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汽车兵

王昌宁 收藏 49 21387
导读:个偶然的机会,经我大姑介绍,父亲</o:p>[/align]

[远创]父子汽车兵
王昌宁
上世纪,我军现代化程度还不算太高的年代,参军入伍,能当上一名汽车兵是比较幸运的。我们家父子三人在不同的年代,都曾当过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汽车兵。几十年来,茶余饭后,父子三人经常谈起自己当汽车兵时的一些往事,颇有感悟······
父亲当汽车兵,参加了进军西南解放成都的战役,还为xxx开过车。
孩提时,经常听父亲讲他的身世,特别是他喝点酒后讲得更加精彩。不过,每次讲的都是上一次所讲内容的重复。孩提时,他讲的时候我有些不太在意,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特别是当兵之后,开始认真听他所讲并不时向他提问,真正从中感受到了他们那一代军人、汽车兵的艰难困苦和酸甜苦辣。那时,在随时都有丢掉性命危险的恶劣环境下,他们——汽车兵和所有南下的军人一样,在各个战场,燃烧了青春,挥洒了汗水,贡献了智慧,付出了艰辛,立下了战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父亲16岁时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学会开汽车。他讲:在呼市学徒时,每天起早贪黑,早早地起床,烧水泡茶等,首先要把师父侍候好;其次,要检查车辆各部位的情况,如机油标尺、水箱水位、一些要害部位螺丝的紧固以及卫生状况等。还要手摇发动机数十转,冬天的时候用盆装汽油火烧发动机底部进行预热,旧社会跟车学徒真苦啊!哪像你们现在学开车这样容易。那时,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学到了技术,却又赶上了战乱的年代,在家无所事事。幸好,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经我大姑介绍,父亲18岁参军,在贺龙的黄河18兵团当上了一名汽车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父亲讲:到部队不久,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即分到了炮兵团,两个人开一台车,所驾车辆是美国制造的道奇T234型军用卡车。二战时期,中国战场主要的车辆装备即此种车型,有大、小道奇之分。我军从国民党手中缴获大批道奇车辆装备自己,在解放战争和后来的社会主义建社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父亲从1949年接手大道奇卡车,跟随18兵团进军西南,解放成都,供职川北行署,集体转业地方,一直驾驶着道奇卡车,直到八十年代才换装成国产“东风240”汽车。可以说:父亲开了一辈子的“大道奇”汽车,见证了新中国汽车发展的历史,经历了国家社会主义建设时期艰难曲折的过程,父亲经常讲:刚解放那阵,他们跑车有安全奖、节油奖,这样奖那样奖加起来比工资都高,大家干劲十足,每天忘我的工作。由于他一心一意开他的汽车,拼命的工作挣奖金养家糊口,所以,那些年代的“反右”、“三反五反”、“四清”、“文革”等运动都与他无关,每次运动他都能平平安安的过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汽车兵不像步兵那样在一线冲锋陷阵,但风险还是有的。父亲讲:他们随军一路南下,沿着老川陕路向四川挺进,沿途打打停停。行军时,最怕的是汽车抛锚掉队。所以,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持着高度的临战状态。尽管如此,但仍不可避免,车辆出现油路、电路故障是常有的事。