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如果翻看今日中国空军装备表的话,大家会欣喜地发现,新型战机的数量连年增长,90年代尚属主力机型的歼6早已消失,歼7与歼8也由主角变成配角,歼10、歼11等已变成真正的主力,数量也非常可观了,新一代战机的总规模已超过1000架的规模,不过在现役作战飞

机也有一个老古懂:强5,许多人已喜欢用“小强”来称呼它。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1958年,为满足空军对先进强击机的需求,沈阳第一飞机设计室拟定了超声速喷气式强击机的初步设想,新机最初定名“雄鹰302”。当年8月,航空

工业局决定将强5转到南昌飞机厂(以下简称洪都)研制。洪都飞机设计室主任高镇宁等接受任务后,借调了沈阳第一飞机设计室的陆孝彭担任主管设计师。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从米格-19/歼6歼击机基础上改进而来的强5强击机的总体布局颇具特色:一、采用两侧进气方式,提高了进气效率;二、采用锥形机头,扩大飞行员的

视界;三、根据跨声速面积律采用蜂腰形机身,保证了飞机的超声速飞行能力;四、选取面积较大、后掠角稍小的后掠机翼,提高升力特性;五、设置面积较大的垂

直尾翼,增强纵向稳定性;六、采用向后上方开启的活动座舱盖和流线较好的大背脊;七、具有携带多种武器以多种方式进行对地攻击的能力。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强-5强击机,作为中国空军对地攻击的主力机型,在低空、超低空对地面或水面战术、战役纵深目标和有生力量进行攻击,直接支援地面部队作战中有着不可替代

的作用,它至今仍是唯一由第三世界国家发展成功的喷气式攻击机。型研发至今50余年的生产、服役经历中不断得到改进提高。该机仍是部分第三世界国家前线航空兵的主力机种。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强5是不是一款合格的强击机/攻击机?

任何一种飞机,无论是不是作战飞机,其设计,永远是一种围绕其设计初衷与客观条件差异而展开的取舍与妥协。其次,强-5与典型的现代强击机如A-10、Su-25有一个非常显著的区别,这个区别就正是它的设计初衷。

与上述典型强击机(或者说“合格”的强击机)以前线反坦克、近距离空中支援、战场遮断为主要作战样式不同,强-5在50年代末上马时的设计初衷是以低空、

超低空高速突防为主要作战样式,在假想的60年代末-70年代初苏联全面侵华背景下,利用低空高亚音速甚至超音速飞行,强行突破侵华苏军师、军一级的野战

防空系统(当时预计这一时期下这一级的苏军野战防空仍然主要依靠高射机枪和高炮),对苏军坦克集群、摩托化步兵集结地域、指挥节点、后勤枢纽等重要面状目

标临空投掷“狂飙一号”战术氢弹,可以说强-5就是为了“狂飙一号”而生。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强-5的所有设计(或者说针对MiG-19原始设计进行的所有修改设计)都是基于成功投掷“狂飙一号”这个目标,反过来导致它在设计上与典型强击机有非常大的不同。

1、强-5面对假想的进行机械化大纵深突破的苏军野战防空体系,唯一的突破手段便是低空高速飞行。而为了实现这一点,设计人员首先选择了当时国内所能掌

握的唯一一种高速飞机:MiG-19,也就是歼-6,作为设计蓝本。但是由于歼-6较低的整机推重比和发动机推重比,在外挂氢弹的情况下是无法实现预计的

高速飞行的,必须将氢弹内置,尽可能保持光顺外形,减小阻力,才能实现高速飞行的目标。因此,强-5之所以跨时代的摒弃机头进气布局,并不是如大多数做如

此选择的设计者那样是为了追求安装高性能火控雷达,而是单纯的为了腾出进气道占用的机体空间,以便布置弹仓,同时进一步修型减阻,尽可能保持甚至提高在带

弹情况下的飞行速度。最终强-5相对歼-6起飞重量高了近2吨(主要是用在了加强结构、布置装甲、布置弹仓和安装对地攻击用观瞄设备上),但是最大飞行速

度却下降不到0.2马赫。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2、正因为强-5

采用机头进气并不是为了安装雷达,所以它的机首结构并不是如我们现在看到的大多数飞机头进气飞机那样把结构闭合于一个平面框再安装一个透波材料制成的流线

型整流罩,而是直接将机体结构延伸到了机首流线的顶端闭合。这也导致未来强-5家族完全失去了在机首安装高性能火控雷达的可能。

3、继承自歼-6的大展弦比后掠翼布局虽然为强-5提供了非常优秀的爬升性能(MiG-19S依靠这对空前绝后的机翼,取得了2倍于同时期对手F-

100A的爬升率),但是却无法提供较高的负载能力。甚至早期用于核攻击的强-5甲只有两对用于挂载副油箱的机翼挂架,所有作战载荷都只能用弹舱装载。而

且大展弦比后掠翼虽然长度并不短,但是展向空间非常狭小,能够用于携带弹药的空间也非常有限。综合这两方面因素,就导致即使最终强-5也回到传统强击机的

作战定位之后,无论如何改进,其作载弹量始终无法突破2吨,明显的落后于采用强调低空低速性能的大展弦比平直翼布局的Su-25近5吨、A-10超10吨

的载弹量和两位数以上的挂架数量。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4、由于这种拆东墙补西墙式设计,强-5将原本歼-6并不富裕的内油进一步压缩,导致作战半径的急剧下降,携带两具副油箱并挂载氢弹采用低-低-低任务剖

