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


“太……太好了,就要成功了。”


一个身着白大褂的老人紧张的注视着一个奇怪的仪器,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仪器的管道中流出来,注进血清袋里,老人沧桑的脸上由于激动布满了似沟壑般的脸筋和皱纹,霎是恐怖。


身旁的年轻人忙递了一杯茶上去,“老师,别这么紧张,喝杯茶。已经成功了,血清已经合成了,您不用担心了。”


老人呐呐的接过茶杯,轻轻地把嘴递向颤动的杯子,眼睛依然盯着那个仪器。


“九年了,我没日没夜研究这个工程,终于是成功了,”老人手轻轻拭着眼角“我做到了,政府不支持我,我一样可以做出这样的成就,不稳定的基因,有了这个基础,以后就可以通过实践慢慢地研究出改变人体特定功能或者能力的基因药物,哈哈,基因改造人体的方式对人类来说是跨时代的进步,那些鼠目寸光只知道杞人忧天的人,怎么会明白,现在,血清终于合成了,这个成就,一定,一定可以震惊整个医学界,生物界……它是一个奇迹。”说罢,就狂笑了起来,又夹杂着些许哭得味道。


年轻人忙陪着笑:“是,是,老师,您不久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生物学家了,明年的诺贝尔奖一定是老师的。只是血清还能再做出多少来?”


老人叹了一口气,说:“以目前的能力,也只能做这么多了,刚刚800克,这已经耗费了将近一亿元了,还有,放射性物质也全部过了半衰期,仪器被放射性物质损害已经没有办法再生产纯正的样本了。不过,有这些就足够了,以后钱都不是问题了。”


“那,老师,如果这些血清注射到人体,会发生什么事情?”年轻人接着问。


“这应该是无法预料的,因为这些血清里的基因不稳定。不过,这些基因的能量很小,就算全被注射到人体,也没什么用,只会稍微提高一点身体的机能,用不了几个星期就全部消失了。”老人转过头,对年轻人说,“几个月辛苦你了,小张,有什么要求么?要不,你就留下来吧,我亲自把你的档案调过来。这个研究,你就是我的助手。”


“呵呵,没什么,不过,”年轻人微笑的看看表,“已经过了三分钟了,老师您不觉得头有点痛么?”


“你……你在茶里放了什么?”老人惊恐的问。


“没什么,只不过一点点氰化钠而已。”


《上海日报》2004年三月十日第三版:


上海**医院林业图副院长,生物临床博士,于昨夜畏罪服毒自杀,据有关消息,林先后挪用公款,新项目研究费用,以及利用医院名义向银行贷款,合计九千多万元,是我国建国以来少见的利用职权巨额贪污案件,有关单位正在彻查此事,据知情人士透漏,在林的尸体下,有两个血字,“血清”,公安机关没有对此做任何表示。


《上海晚报》2004年三月十五日第四版:


今天清晨,本市发生了近年来罕有一起交通事故,共造成十五人死亡,一辆运血车在高速公路与一辆减速正要靠边休整的客车相撞,客车中有针织厂的四名职工,两名学生,两名非本市户口人员等十四人不幸遇难,在运血车中只有一个人,张某,也不幸遇难,奇怪的是,拒血车所属医院称,这辆运血车本应该行使至湖北方向,警方根据存根任务表及血库的登记确认,这辆车本应该是要开往湖北宜昌,那里最近事故频繁,血清短缺。可是,运血车却开往了完全不同的方向,有关部门已经积极的介入此事的调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