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专访中国男排新二传 周鸿谈最大遗憾

本报记者专访中国男排新二传 周鸿谈最大遗憾

2006-03-15 07:18:29


刚满20岁的周鸿在场上永远是轻松而自信的,但是这个年龄的孩子也都是聪明而敏感的,他们头脑灵活,能准确地领会教练的意图并且付诸实施,但同时灵气也让他们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好强争胜的性格往往让他们达不到心里的那个目标而失望和沮丧。同样,这些对于懂得抓住机遇并且做事很有原则的周鸿来说,也是需要迈过的一道门槛。



“受父亲影响我是个讲原则的人”




要说身高2米的周鸿的家庭和运动无半点关系,这多半没人会相信,但是事实上周鸿的父母都未曾有过当运动员的经历,而周鸿打排球也是因为当年所在小学的原因,这样一路走来从体校到二队再到一队,回忆起自己的排球之路,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折。周鸿笑说自己是个比较幸运的人,父母身高都和常人无异,而自己却长到2米;在二队打了几年,刚被调上一队就开始打主力,这在很多人眼里他是幸运的,如果这次他能够顺利进入国家队集训,那么他的幸运之路更要被添上一笔。



在队里的这些年,周鸿并不显眼,他说父亲对他的教育影响太深,“从小我家教就很严,并不是家人管得多,而是父亲是个很有原则性的人,记忆中第一次被打就是因为和妈妈顶嘴而被父亲打屁股,因为受他的影响,我也成为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这样的原则和20岁的年纪相比显得十分老成。“比如说有时候队友会喊我打牌,我基本上不会答应,排球是一个团体项目,我不想让一些游戏上的输赢来影响队友之间的关系,或许有些人认为没什么,但是我很看重这些”。或许每个人的原则不同,但是可以看到的是周鸿的心理比年龄要成熟许多。



“奶奶的去世是我最大的遗憾”



自从12岁开始打排球,训练和比赛就成了周鸿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而这也让他留下了人生最大的一个遗憾。2004-2005赛季,周鸿因为比赛而未能见到最爱他的奶奶最后一面,这让他伤心不已,这件事也成为存在于他、排球和家庭之间最遗憾的一件事情。



从小,周鸿就和奶奶住在一起,直到小学毕业。每天中午他和表妹都要在奶奶家吃中饭,和奶奶的关系也最亲,当时队伍正在河北打联赛的客场,周鸿打电话给奶奶,可电话是姑妈接听的,当时他感觉到不对劲,但是父母一直没有告诉他奶奶已经去世的消息,直到一个多礼拜后联赛结束之后,家里才告诉他这个消息,原因就是担心影响到他的比赛。奶奶是基督教徒,走后留给了周鸿一条十字架项链,到现在这条项链一直挂在他宿舍的床头,周鸿说,“只要看到这条项链就会想起奶奶,为了排球我付出了很多,看到我有进步,奶奶也会为我开心的。”



“女朋友比不上网络游戏”



20岁的年纪不算小,可是周鸿却没有女朋友,和记者聊天的时候,周鸿刻意提到了上海的一个女孩子,“网上居然传言我和一个上海女生谈恋爱,说她是兼职的模特,正好你们报纸可以给我辟辟谣,我可真的没女朋友,那个女生只是我好朋友而已。”或许苏州男生周鸿确实太有女生缘,主场比赛结束后常常有女球迷冲上来对他说,“我喜欢你”,也有很多人向他要电话号码,但是周鸿只会给她们自己的QQ号,可以说是矜持,也可以说是一种原则。



业余时间,周鸿喜欢和队友们在房间里打游戏,刚买电脑的时候很喜欢网络游戏,只要新出的游戏大家都抢着玩,但是时间长了也腻了,现在开始玩电视游戏,买了碟片回来打PS2,“或许有些复古的味道,但是打发业余时间也足够了”。周鸿憨憨地笑起来,完全像个大孩子。赵晨彦文


来源:扬子晚报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