在剑门关战斗中,父亲的车出现油路故障,故障排除追赶大部队时,没注意水箱烧干,即下车找水,刚加好水,警戒战士即发现小股残敌向他们袭来,车上的战士已开枪与敌交火,父亲迅速发动车辆起步甩掉敌追击,幸运敌子弹未击中轮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坐进驾驶搂,比人高一头。”行军路上,步兵对汽车兵羡慕不已。汽车兵开着车从步兵身旁经过时,有一种很自豪的滋味。父亲有点得意地讲,那时他年轻,驾驶技术好,当官的经常乘坐他的车辆,在部队配置地域跑来跑去;在行军队列中跑前跑后,指挥部队从一次战斗到又一次战斗;从一次胜利到又一次胜利。每次召开庆功大会,都要把几台车辆并排在一起,用鲜花、彩带、标语搭成一个临时主席台,首长在台上讲话、授旗、颁奖。所以,汽车兵有较多的机会受到领导的接见和近距离见到比较大的首长分享荣耀,特别是打到成都参加入城仪式时的情景让他终生难忘。他说:那天,成都的天气特别好,太阳光照耀着我们,暖洋洋的;照耀在排成长龙的车窗玻璃上,闪烁着一道道光芒,车上车下的解放军,个个都精神饱满,喜气洋洋的。贺龙司令员率18兵团官兵从城北出发,沿北大街、顺城街、盐市口,浩浩荡荡的开进了成都,最后在人民公园举行庆祝成都解放的大会。他开的车离贺龙的指挥车不远,沿途老百姓敲锣打鼓,唱歌跳舞,欢迎解放军进城,欢庆胜利。贺龙在欢庆会上讲话,湖南口音,很振奋,老百姓不停地鼓掌、欢呼!场面十分壮观。父亲每每讲到此时,都会神彩奕奕,满面红光,不难看出他对那时回忆的喜悦与激动。
成都解放后,父亲被挑选开着道奇车随xxx的队伍走进了南充,亲历了xxx在南充组建川北行署并开展工作的场景。从父亲的讲述中得知,xxx主政的川北行署,在进行土地改革和动员支援抗美援朝的工作中,走村串户,微服私访,夜以继日,忙忙碌碌,搞得轰轰烈烈。xxx带领的工作组,曾几次遭遇土匪袭击,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父亲在开车执行任务中,看到了老百姓对xxx的真心尊敬与爱戴,拥护与支持。xxx作风深入,平易近人,和蔼可亲。工作之余,经常参加干部群众的篮球、棋牌活动。他精力充沛,怀有一颗强烈的童心和好奇心,经常拨弄机关的大小车辆,并向司机不停询问。有一次,在机关院内,他要亲自驾驶一辆摩托车,我父亲也在场,只见他驾驶着摩托一头撞到了墙上,把大家都惊呆了,幸好只是车受了点损坏,人却毫发无损。这就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共青团中央书记,说他伟大其实也平凡,同样,他也有平常人的兴趣与爱好。上世纪80年代,xxx担任总书记,闲谈中我们调侃父亲,让他到北京找老领导关照一下自己,父亲一本正经地说:他当他的总书记,我还是当我的汽车司机。这就是我的父亲,一个平凡、朴实、秉直,开了一辈子汽车的汽车兵、老司机。
汽车兵跑的地方多,接触人缘广,经常吃香的喝辣的。新中国刚成立,技术兵种稀为贵,汽车兵经常利用出差的机会光顾一些吃的、玩的地方,父亲开车不论到哪个地方,都会引来不少羡慕的目光,受到人们像尊敬xxx一样尊敬自己,入川不久,他就能说出四川一些名菜和名吃,如成都的龙抄手、钟水饺、夫妻肺片、陈麻婆豆腐、川北凉粉、耀华刀削面等。父亲深感当一名汽车兵的光荣与实惠,组织安排他读干部学校当干部,他不去;原本打算解甲归田回北方老家,后来,却改变了主意,始终抱住方向盘不放,随部队集体转业留在了西南。
父亲年轻时一表人才,加之穿一身军装,开一辆军车来来去去,很引人注目。川北行署一些热心人即给他介绍对象,这样就认识我妈在四川遂宁安了家,我们兄弟姊妹即相继来到了这个世上。也许是父亲对汽车兵专业的钟爱,他要求我们兄弟几个从小即轮流跟他学开车,并希望我们都象他一样到部队当一名汽车兵,令人欣慰的是他的希望基本变成了现实。哥哥最先出师,上世纪60年代末,参军到铁道兵部队当上了汽车兵。
