝军”并非弱者。对“蓝军”的战法与装备发展研究不深不透,一厢情愿地设计敌情,就很难达到对抗训练的效果。为此,在未来的对抗演练中,应给予“蓝军”充分的空间,鼓励“蓝军”敢于打破“演习规则”,自主采用精确打击、信息战、心理战等各种战法跟“红军”较劲儿、出难题,真正将“蓝军”建设成打磨“红军”战斗力的“砺剑石”。


专业化是“蓝军”生存之魂


一支合格的“蓝军”,首先应该是一支专业化的“蓝军”。美军第117装甲旅就曾经是针对苏联而设计的模拟部队。当时美军专门高薪聘请苏军退役军官做教员,按照苏军的作训课目操练和演习。他们身着苏军军服,部队番号、人员编制、武器装备完全模拟苏军,条令条例也是苏军的。一些外军专家参观之后惊呼:“你们简直比苏联军队更像苏联军队。”目前面对信息化战争的挑战,美空军又专门组建了第92信息战“侵略者”中队,在联合信息战演习中扮演“红军”,通过模拟敌计算机网络、电子战设备等信息战武器,对“蓝军”进行信息攻击,演练信息战攻防战法。


现在有些单位虽然也建立了“蓝军”,但仅仅把“蓝军”建设当成临时性任务,甚至有的“蓝军”以己度人,套用我军的作战理论、人员编制与“红军”对抗,结果导致“蓝军”不“蓝”,使我军的对抗训练效果受到影响。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信息化作战理论的提出与运用速度加快,与机械化战争时期相比,建设一支合格的“蓝军”难度也更大。要成功地实现对潜在对手的模拟,需要一支专门研究、演练模拟“敌军”的专业化“蓝军”。为此,我军的“蓝军”部队应确定专门的部(分)队担任,并按模拟潜在对手的编成结构为其优先配备先进的无人侦察机、电子对抗、网络战和导弹部(分)队等信息化作战力量。要安排专门人员搜集模拟“敌军”的相关信息,跟踪研究“敌军”最新战例和演习实践,并严格按照模拟“敌军”的条令、训练大纲进行训练,努力体现模拟“敌军”的作战原则和战术手段,真正将其建设成一支与模拟“敌军”形神兼备的专业化“蓝军”。


针对性是“蓝军”发展之基


一支“蓝军”的建立总是要瞄准某一潜在对手,对手发生变化,“蓝军”扮演的角色也要随之改变。1980年,美军在欧文堡成立国家训练中心时,根据当时可能的作战对手,不仅设立有针对苏军的模拟部队,还设立了针对古巴、朝鲜、越南等不同国家的“敌军”模拟部队。第117装甲旅所扮演的角色,在冷战结束后也随美国的战略对手而变换,在90年代后期扮演所谓的“邪恶国家”部队,目前因战略重心东移又扮演新的“战略竞争对手”。近几年,美军对这些国家军队的各种新战法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依照这些国家军队的作战模式组建了“红军”,并且每年都要组织一到两次以这些国家军队为对象的演习。2001年,美军的第一场太空战演习就是以某国军队为对象进行的。当前,模拟某些国家的“红军”部队,已经成了美军中最忙碌的部队。


我军的“蓝军”出现在训练场之时,正值冷战期间,“蓝军”模拟的对象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随着新军事变革步伐的加快和信息化战争形态的转变,我国的安全环境已经发生重大变化,模拟潜在对手也应适时转变。然而,目前一些部队“红蓝”对抗演习,模拟对象有些还局限于传统的机械化部队,模式较单一,战法不灵活,与我军未来可能面临的作战形式存在差距。为此,必须根据变化了的情况,确定模拟潜在对手可能的作战样式,并根据模拟潜在对手作战样式的不同,建设不同规模、具有不同特点的“蓝军”部队,在对抗演练中与其交手,达成对抗训练的针对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