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人拿欧洲各国都有被人奴役的历史来论证中国被人奴役不是儒教的错!简直是混蛋逻辑!

告诉你中国人是有信仰!有典章信仰,巫神信仰和秩序信仰!

周人是不是秩序信仰已经不好说了,但自己与西北游牧民族长期斗争,养成了强悍的民风,周人攻打中原,为了分化中原人,就用帝辛的妃子苏妲己大做文章,并且“姜子牙是中国第一间谍”(选自我国军事院校教材,科目保密),从朝歌窃取大量情报,为周人分化中原人作了技术顾问.

周人和中原人自称为夏人.但是周人征服中原之后,就自称华人,华人就是周人,所谓"和暖为夏,日光为华,华为夏始,比夏高贵."中原人主张夷夏分明,并且声称四周都是蛮夷,但是华山那边还有高贵的华人!

历史上夏人比华人出现的早,但是华夏的称法却把华放到夏前面.就像汉人比满人出现的早,满汉的称法却把满放到汉的前面,因为前者是征服者!从此凡是想征服中原的人,就先和中原人套近乎.康熙也学周人自称是"黄帝苗裔,流逐远泽,随有天下,云云",一旦在中原站住脚,就开始强化八旗制度,中原人终究还是贱人!

周人是最早征服中原的,也是最有技巧征服中原的.征服之后,中原人的反抗被周公旦镇压.中原人声称五百年后必有王者兴.结果五百年后中原人反倒放不下周人的的那一套秩序了,而且极力维护之!希望周人确定的秩序能够永久,孔子还高呼"吾从周!",中原人处在齐楚秦燕赵的中间,秦赵楚交战,双方总兵力动辄上百万,中原人无疑是弱势的群体,鲁国,宋国等的国土也遭到四周的强国的蚕食。中原人只渴望和平的秩序,不要有因为某些国家希望改变天下秩序的战争发生。 国家内部的秩序也要绝对化,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夫夫妻妻,不要乱了秩序,天有十日,人有十等,不要乱了等级。中原人形成了秩序信仰,对中原人来说,典章国家太过分,因为战功就破坏了秩序,明目张胆的鼓励人民获得战功,奴隶也因此获得翻身,扰乱了高低贵贱。并且奴隶大规模的向秦国逃亡,为秦国的开明奴隶主(实际就是军功地主)劳动去了,剩下的奴隶还有造反的,真是礼崩乐坏啊!周人的秩序啊!怎么到现在不灵了?不过中原人的秩序信仰流传下来。

接下来大家都知道,关中人在周代将奴隶制度发展到了颠峰,后来又缔造了一个世界第一封建帝国的大秦帝国.开创了中国典章制度的先河,典章信仰的最大优势就是依法治军做得非常出色,军队的战斗力结合典章国家的整体实力,再加上新生社会制度的诞生,结果就是一个赫赫威名的虎狼国家,秦人自信自己的武装力量,对待旧秩序如风卷残云摧枯拉朽一般(秩序信仰的中原人不能接受了.就像民国割辫子,国人居然还有为此自尽的! )。

秦人的生存智慧就是法制约束,团结一致,积极进取.儒家思想是一种秩序信仰,致力于绝对社会秩序,就认为下等人靠人情练达,上等人靠道德自律是天经地义,这种生存智慧只适用于不思进取的民族,也适用于野蛮停滞的猩猩社会,对个人来说有好处,对社会整体来说就是内耗过大殃及个人.秦人统一中国后,赵高这种带着后一种生存智慧的人必然出现.他已经背叛了秦人的传统文化,违背了法律,导致秦朝灭亡.但是秦人的生存智慧留给了中国文化.中国文化靠这一点就可以源远流长了.赵高的指鹿为马就是拉关系搞人情世故的最高境界,钻法律的空子,就像部分中国人到德国偷逃地铁票一样,我们不能否定德国的地铁票制度,就是一部分中国人比较坏!同样,我们不能否定秦法,就是赵高太坏!儒教以文乱法的人情世故之风太坏!