哥哥当汽车兵参加了成昆、襄渝铁路的修建,为团政委开了五年多时间的小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年,我正读初中,哥哥参军到了部队。父母没有文化,哥哥每次写回家的书信,都由我念给父母听,同时,根据父母的意思给哥哥写回信。这样一直到我下乡当知青为止。近五年的时间,所以我对哥哥的情况比较了解。
他在团机关当了一年的通信员,即下到汽车连开了一辆“解放牌”大卡车。主要任务是为施工连队运送人员、物资、器材,有时也运送一些在施工中受伤的伤员和牺牲的烈士遗体。在运输过程中,亲眼目睹了铁道兵施工的艰辛与危险,特别是战友牺牲的事情经常发生。有时在隧道施工中挖到阴河,一个排几十条鲜活的生命眨眼就没有了,每每听到这些消息他和他的战友们都要难过很长一段时间,铁路沿线有不少的烈士陵园。其实,修筑一条铁路,就象进行了一场战役、战斗,也不知在这场战役、战斗中发生了多少悲壮的故事。铁道兵战友虽然没有操枪弄炮牺牲在与敌撕杀的疆场上,然而,他们的壮举和卫国英雄、烈士一样,与日月同辉,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任何时候,他们及其亲属同样应受到国家的尊敬和厚待。前不久,哥哥和几个战友还专门到成昆线铁路上为牺牲的战友扫墓,肃立在烈士的墓碑前,兴许想起了那遥远的岁月,奉献青春,豪情万丈,流血牺牲,一幕幕情景仿佛就在眼前,他们每个人都哭了······
从哥哥的信件和他们的回忆中,我了解到,当时生产力落后,缺少比较先进、大型的机械装备,筑路主要靠人力。政治教育,思想动员后,战士们焕发出火一样的青春和力量,每天吃饱饭以后,就拿力气、拿生命去拼。挖土方,打隧道,发扬蚂蚁啃骨头一样的精神,无论多么大的艰难险阻,义无反顾,勇往直前。有时也用炸药炸松大片岩石和土方,一人在前面掌着钢钎,顶住岩石,一人在后面轮二锤锤打钢钎,一锤一锤的打出炮眼,尔后把炸药放入炮眼,炸松土方和山岩,再用手推车把土方石块一车一车的推出来。从早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哥哥的战友对我讲:有一条隧道,用了三年的时间才打通。尽管如此,哥哥的战友们——广大铁道兵始终毫无怨言,至今仍流传着他们那时的一句顺口溜:“铁道兵有三宝,铁锹、洋镐、烂棉袄”。就是依靠这“三宝”,他们以钢铁般的意志和精神,为祖国建成了一条又一条铁路。不仅如此,还创造了世界筑路史上的奇迹,突破筑路禁区,在山势陡峭,奇峰耸立,深涧密布,沟壑纵横,地形地质极为复杂的情况下,建成了成昆铁路,使其成为中国铁路建设的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施工连队战友的精神感染着哥哥,他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干好自己的本职,当好一名汽车兵。他以雷锋为榜样,把汽车当武器,象爱护眼睛一样,每天完成任务后,不停地擦拭保养,任何时候车子都干干净净、亮睁睁的。加之他本身就诚实、听话、勤快、守纪、爱干净。殊不知,在一次执行团部勤务任务中,被团首长看中,很快就从连队调到团机关为团政委开车,接手一辆前苏联制造的小车(嘎斯69型)。给团政委开小车不象在连队开大车,有一定的规律性。团政委外出开会,下营连检查工作,说走就走,所以他要求哥哥必须在岗在位,随喊随到。几年如一日,哥哥基本做到了。只有一次因喝醉酒,在床上躺了两天,老乡战友向团政委谎称哥哥生病,故,未能送团政委到铁道兵部赴会。酒醒后,哥哥非常内疚和自责,为了惩罚自己,一年时间没有沾酒。哥哥的表现,深受首长和战友们的肯定,年年都被评为“五好战士”。
哥哥讲:那时部队真是“大熔炉”、“大学校”,特别是在首长身边开车,经常送首长外出开会、下基层连队检查指导工作,无形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得到了很多知识。首长十分清廉,公与私分得非常清楚。记得报到那天,团政委就叮嘱:“这车是组织上配给我工作时用的,不能私用,特别是我的家属和孩子,谁找你都不得行,今天约法在先,你我都不得违犯”。团首长是这样讲的,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团政委外出,除报销正常的差旅费,再没有其他费用,下连队的伙食费一分不少,从不搞特殊化。还有,团政委是东北人,有时探家或外出回团,都要带些家乡的土特产和一些好吃的给大家,官爱兵,兵敬官,真象一个温暖的大家庭。
