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昆仑山上守卡的兵(原创)

四川刘长青 收藏 12 6410
导读:离开部队这些年,时不时的会梦见昆仑山上那些守卡的兵。他们在海拔五六千米的地方,在那一块块刻有“中国”字样的界碑旁守护着,看似普通却非同寻常。当你有机会走近他们,会惊奇的发现,发生在这群极其普通的守卡兵身上的故事,不但让天地感到震惊,而且会让鬼神泣不成声! 背包带传奇 一连换防刚到神女峰哨卡,随车同到的那十几头大猪有的竟发疯似的狂奔乱叫。一会用嘴撕扯着后腿,一会又猛的向猪圈的围墙上撞去,没过多久,有几头膘肥肉满的大猪竟卷缩着四肢,鼻淌着鲜血,象螃蟹一样的死了! 神女峰的厉害果然名不虚传,在海

离开部队这些年,时不时的会梦见昆仑山上那些守卡的兵。他们在海拔五六千米的地方,在那一块块刻有“中国”字样的界碑旁守护着,看似普通却非同寻常。当你有机会走近他们,会惊奇的发现,发生在这群极其普通的守卡兵身上的故事,不但让天地感到震惊,而且会让鬼神泣不成声!

背包带传奇

一连换防刚到神女峰哨卡,随车同到的那十几头大猪有的竟发疯似的狂奔乱叫。一会用嘴撕扯着后腿,一会又猛的向猪圈的围墙上撞去,没过多久,有几头膘肥肉满的大猪竟卷缩着四肢,鼻淌着鲜血,象螃蟹一样的死了!

神女峰的厉害果然名不虚传,在海拔近六千米的地方,氧气还不到内地的三分之一,她悄无声息的给这群初到的守卡兵们一个下马威:连猪都要送命的地方,你们能呆吗?!

能!战士们用行动作出的回答似乎让神女峰为之感叹。在能与不能之间,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作出选择后付出的代价,却是看得见的,甚至还透着血淋淋的腥味。

王伟是全连年纪最小的,70年代后期,他从成都入伍来到新疆恰好轮到上山守卡。此时,他躺在床上望着班长有气无力地说:“班长......,你给我看看,我这脑壳是不是在往大的长?好象越长越大了。不,又有点象锤子在敲,脑壳骨头都要裂开了。班长,你......把挎包里的背包带给我。”

“你?你拿背包带干什么?缺氧造成的高山反应是常有的事,你怎么能......?”班长大惊失色,怒视着王伟。

王伟苦笑了一下:“班长你以为我要寻短见嗦,这怎么可能嘛,你把背包带给我,我用它把头捆一下,也......许会好受些。”

班长笑了笑把背包带递给了王伟,王伟接过背包带就往头上缠。他举了两下又把手放了下来:“班长......请你给我缠一下,我......手上一点劲都没得”。班长拿过背包带就往王伟头上缠“班长,紧点,再紧点,好,现在好多了。”

当班长给王伟解下背包带时,在他粉红的头皮和前额上留下了一道茄色的沟痕,足足有一颗米深!班长用粗糙的大手抚摸着,眼里泛起点点泪花“痛吗?”

“不痛,人说高山反应有多凶,可我一条背包带就把它治了。”王伟高兴得象个孩子。

吃饭的悲壮

战士们安顿完毕后,值班排长吹响了开饭的哨声。这些守卡兵大部分都是第一次来神女峰,高山反应十分强烈。他们有的头上缠着背包带,有的头上捆着洗脸用的毛巾,还有的互相搀扶着走出宿舍,按顺序来到了食堂。看着高压锅煮出的米饭和鸡肉罐头,战士们就没有一丁点食欲。大家端着饭碗,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有的干脆放下碗筷要往回走。

连长一看急了:“没吃饭不能往回走!大米饭加鸡肉罐头是上等的伙食嘛。我和大家一样都是第一次上山,吃饭是我们必须拿下的第一个碉堡!大家先休息一会,我给你们讲个有关吃鸡的故事,保准你们抢着吃。我小的时候不要说吃鸡肉了,就连鸡肉的油星子都很少见。有一天,我突然闻到一阵鸡肉香,就寻着香味走进了厨房,原来是妈妈在炖鸡。我看着锅里翻滚的鸡肉,伸手就抓,妈妈爱嗔的给了我一巴掌:‘看你馋猫的样子,这鸡是专门给你炖的,谁让你是妈妈的独生子呢?’说完,妈妈撕下一块鸡大腿递了过来。我抢过鸡腿狠狠地扯了一口,高兴得边吃边跳。谁知好景不长,父亲在我屁股上狠狠地扇了两巴掌。原来我睡觉不老实,双脚在父亲身上乱蹬乱踹。”

战士们听完连长的讲述,忍不住舒心的笑了起来。

连长趁机端起饭碗,狠狠地拔了一口,可刚咬两下竟“哇”的一声吐了出来;通信员急忙递上一杯水,连长嗽了一下口,再拔一口饭,可刚咬两下还是“哇”的一声又吐了出来。

指导员抢过连长的碗:“你休息一下,让我来吃!”说完也狠狠地拔了一口饭,可刚咬两下,还是“哇”的一声吐了出来。指导员急了,拔了一口饭接着用筷子硬往下捅,结果吐得更加厉害。

战士们学着连长指导员的样子,端起饭碗吃了起来。“哇哇”的呕吐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战士们吃了吐,吐了吃,终于度过了吃饭的难关!

