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造就“神品”——我读《虞美人》

文学作品的解读,不是一次能够完成的,经典名作更是供人一生也寻绎不尽的审美对象,我读《虞美人》就是这种感觉.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这就是《虞美人》, 第一次接触她,还是在邓丽君的歌里,那时也不知词作者是谁,只觉得那歌被邓丽君唱得凄恻幽怨,如泣如诉,一丝淡淡的愁绪萦绕心头,久久徘徊,荡漾不绝.

进一步了解她,是次偶然的机会,那是到河南开封出差,有幸游览龙亭,龙亭即宋朝皇帝的办公居住场所, 相当于清朝的北京故宫,站在龙亭之上,居高临下,极目远眺, 四面风光尽收眼底,大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在高高的龙亭西北侧,有一座小亭,导游介绍说,那是当年囚禁李煜的场所,就是大家熟悉的《虞美人》的词作者,此时才明白,原来她竟出自一代君王之手!

再次解读《虞美人》,就是翻阅束之高阁的唐宋诗词以及有关李煜的史料,随着时间的推移,马齿日长,阅读日广,心里对她就有了一个全新的感观认识,而且愈读感触愈深.

李煜,是南唐最后的一个君主,是唐中主李璟的第六个儿子,人称李后主,唐之后,开始了动乱的五代十国时期,开宝八年,宋军大举入侵,占领金陵,李煜投降,被俘掳到卞京,即现在的开封,开始了漫长的囚禁生涯.《虞美人》就是这个时期产生的.

虞美人是词牌名.“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词一开始,作者就为全文定下了十分凄楚、伤感的基调,春花秋月,本是给人以欢乐的美好景色,但却给李煜带来无尽的哀伤,以至感叹“何时才能完了”,随着词的展开,作者从回顾过去直到结尾,始终把一片愁绪展现给观众,把一腔“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亡国者之血泪尽情地倾泻给读者! 把一腔悲愁,完全自然地溶入词中

读着读着,一副情景在脑际慢慢展开,当时的他,思想感情无所寄托,精神得不到慰籍,觅无所见,求无所得,“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高山遮挡视线,不见北方沦陷的故地,往日的故国宫殿和那雕花的栏杆及玉砌的台阶,已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伴随他的,只有冷清,寂寞,束缚,愁苦不堪的心情以及漫漫无尽的长夜,这一切,用一个愁字怎么能形容得了,又怎么能包容得下啊!

历史就是给你开着这样的玩笑,同是一座宫殿,却同时住着两位君主,只不过是一个在富丽堂皇龙庭, 一个在低矮破落小楼,一个是万人之上的当权者,一个是失去自由的亡国之君.天上地下.人间地狱,在同一时期,同一地点,却同时降临到两人身上,让我们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

李煜的这首《虞美人》已成为千古的绝唱,历来受到词家的推崇,激赏,其实 李煜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家,书画诗词都有很高的造诣,尤其是词,但他早年的作品表现的只是轻歌曼舞的宫廷享乐生活,流露的大都是对声色的迷恋,亡国之后,被囚卞京,他的词一改过去的艳丽浅薄,在感叹自身遭遇的同时,唱出了对人生,社会沉重的感慨.从内容以及思想感情等方面,这些作品可取之处不多,但他们的艺术成就都很高,作者用朴素的`语言依照词的节奏,诉说着自己的悲情,慢声长吟,极富有词的艺术特色,很有味道,后代的评论家对 李煜这个时期的词作一致给予极高的评价.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大开,感慨遂深”,又有评论家说,“后主之词,足当太白诗篇,奇高无比,终当以神品目之”

在了解了《虞美人》这首作品产生的背景后,我们不难看出,“神品”的产生,并不是偶然的灵感来临,更不是平空的想象臆造,他来源于一代君王悲惨坎坷的人生遭遇,来源于生活的最深处,是作者在悲凉,惨淡的环境下发自内心的思想和愁绪.假如没有南唐的灭亡、李煜的被囚......我们今天也就无法看到这篇千古绝唱了.

任何艺术作品,一旦离开了生活这个舞台,就象一潭没有源头的死水,丝毫没有生气,也许就是这个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