面时,作战半径不超过500公里,虽然后期不断改进,但是强-5的作战半径始终难以突破500公里的门槛。过短的作战半径在“关门打狗”、“以空间换时

间”这样的对苏防御作战战略下还并不十分致命,毕竟只需要一次通过-投弹即可,空军也将出动强-5进行核突击的时机假定在了苏军突破至华北平原外围一线之

时而不是研制之初假想的越境突击西伯利亚铁路,变相放宽了对强-5的作战半径要求。但是对于后期主要以常规打击为主的强-5改进方案中,过短的航程,使得

强-5在进行对地支援时的打击窗口大大压缩,面对需要长时间留空观察、联络才能发现的隐现目标和需要多次通过、多次突击才能消灭的零散目标,强-5就显得

有心无力了,而这样的对地支援行动正是Su-25在阿富汗、车臣,A-10在伊拉克、阿富汗主要面对的作战样式。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5、由于设想的作战对象是处于大纵深突破进攻作战状态下的苏军机械化战役集群,强-5在设计之初只考虑面对高射机枪、高炮一类的防空武器,因此只安排了一

定的额外装甲作为被动对抗手段。而对于苏军歼击机,国内设计人员认为当苏军突破到需要出动强-5投掷“狂飙一号”时,以当时苏军前线歼击机的作战半径,恐

怕难以保证对苏军重要前沿目标的有效覆盖,因此并未着重考虑,仅仅考虑依靠低空突防,尽可能避免与敌方歼击机接触(考虑到当时苏军前线歼击机普遍没有雷

达,或机载雷达下视性能非常差,这应该来说是一种非常合理的猜想)。至于野战防空导弹,由于国内判断苏联防空导弹以固定阵地的要地防空型防空导弹为主,且

以苏联导弹工业的力量,苏军短期内难以实现导弹防空体系的野战化,因此无需突入苏联设防空域作战的强-5面对苏军防空导弹的几率不大,因此设计当中就完全

没有考虑过相应的对抗措施。然而随着以9K32为代表的单兵防空导弹和2K12为代表的野战防空导弹在60年代末进入苏军服役,苏联率先在世界上建立起了

第一支强大的梯次化、远近结合的野战防空导弹体系,强-5

的突防生存能力、低空核突击的任务成功率都出现了断崖式的崩溃。随后,使用苏式野战防空导弹的阿拉伯军队在第4次中东战争中对精锐的以色列空军造成重大杀

伤,成功验证了面对野战导弹防空体系,传统的低空高速突防战术已经破产。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可以说从那个时候起,强-5所有的设计目标也随之破产,作为一种作战飞机,它无疑是失败的。

而强-5之后的发展也一直在证明这一点:转向现代化发展方向的强-5在面对与设想中完全不同的作战环境和作战样式时,其一切为了满足低空高速核突击而形成

的设计特点都成了它进一步改进的障碍,虽然几代航空人不遗余力的对强-5进行各种现代化升级、改进,甚至在现在看来,它的机载设备、机载武器都已经与

Su-25T、A-10C没有太大差别的今天,强-5过低的载弹量、过小的航程、平庸的低空低速性能仍然导致它与后两者在作战效能上有天壤之别。

强5:廉颇老矣,攻击机的舞台应该让给谁?

强5之后,我们还需要专属攻击机吗?

中国空军在成立之初就很注重对地攻击,很早便搞出了对地攻击的专属精品强5,于是我们就有了对地攻击新的战法。几十年过去啦,面对不断推陈出新的歼击机系列、机型(从歼5、歼6、歼7、歼8到歼10、

枭龙、歼11A/B),无一不显示中国空军对歼击机的重视与重点发展,而对地攻击呢,我们虽然也搞除了JH7/JH7A,又引进了SU30相应机型。这两种机型作为专属对地攻击机太浪费资源了(因为JH7/JH7A可作为海航的反舰导弹发射平台,SU30除作为反舰导弹发射平台之外,由于其

航程远可执行特定的战斗任务,如发射反辐射导弹对地面雷达进行攻击等,而让他们(JH7/JH7A与SU30)执行象强5一样的专属对地攻击机也太大材小

用了。)。所以发展专属的对地攻击机也就是强5的下一代至关重要,对这强5的下一代的最起码要求是具有更大的作战半径,而更大作战半径要求必须换发成涡轮风扇发动机。强5已经老了,那么他之后呢?强击机到底应何去何从?(AOPA云:杨媛媛)

AOPA云[军机频道],专注军事飞机内容分享,科普类战机阐述,实时类军机报道。更多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opayun(长按可复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