楚国从荆楚之地发家,到战国末期已经完全控制了西至巴山,东至洋海,北至中原,南至江南的广袤地域,楚人信奉神巫,可惜没有形成一个主神,只停留在各个地区各自不同的巫神状态,北边的中原正是多事之秋,就将楚国卷进了政治军事的旋涡。先是城蒲之战,然后又是窃符救赵,偶尔占一下鲁国宋国的便宜,后来又来了白起,王翦的大军,楚国内部没有一个拥护主神的地区来反对多神崇拜,更不可能形成一个主神下神治宗教体系,外力就迫切要求楚国政府必须强化职能,强化政治体系,维持一个一百万的国家武装力量,对抗典章信仰的秦人。中国的神治文明就这样就是这样慢了一步。中国历史无情的将神治文明抛弃。

然后就是神巫发达的楚人相信从鱼肚子掏出的布上写有神示“大楚兴,陈胜王”,相信斩杀大白蛇就一定斗争成功!匈奴人被赶跑放羊了,也只有楚人陈胜,项羽和刘邦可以动摇典章帝国的统治.

但是问题出现了,楚人出现了分化,刘邦进入关中,约法三章,接受了秦人的典章信仰,进入汉中称汉王,开始继承秦制,接着走大秦帝国的统一之路。项羽带领三楚男儿,转战全国,目的就是为了维护秦始皇统一之前的分裂状态,他和各个军队交手,号召巫神信仰的楚人去干维护旧秩序的蠢事,结果就是神巫信仰的楚人和几乎天下所有军队都打过仗,中国的地理就是中央大平原,统一大军一旦攻进中原就势不可挡(欧洲的分裂为主的历史与其中央的阿尔卑斯大雪山加上各种狭长海湾的地理因素有关)。史学家司马迁认为项羽完全可以称为皇帝,只是项羽维护的帝国是分裂秩序的帝国,所以为项羽写了本纪。刘邦项羽都是楚人,结果一个倒向典章信仰,一个倒向秩序信仰。也说明南方的楚人巫神信仰还是文化底蕴不厚,没有北方的文化繁荣。

汉承秦制,汉引用了道家的思想,放宽了秦人用约束军队来约束诸多民众的细法。汉武帝害怕像秦始皇那样被中伤,就让儒家当了个表,其实不重用的,老董生也郁郁而死!所以还是被中伤为穷兵黩武,但是如果没有汉武帝的边疆战争,怎么有汉帝国的和平繁荣?一个伟大的民族的背后必然有一支伟大的军队,这一点汉代继承了秦代,而没有照搬道教的无军队无政府主义!汉朝不但巩固了秦人的典章制度,而且大力发展了道教,并且佛教也此时传入中国。汉朝是法治文明和神治文明结合的典范国家。

国无常强,无常弱!这样过去了三百年!

三国两晋只是很短的分裂,五胡乱华后,关中政府继续统治中原!贞观皇帝依靠《大唐律》,并且大力发展佛教道教,也是神治信仰和典章信仰结合的典范!再后来就是强悍的游牧民族的天下了!中原的秩序信仰的人只不过是中国人口的十分之一,中国人的主体是曾经征服过中原的秦晋楚齐的后裔,是长安政府和北京政府的子弟。所以我们要遏制中原贱文化败坏我们强悍的文明。

秩序信仰就是要谋求一个相信绝对秩序加上当局管理阶层的仁义恻隐之心的社会,这种社会根本不可能有人权,想一想,当人民的利益只靠当局的仁义恻隐之心来保证,这怎么会有人权?难怪梁启超说那里有宋明儒学,那里就是人间地狱!而秩序信仰对当局的奉承依靠,又使得这种信仰本身不需要武装,没有武装也就不可能成功反抗侵略,就只能依附新的征服者,也就失去了国家主权。秩序信仰的结果就是没有人权和主权!