是啊!那个年代当官的都是这样,勤政为民,廉洁奉公,官兵一致,表率作用好。野营拉练,战士走不动时,干部为战士扛枪、背背包、挑血泡。节假日进馆子、办招待,一般都是干部或老兵掏钱买单,不专门请客更不送钱。晋升职级,官兵议论的对象,正是组织预选考察的对象,从上到下风清气正。入党象结婚一样,看作是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梦想,在每个人的心中根深蒂固,一直憧憬着······至今,在我们这代人的心目中仍未停止,是因为她和“中国梦”一脉相承。
汽车兵单独外出执行任务的机会较多,需要高度的自觉性和组织纪律观念。去年,与哥哥的战友在一起喝酒,大家在摆谈中,哥哥谈起他在一次单独执行任务中,曾遇到一个重庆女知青追求他的事。酒后吐真言,他讲:团里指派把小车送重庆大修,每天须在厂里监修,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修好后返回。在修车过程中,相识一位汽修女工,是知青招工回城的,个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喜欢笑。那时也不懂漂亮不漂亮,只感觉其比较热情大方。她每天穿一身劳动布的工作服上班,工休时在一起吹吹牛,在她的热情邀请下,利用周末一起去过红岩村、渣滓洞,逛过街。日久生情,汽修女工送手帕、送相片、送电影票给我,一往情深。对这突如其来的爱情攻势,当时不知所措。毕竟刚当兵两年多,18岁有余,还没长醒,不象现在的年轻人懂事早。况且,部队还有纪律规定。虽说朦朦胧胧知道是那些事,但无论如何不敢轻举妄动。最终以要听取父母意见为由婉拒了她。其实,那个年代当兵的受人尊重,汽修女工更多的是对解放军,对汽车兵的一种向往、热爱与崇拜,把个人单纯的、纯洁的爱集中到了哥哥的身上。女青年找对象,喜欢找当兵的,这和当时的社会导向有关,特别是每逢“春节”和“八一”的时候,居委会都会组织一大帮人,敲锣打鼓地把“光荣之家”、“五好战士”以及立功喜报送到每一位军人家属家里,并将“喜报”贴到住家的显眼之处。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当兵虽然没有丰厚的经济收入,但有一种无尚光荣的使命感和荣誉感。有人讲,那个年代是“八亿人民八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可谓:全民皆兵。由哥哥的艳事,扯出这个话题,不免颇为时下“物欲横流”的社会耽忧。特别是目前,一些复转退伍军人怨声载道,不断上访,一些地方政府国防观念淡化,为了经济利益修路占陵,导致与烈属出现矛盾并扯到了法院。对此,我们的顶层应足以重视才是。
日子象拽在手中的细沙,无论你如何握紧拳头,还是悄悄溜走了。襄渝铁路、成昆铁路相继建成后,哥哥他们挥师北上,在河北涞源安营扎寨,接受了新的铁路修建任务。北方的寒冷,使从南方入伍的战士不太适应。与哥哥一起入伍的战友陆续离开了部队,特别是团招待所最要好的战友也退伍了。哥哥再也呆不住了,尽管团政委一再挽留,仍未留住哥哥继续服役。留下的,后来,大多都随军集体转业移交到了铁道部系统。
1976年春,正当哥哥退伍之即,我却抱着当汽车兵的愿望走进了军营。记得,穿上军装在雨城兵站与父亲握别的时候,父亲拉着接兵排长的手,一再强调说自己的孩子,也就是我具有开车的技术,到部队后让他开汽车。也许当年大姑就是这样把父亲送到解放军的队伍中的吧,父亲太希望我也能象他和哥哥一样能当一名汽车兵。因为,他深知只有当了汽车兵,才能拿到正式的汽车驾驶证,也就承认自己有了一份正式的职业,即使退伍回家也不耽忧找不到工作。其实,他哪里知道接兵排长完全是出于对家长的尊重,满口答应:好!好!好!此时此刻,我非常理解父亲······他是多么的可亲、可爱、可敬啊!
