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老八路忆地道战:地道极复杂

来源: 解放军报

90岁老八路忆地道战:地道极复杂

年轻时的陈凤彩。

老兵档案

姓名:陈凤彩

年龄:90岁

现住址:扬州军区干休二所

抗战经历:1941年加入民兵,1944年加入八路军,1945年入党,年幼时经历台儿庄战役,在山东、江苏各地与日军游击作战,多次参加“反围剿”战斗。

扬州军区干休二所有一位90岁的老人,名叫陈凤彩,老人给记者讲述了自己在抗战年代与日军游击作战的经历,描述了日军与伪军的作战习惯,还原了真实的地道战。

曾在台儿庄附近流浪,亲眼目睹惨烈战况

陈凤彩老人个子不高,体形偏瘦,虽然已90高龄,但精神很好。“我的祖籍是山东,8岁母亲去世,11岁父亲去世,此后我就一直在流浪。”陈老说,自己幼时父母双亡,13岁那一年正巧在台儿庄附近流浪,“那是1938年,年初的时候,台儿庄附近的居民纷纷举家逃离,一开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才知道是有消息传过来说日本人要打徐州,会经过这里。”

陈老说,自己幼时的经历依然记忆深刻,“我当时年纪小,一来不懂事,二来很多人家举家逃离,房子就空下来了,我正好有地方可以睡觉,也不需要睡在荒郊野外了,于是我就没有离开。”在台儿庄附近落下脚的陈凤彩没有想到,这场战争的持续时间如此之长。“我原本想日本人来的时候我躲一下,然后等他们走了我再出来,没想到这场仗打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在台儿庄战役打响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枪声炮声不断,不分昼夜。“我就躲在屋子里,到了晚上出去找点吃的,好几次透过门缝看见日本军队经过,我连大气都不敢出。”就这样躲藏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心惊胆战的日子了,于是我决定去其他地方。”陈老说,他一路走过多处战场,“有些地方尸体就满山坡地躺着,有些地方尸体堆在一起,有些小沟里流淌着血水,真正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我一个小孩子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两腿发软,呕吐不断。沿途还要躲着日本人,我就这样一路逃,一路躲,一路吐地离开了台儿庄地区。”

90岁老八路忆地道战:地道极复杂

陈凤彩

埋炸药炸毁碉堡,挖地道反扫荡痛击日伪

逃离台儿庄后,陈凤彩又在临沂附近流浪了三年。“1941年的时候,我流浪到了沂蒙山区,在那里我看到了改变我一生命运的一幕。”陈凤彩老人说,他看见穿着军装的人在田间种着地,在道路上捡着牛粪,这让他很好奇。“我流浪过很多地方,哪个军老爷不是作威作福的,怎么还会有种菜和捡牛粪的军老爷?老乡告诉我,这是八路军,是我们的自己人。”

随后,陈凤彩在沂蒙山区扎了根。“我先加入了当地的民兵,跟着他们一起打日本人。但是民兵没有枪支,没有大炮,怎么和日本人打仗?”陈老说起游击战来,神采飞扬,“当时我们的敌人主要是日军和伪军,他们都有据点,据点的四周建着高高的墙,墙的上面分布着数个炮楼,敌人就住在墙后的据点里。在墙外,还有约两米宽、一米多深的壕沟,壕沟和墙之间还有铁丝网和木桩,日军平日里一般不会出据点,伪军不一样,他们会隔三岔五地出据点来抢老百姓的粮食。”

凭借当时民兵的武器是不可能攻打敌人的据点的,“于是我们开始安排人在伪军的据点外观察,伪军一出门,我们就埋伏在他们途经的路上,而且我们有‘两不打’,就是白天不打,不近身不打。”

陈老解释,白天不打是因为白天打埋伏没有优势,一定要等到天黑敌人视野下降才出击,不近身不打是因为民兵没有枪支,只有大刀和长矛,近身作战可以发挥自身的优势。“就这样,伪军被埋伏了很多次,民兵队伍也搞到几把枪,但是后来被我们埋伏怕了的伪军学聪明了,晚上绝不出据点一步,这时候我们开始思考怎么才能打下敌人的据点。”陈老说,攻打据点并且尽量避免伤亡最好的办法就是地道战,我们将地道直接挖到据点的碉堡下方,将土制的炸药放好,然后引爆。”

“我们第一次挖地道攻打敌人的据点,我记得那是夏天,我们上午十点多钟开始挖,天气很热,每个人都满身大汗,周围的老百姓给我们送来新鲜的西瓜,但是我们不敢吃,真的不敢吃,因为我们知道老乡们的心意,我们担心如果我们拔不掉敌人的据点,怎么向这些热心的给我们送来西瓜的老乡交代,于是我们把西瓜放在水里,等着我们拔掉敌人的据点回来才能安心吃西瓜。”

除了炸碉堡,地道在反扫荡中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们和周边的村庄之间都有地道相连,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地道的入口,而且地道错综复杂,不熟悉的人进了地道只能原地绕圈。”陈凤彩笑着说,“日军来扫荡了,我们就进地道,绕到日军的背后给他一刀,等敌人反应过来,我们又从地道去了别的地方继续给予他们打击,地道战可谓是游击战的精髓所在。”

1944年加入八路军,老乡情谊让他终身难忘

1944年,陈凤彩正式加入了八路军,成为115师686团的一名战士,“加入八路军后我终于有了枪,当时给我一杆枪,三发子弹,四颗手榴弹,由于装备有限,所以当时在军中流传这样一句话,‘打不着不开枪,距离远不开枪,没有命令不开枪’,这是因为每个战士的子弹都很少,战士们非常珍惜,都想每一颗子弹能消灭一个敌人。”

在游击战和反扫荡战争的过程中,陈凤彩也曾多次在生死线上徘徊,“有一次我们出去拔据点,结果没走多远就被日军和伪军从两翼包围了,当时包围圈越来越小,敌人扫射的子弹就打在我的脚边,扬起尘土。当时我们就说跟日本人拼了。”突然,敌军的身后传来几声枪响,敌人纷纷转身扫射,“我们趁机逃离了敌人的包围圈,后来我们才知道是一些老乡为了救我们用土枪吸引了敌人的注意,有些老乡因此牺牲了。”

在游击战和反扫荡的过程中,躲藏在乡亲家中是经常的事情,“老乡们都会尽全力地保护我们,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这么多年过去了,回忆起当年抗战的岁月,我都会告诉别人,这些老乡才是真正最可爱的人。”

陈凤彩老人介绍说,在抗战的岁月里,由于装备的落后,八路军的伤亡还是很严重的。“在一次反围剿的战斗中,我们遭遇了敌人精锐部队的进攻,四个连的战士奋勇还击,这一仗结束后,四个连只剩下7名战士,其他人都壮烈牺牲了。这样的战斗还有很多很多,我很幸运,也很不幸,幸运的是我还活着,而不幸的是我身边的战友们很多都已经离我而去,我很想念他们。”陈凤彩的眼中含着泪水,“此后我还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送走过很多很多战友,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正是因为他们,我们才有今天这么美好的生活。我想如果他们还活着,也会为现在美好富强的祖国而骄傲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