典章信仰要谋求一个法制社会,国无常强,无常弱,奉法者强则国强,奉法者弱则国弱。这种信仰的国家以法治军做的很好,肯定有主权。《秦律》,《罗马法典》和《汉墨拉比法典》这几个典章信仰下的国家虽然开创了人类文明的新篇章,但是这也是典型的大陆法系,公平和效率不可兼得,强大的大陆国家幅员空前辽阔,平均一个地方官员要依照法律管理成千上万的人民,而且中国的古代法典民刑不分,一个县官要管理民政,司法,户籍,赋税等,为了谋求效率,也就损失了公平,并且失去公平也不可能有人来造反,因为县官的背后知府,还有皇帝,所以大陆典章就没有了人权。后来海洋国家的典章制度就革除了这一弊病,因为海洋国家就是以一个岛国发家,没有大陆国家的众多人口,也没有大陆国家的层层官吏和皇威浩荡的中央政府,也就可以兼顾公平,当今世界的法典都参考海洋国家,都可以作到有主权,有人权。典章信仰是有主权,有人权的。

巫神信仰,大家依靠神法约束,可以有人权,也可以没有人权,反正神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家只要做好宗教改革就行了。但是在为了神的名义而圣战的信仰下,巫神信仰可以说是有主权的。

儒教的秩序信仰就是相信绝对秩序加上优势管理阶层的仁义恻隐之心。儒教最大的缺陷就是没有典章信仰和巫神信仰的强悍作风!有一些人那欧洲各国都有被人奴役的历史来论证中国被人奴役不是儒教的错!简直是混蛋逻辑!

首先,儒教没有组织军事实体,不可能让中国雄起,因为任何大国的崛起都是打出来的,没有一个例外。

欧洲国家是有衰败的被奴役的历史,但是欧洲国家有主神信仰,大家可以在基督的名义组织“十字军东征”,向征服者要回他们的尊严!对东方的掠夺使得他们得到了许多物质文化财富。而中国要回自己尊严的军队往往是秦始皇,毛泽东这些反孔的人组织的!儒教没有军事能力!

儒教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信仰组织军队,儒教的经文从来没有含有关于战利品的分配制度,而《古兰经》有。基督和安拉的军队可以展示自己的原教旨,用“圣战”告诉异教徒(往往也是侵略者)自己的活动不容侵犯!日本古代没有被人三天两头的征服,所以日本的虽然神道教吸取的儒教思想,但和中国不一样,日本在近代的成功就在于武士精神。韩国是个万年附庸国,最近有了钱,想要尊严,就拼命的抬高自己的传统文化,韩国在日本人眼里不值一提,日本人就害怕中国出现嬴政和泽东这样的猛人,树立典章信仰,实现精神控制,把中国搞成铁板一张,因此,一个建立中华第一帝国,一个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样的中国才是真中国!

其次,儒教没有武装,就没有尊严,就靠依附权贵生存。依靠权贵生存也就用不着武装。

儒教的伎俩就是依附当局的既得利益阶层,为他们教化出一个绝对秩序的社会!为秦帝国当局出谋划策,帝国当局只相信自己的典章制度,不相信绝对秩序的儒教信仰,不相信绝对秩序加上优势管理阶层玩弄的“仁义恻隐”之心的社会,只相信人民需要用金钱爵位刺激,管理阶层需要典章制度监督,帝国到二世还是被玩弄人心的赵高搞乱了,正是“盛世道,乱世佛,由盛到乱靠儒教”。儒教还想偷窃功劳,秦始皇,汉武帝是以法治军的能手,打了匈奴,那就是因为讲了儒教仁义的缘故!简直就是强词夺理!

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欧洲国家也有挨打被奴役的历史!关键是挨打之后能不能反击,能不能再站起来,和欧洲不同的是中国的儒教根本就不会让中国雄起,只会让中国挨打,然后凭借马克思”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这条规律,中国必然出现造反的,儒教此时已经站在征服者一方,帮助征服者治理汉人,号称为民开太平。儒教徒从来没有集结成为军事力量实体,就只能依附新朝代,一般对军事反击不关心,除非山穷水尽,才匆忙放两枪,然后绝对以失败告终。嘴上说的很正气,很有骨气,实际下场只有失败。

看看嬴政和泽东有武装,才有尊严,不用给老外说话,老外自然尊重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