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官面上,Simon为期两周的出差是在欧洲和中东走一圈经济外交,会有各种惯常的会见和晚宴。但实际上,只有尼克松总统的核心圈子才知道,Simon的真正使命是在沙特阿拉伯海滨城市吉达的四天停留。

Simon吉达秘密之旅的目的是:解除原油作为经济武器的武装,设法劝说心怀敌意的沙特政府利用其刚刚积累的石油美元财富为美国不断扩大的预算赤字融资。据Parsky称,尼克松总统明确表示,决不能空手而归。如果失败,不仅会危及美国的金融健康,也可能让苏联势力趁机进一步打入阿拉伯世界。

73岁的Parsky表示,“Simon是否能完成任务不是问题。”当年仅有少数官员陪同Simon参加了沙特谈判,Parsky是其中之一。

正如上面所解释的,Simon此行谈判所期望达成的框架很简单:美国向沙特购买石油并向沙特提供军事援助和武器装备。作为回报,沙特需要将石油收入用于购买美国国债。

乍看起来,作为尼克松政府的“能源沙皇”(新上任的财政部长),Simon刚刚制定了能源消费限额制度,并不适合担任如此微妙复杂的外交任务。在尼克松总统找到他之前,这位来自新泽西州的“老烟枪”在所罗门兄弟公司负责美国国债业务。在职业官僚眼中,这位狂妄的华尔街债券交易员(曾经自比为成吉思汗)脾气太大、过于自负,与华盛顿的风格格格不入。就在他踏上沙特国土的一周前,Simon公开将伊朗国王巴列维称作疯子,而当时伊朗是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