不知是父亲的嘱托,还是我在《入伍登记表》中“有何特长”一栏填写了“汽车驾驶”的内容起了作用,到部队后,我被分到了团后勤新兵班。高兴了一阵,心想到了后勤就可以开汽车了。结果一打听才知道,当时团里还没有编配汽车,运输保障还是马拉车或师后勤派车到团里临时执勤。空欢喜一场,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我被安排在团后勤处机关当文书,满以为与汽车兵无缘了。没想到的是,当了一年多的文书后,领导让我到连队去(后来才知道,我被列为干部苗子,但不能从机关直接提拔,须到基层接受锻炼。),正巧这个时候,团里刚成立汽车排,我始终没有忘记父亲的心愿,于是向领导提出下汽车排,为了检验我真会开车,领导还专门从汽车排调来一台车,让我实际操作了一番,得到认可,终于如愿以偿。
那个年代,野战部队中汽车兵的数量较少且有一定的科技含量,一个师仅一个司机训练连,每年新兵训练结束后,师抽调有关部门人员,组成一个临时的选调机构,到各团挑选新兵,到师司训连培训一年,培训结束后,将学员分配到全师有车分队,学员第二年再进行半年的实习,考取正式驾证之后,才能单独驾驶车辆执行任务。当一名汽车兵挺不容易,司训过程中和步兵、炮兵及其他兵种一样,有吃不尽的苦、受不完的累,且还要做好随时被淘汰的思想准备。所以,能当上一名汽车兵,深感十分光荣与自豪。现在学驾驶、考驾证,能象我们那时那样严格的话,不知要减少多少车辆事故。
我当汽车兵是步兵团的第一代汽车兵,参加了团汽车排组建后的第一批汽车驾驶深造队和迎接军区专业兵大比武的训练。
团汽车排刚成立,几台堪用“解放牌”运输车,负责全团运输,告别了马拉车时代,我军步兵团机械化程度向前迈进了一步。汽车排辖三个班,人员、车辆均未配齐,车场也正在建设之中。我被安排在二班,全班加班长和副班长共七人,三辆车五支56式冲锋枪,班长、副班长和一老兵各一辆。我们的任务就是轮流跟车,政治学习,生产劳动。没过多久,副班长带我参加团汽车驾驶深造队。出发前,我们自己对车辆进行二级保养。副班长原是汽修工,车辆维修与保养都很在行。然而,仅三人,加班加点花了近一周的时间,才完成保养。每天拆卸发动机,大小零件摆了一大摊子,然后,进行清洗、打磨,维护保养,调试安装等。工具不配套,设备简陋,困难一个接一个,每天又累又饿,大汗淋漓,一身油迹。从机关到基层,给我上了实践第一课。尽管如此,我心中始终是愉悦和充实的。
团汽车深造队五台车,每车正副驾驶各一人,由高机连一名副指导员带队,到离营区几十公里外的化肥厂驻训,时间三个月。
副班长比我早当兵两年,四川德阳藉,人很精神,比较俊郎,古铜色的皮肤,适中的身材。平时,很少说话,显得正统、严肃。但对我很好,特别是在教练中,一丝不苟,宽严得当。至今,我仍记得他的一句话,他说:“安全行车千万里,出事就在一两米,安全行车几十年,出事就在一瞬间。”他讲的意思就是,无论你开了多久的车,无论你跑的公里再多,都不能掉以轻心,时刻都要把安全行车放在心上。
深造队每天为化肥厂拉煤,上午一趟下午一趟,以运代训。化肥厂至煤场的道路三、四十公里,蜿蜒崎岖,最陡的坡,需要挂一档才能上得去,非常适合驾驶教练。正是春暖花开之时,沿途的植被茂盛翠绿,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色,我们开着车,行进在山路上,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不过,教官坐在身旁,始终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不敢马虎,认真完成每一个驾驶动作。深造期间,团后勤处的秦处长,还专程到深造队检查指导工作。他和蔼可亲的问候和语重心长的教导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秦处长等老一代军人的人格魅力,光辉形象,一直矗立在我的心中,成为我人生路上的楷模。