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印度人:我们印度为何不受邻国欢迎

莫迪政府尽管在执政之初因其“邻国优先”的政策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但目前该政府在周边地区却疲于应对自己遭到的越来越多的怨恨。这其中所蕴含的信息很明显:强权战术不能取代成熟外交。

以人民党为首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的“邻国优先”政策在一开始表现出奇地好,莫迪在魅力四射的就职典礼后旋即对周边地区进行了同样富有魅力的访问。然而这一政策不仅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让印度在地区内部树的敌比交的友多,而且无论从形式上还是从实际上看,该政策都违背了人民党当初竞选承诺:“人民党认为,本地区的政治稳定、进步和和平对南亚的增长和发展至关重要。以国大党为首的团队进步联盟未能与印度的邻邦构建起持久友好与合作的关系。印度与传统盟友的关系变得冷淡。”

除了不丹,或许还有孟加拉国之外,大部分南亚国家今天都对新德里严重不满。显然,人民党所领导政府的周边外交在某些方面从根本上是错误的。如果情况属实,那么新德里到底做了什么能让邻国对它有如此不满的情绪?新德里与伊斯兰堡不太友好的关系并不令人吃惊,但是什么又惹恼了其他邻国,让它们突然站出来公然反对印度?它们中有些国家还在莫迪优先考虑的双边关系榜单上名列前茅。

干涉尼泊尔制宪主权

印度在邻国首都越来越不受欢迎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它越来越爱干涉邻近小国的内政。以尼泊尔为例,新德里对尼泊尔制宪会议去年9月通过的宪法深感失望。印度的不快源自住在尼印边界的少数民族——特别是马德西人和塔鲁人——的感受,他们认为自己受到尼泊尔新宪法的愚弄与欺骗。然而,一场实质上的政治争论因拙劣的外交方式而受阻。

问题出在两个方面:一是新德里对尼泊尔起草宪法的主权公开表示不快的态度;二是印度涉嫌教唆马德西人封锁对尼泊尔必需品供应的做法。作为对封锁的回应,加德满都向联合国进行申述,促使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强调“尼泊尔作为一个内陆国和基于人道的自由过境权”。印度的尼泊尔“外交”并没有就此作罢:媒体普遍报道,在过去一周,新德里在试图推翻加德满都的卡德加·普拉萨德·夏尔马·奥利政权中发挥了作用。

虽然目前尼泊尔的宪法远不完美,但是这该由尼泊尔政治派别对此展开辩论,解决他们的分歧:将正确的判断强加给加德满都,绝对不是新德里该做的事。第二,协助对尼泊尔实行封锁,从而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冲击,对一个友好邻邦来说是不恰当的胁迫。第三,在推翻尼泊尔一个民选政权的过程中发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作用,无疑都该遭到谴责。

插手斯里兰卡政权更迭

如果新德里的“加德满都任务”不仅是一个败笔而且还令人生厌,那么它在斯里兰卡去年大选前的那段时间里对这个岛国的”微妙干涉”则开了一个危险的先河。新德里积极采取行动,促使以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为首的联盟击败了当时的斯里兰卡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后者的反泰米尔人的记录以及亲华的倾向受到新德里的憎恨。

尽管从长远来看卷入邻国的政治更迭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但我们必须要问,科伦坡的政治更迭是否真已促使该政权宣布自己亲印。斯里兰卡总理拉尼尔·维克勒马辛哈在去年访问印度时打消了这样的疑虑,他说:“斯里兰卡既不亲印度也不亲中国。”为了得到经济和基础设施的援助,科伦坡新政权一直在积极讨好北京,它十分清楚这些东西新德里只能少量提供。

将马尔代夫推向中国

马尔代夫,我们的另一个传统盟友,也一直憎恨印度对自己国内政治事态发展的反应。新德里对亲印度的马尔代夫前总统穆罕默德·纳希德以恐怖主义罪名遭现政权的监禁一事持高度批评的态度。马尔代夫政府回应说,它希望印度能够“遵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要干涉马尔代夫内政”。

此外,马尔代夫还加强了与中国的接触,后者一直乐意向马累提供经济和基础设施援助。中国的存在让印度政府猛然警觉起来:新德里此后一直对马尔代夫的国内事务保持沉默,并在马尔代夫总统亚明·阿卜杜勒·加尧姆上个月访问新德里期间签署了许多双边协议。

2013年6月,当时还在野的印度内政部长拉杰纳特·辛格曾说:“团结进步联盟政府的外交政策如此无力,以至于不仅像中国这样的大国,甚至连马尔代夫这样的小国都在给印度制造麻烦,让它吃苦头。”由于对控制周边较小邻国的过度热情,以人民党为首的政府只是使印度这些邻国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糟。人民党什么时候才能认识到强权战术不可能取代成熟的外交呢?

对邻国不能以大欺小

这里要讲的观点并不是说,尼泊尔、斯里兰卡或马尔代夫所发生的一切与印度没有丝毫利害关系。的确,印度邻国的国内政治和外交关系确实、也应该关系到印度。但是这难道就意味着我们有权威逼它们对我们言听计从吗?更重要的是,以我们惯用的方式来摆布它们难道符合我们自身的国家利益吗?

同样,印度有关尼泊尔宪法的公开声明既不明智、也不讲外交政策。外交部有关尼泊尔的事态发表声明说,“我们多次告诫尼泊尔的政治领导人采取紧急措施化解这些地区的紧张局势”,这无疑是高人一等的姿态,是不讲外交政策的做法。由于我们对尼泊尔的缺乏想象力的外交,加德满都今天与中国的双边伙伴关系从未这么牢固过。

因此,尼泊尔、马尔代夫和斯里兰卡带来的教训是显而易见的:新德里的行为方式不应该像是现代版的国王,派驻到这些国家的印度外交官不应再有他们是当代总督的想法。

没错,印度的小邻国的确时不时地想要打中国牌,对此我们的对策既不应是狂妄自大,也不应是推动政治更送,而应是运用创造性的、耐心的外交手段。此外,重要的一点是,要承认印度根本没有这样的物力与中国在周边地区展看一场零和较量。

以人民党为首的政府还一直在消减对领国业已有限的援助与贷款。它完全无视自己早前的承诺,其行为方式从长远看可能会损害印度的国家利益。

如果我们不能通过满足它们的经济和基础设施的需求来与我们的邻国保持战略关系,那么至少让我们不要以我们不讲外交政策的、以大欺小的行为来疏远它们。

(本文原载《印度教徒报》网站,原标题为《失去邻居》,《参考消息》翻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