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菱谢罪了 安倍呢?

日本三菱正式谢罪!20多年漫漫索赔路终于有了结果。6月1日上午,三位在二战期间被强掳到日本的中国幸存劳工代表在北京与三菱材料株式会社签署了协议,接受三菱材料的谢罪并达成和解。

迟来的谢罪远胜装聋作哑,迟来的正义远胜漠视道义。三菱的谢罪虽然晚了20多年,但总算是给受害者、给中国人民、给历史一个还说得过去的交代。

根据双方的《和解协议书》,三菱明确地承认中国劳工人权被侵害的历史事实,向受害劳工及遗属表示了“真诚的谢罪”。作为谢罪的表示,三菱向每位受害劳工或遗属支付10万元人民币,承诺出资为受害者修建纪念碑,从而让日本后人铭记被强制掳日中国劳工的历史。

实事求是说,每位10万元人民币的赔偿对于三菱来说,多少有些“寒碜”,但我们更看重的是其承认这段让人心酸的历史,是“真诚的谢罪”,是为受害者修建纪念碑。这,多少可以告慰70多年前那些惨死在日本的中国同胞,告慰那些历尽艰辛的幸存者及其家属。

三菱谢罪也向世人揭开了日本军国主义最阴暗的一页。三菱自己承认,二战时有3765名中国劳工到其作业场所,强迫他们在恶劣的条件下劳动。其中,多达722名中国劳工身亡。去年7月,三菱在美国洛杉矶向二战时被日军俘虏、后被强制送入矿山劳动的约900名美国战俘劳工道歉。

三菱谢罪也给有类似罪恶的其他日本公司提供了一个范例。更重要的是,这也给一路向右翼“历史修正主义”道路上狂奔的安倍政府上了一堂很好的历史课、道德课。

二战期间,日本由于劳动力不足,强征各国劳工到日本服劳役,成千上万人被迫害致死,三菱是其中的一个缩影。其间,近4万名中国劳工被强掳到日本,遭到日本军国主义和日本企业的凶残压榨、野蛮奴役,约7000名中国劳工被奴役迫害致死。

“穴居野人”刘连仁的故事最为典型,其罕见的苦难经历在中日两国及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当中引起轰动。1944年,山东高密农民刘连仁和其他一些同胞被日本兵强掳到日本后,被带到北海道明治矿业公司昭和煤矿做苦役。经过多次集体逃跑,刘连仁于1945年6月孤身一人逃到北海道的深山老林里。为逃避被抓,刘连仁过着穴居野人生活,13年后才被人发现,其时已不能正常走路和说话。从1980年开始,刘连仁及其后人先后十几次去日本打官司想讨回公道,均无功而返。

三菱谢罪了,但三菱奴役的中国劳工只占掳日中国劳工总数的十分之一,那么另外的日本加害企业呢?我们衷心希望,这些企业能认真对待受害劳工这一历史遗留问题,正视受害劳工的历史事实,早日出来反省和谢罪。

“过而不改,是谓过矣。”中国人民更在意的是,日本政府能正视二战侵略历史,不给那段黑暗历史涂脂抹粉。不幸的是,当下的安倍政府,舆论上一直不停为“右翼”翻案,为日本军国主义招魂,军事上整军备武,外交上围堵中国,成为亚太地区的“麻烦制造者”。

安倍再次当选首相后大搞“历史修正主义”,挑战“河野谈话”、“村山谈话”,还先后到硫磺岛和缅甸祭拜二战阵亡的侵略日军。这一切都指向一个目标:否定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成果,挑战战后国际秩序。

今年3月29日,安倍政权强推的新安保法正式实施,标志着日本战后长期坚持的“专守防卫”政策被扫入历史故纸堆,日本一贯标榜的“和平国家”招牌也被摘除。近来,安倍还频频出击,拿南海做文章剑指中国,利用东道主的身份让G7为自己背书,让在日本举行的G7峰会发表涉东海和南海问题声明。

铭记历史不是培养仇恨,谢罪悔过恰恰是翻过历史的惨淡一页去展望未来。我们希望,有历史镜鉴在前,有三菱谢罪在后,安倍政府能在右翼的道路上早日刹车,不要成为军国主义在21世纪的孝子贤孙,不要让日本搞成亚太不稳定的新策源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