秦处长点名要坐我开的车到煤场走一趟。我小心翼翼的开着车,车在山路上吃力的行进着,一路上坡,一路下坡。一路上,副班长适时对我进行一些驾驶指导,秦处长一言未发。从煤场回到化肥厂后,全队开会,时间不长,秦处长作了简短的讲话。其中一句话我记忆犹新,他讲:“你们是我们团第一代汽车兵,希望你们刻苦训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几十年了,老首长的话语一直回响在我耳畔。那一段苦中有乐却美好的时光,始终停留在我的记忆之中。
深造快结束时,我们接到返营准备参加军区后勤专业兵大比武训练的通知。
1978年,邓小平统帅军队,全军上下,掀起起了继六十年代大比武之后的又一次大比武。各大军区各军兵种搞得热火潮天,后勤专业兵也不例外。我们从化肥厂回到营区后,即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之中。
汽车油电路故障排除是汽车兵比武的重头戏。首先,我们就从练故障排除开始。汽车排车场内,每天抽三台车摆放在那里,各班一台车自练,从理论到实践,班长设置故障,大家分别进行排除。紧接着,班与班之间模拟比赛,互设故障,抽代表进行排除。一班长设置了一个故障,二班抽到我来排除。我们班长和班上的战友都让我沉着冷静,一定要把它排除掉。虽然不是正式比武,但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我鼓足勇气象参加正式比赛一样,上车操作,车刚一点火发动就熄火了,再也发动不着。平时学的理论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查看仪表情况后,我很快判断是油路故障。于是,从油箱顺着油路进行检查,在化油器与油管连接处发现了一班长塞进的小纸团,故障得到排除,二班欢呼雀跃,我心里乐滋滋的。我们每天就这样训练着,后来,又按计划练更换轮胎,练战时单车与车队如何应对小股敌特袭击等。正值重庆火炉大热天的季节,我们每天都是大汗一身、油污一身,累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尽管如此,大家心中仍然是舒坦的。看得出,谁都不愿在比武比赛中拖了集体的后腿。正当比武训练轰轰烈烈进行着的时候,突然一天,政治协理员找我谈话,告知我的提干命令到了,被任命为步兵第110团2营部书记。
当干部,这是我没想到的。那个风清气正的年代,只要你踏踏实实的干活,恰恰是你没想到的好事(立功受奖,入党提干)就会不期而遇。这之前家里还来过信,希望我年底退伍回家,父子三人合计买车搞运输,借改革开放的春风,走勤劳致富之路。谁料想命运却安排我献身国防,一个多月后全副武装登上了南去的闷罐军列,从那场战争中十分幸运的走了下来,在军营虛度了30个春夏与秋冬。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中午看了战友的贴,写得详实、丰满,充满正能量。这么好的帖子铁血编审怎么不给加精呢。我来为好文顶赞!

哈哈,想不到我们一起参加了自卫反击战。当时我是个准“汽车兵”,战前我在高机连,据说抗美援朝牺牲了80%以上的汽车兵,现代战争专打后勤运输线,所以战前连队抽调反应快、表现优秀的新战士去汽车教导队学开车,准备随时补员。后来又说战斗不会打太长时间,开战时,我们停止学习,上了前线。祝老战友幸福安康!(我战时在43军128师)

写的不错。敬礼,老兵。

全文我最看重的一句话 那个风清气正的年代,只要你踏踏实实的干活,恰恰是你没想到的好事(立功受奖,入党提干)就会不期而遇。

老战友可称为军人世家了!赞一个!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