男儿的伤痛

昆仑山一年四季大雪封山,汽车可以给山上送给养的日子不多。70年代中后期,守卡兵的精神生活十分贫乏,收音机没有信号,看不到电视节目和报刊杂志,家信都是一匝一匝的收或发。收家信的那天,战士们比过年还高兴。

有一次,连队送给养的车带来了两麻袋家信,仅指导员一人就有50多封。那一次指导员被评为“最幸运的人”(此项评比以收信多少作为唯一条件),但指导员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喜悦。

夜深人静的时候,一班长发现指导员在哭,他推了推旁边的二班长:“指导员在哭!”二班长接着将这个信息很快传遍了全连,没隔多久,战士们一个个都来到了指导员的床前。

“你们......?”指导员发现身边围满了战士,翻身起床,可手里还捏着一封信“她不干了,我们整整恋爱了五年,就连结婚后的生活我都设计好了。”指导员此时象受了委屈的孩子,泣不成声。

一班长拿过指导员手中的信,看了看读了起来:“我从小就崇拜军人,但要做为一个军人的妻子、尤其是守卡兵的妻子,我却没有勇气,请原谅我的胆怯,再见了,祝你幸福!”

“呸!既要当婊子还想立牌坊,真不是个东西!”二班长气得破口大骂。

“不许骂她!”指导员一个转身,一把抓住二班长的衣领象一头发怒的狮子。

“你......?”二班长不知所措,吓得连连后退。

“啊,对不起。”指导员似乎发现了什么“一个姑娘追求她理想的生活,这无可非议。我们今天在昆仑山上守卡不就是为了能让全国人民过上安稳的好日子吗?不过,话又说回来,她的离开对我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我对她寄予了全部的爱呀!”

房间里再没有了声音,静得连每个人的心跳都听得真真切。战士们把手伸向指导员,一双又一双,几十双手握在了一起,几十双眼里都饱含着泪花......

祖国的石头

二班战士李尚明,是重庆入伍的新战士,他来到昆仑山守卡以后,多次受到连队的表彰和奖励,战友们都夸他:一个城镇兵竟那么能叫苦!

那是隆冬的一个深夜,李尚明换岗来到哨位后,呼啸的北风象喝醉了酒的汉子,拳打脚踢的向他扑来:一会凶狠的撕开他的大衣钮扣,一会掀起地上坚硬的雪粒摔打在他的脸上,象一把针扎似的疼痛。李尚明借着朦胧的月光,清晰的看到界碑上“中国”二字后,心里顿时热浪翻滚。如果说,要真正理解“中国”的含义,守卡兵也许是最有感觉的人群之一,因为他们找到的答案总是热血沸腾。

突然,一阵旋风把我国境内的一块石头刮得“轰隆轰隆”向他国的土地上滚去,李尚明紧盯着那块石头,似乎听到石头在呼喊“我不离开中国,我不离开这块土地!”

“这是祖国的石头!”李尚明把冲锋枪往后一背就向那块石头冲了过去,在我国境内的边缘他紧紧地将石头抱在怀里,他转身要把它安放到一个不易被风刮走的地方。黑夜中一不小心膝盖骨重重地撞在岩石上,他“咚”地一声倒在雪地里。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试了几次都失败了。于是,他便抱着那块石头,用左手和双脚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往回爬;40公分、80公分......25米的雪地上,李尚明硬是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犁下了一条深深的雪沟,还有多处染上了鲜血!

当连长查哨来到哨位时,李尚明怀抱着这块石头,斜挎着冲锋枪近乎冻僵在了哨位上......

韭菜汤的金贵

李尚明病了,用什么东西给他做“病号饭”可难住了全连官兵。

罐头?早吃腻了,提起就翻胃。鸡蛋粉早吃够了,好多人提起就没有食欲,更何况还是“病号饭”。

“有了!”指导员灵机一动,跑到炊事班,将山下带上来的一麻袋韭菜拖出来。这麻袋韭菜从山下带上来,经过十多天的颠簸,再加上一路上的热捂冷冻,带到哨卡早成了一堆绿泥。指导员一把又一把在绿泥中捏,在绿泥中翻,好不容易选了一小半碗韭菜梗。

指导员亲自上灶,烧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韭菜汤,他端着这碗韭菜汤来到李尚明床前:“小李,你看我给你做什么好吃的?”

李尚明抬起头,闻了闻韭菜汤:“韭菜汤,好香哟。”

“香,就趁热喝了吧”指导员将李尚明从床上扶起来,把碗送到了他的嘴边。

“不”李尚明用手挡了一下指导员:“战友们将近半年没吃过新鲜蔬菜了,你把大伙叫来,我要当到大家的面才喝。”

迫于无奈,指导员把全连的战士叫来了。李尚明双手捧着这碗韭菜汤,激动地说“指导员,你是我们大伙的带头人,严厉的时候象父亲,慈祥的时候却又象我们的妈妈。这碗韭菜汤我们大伙分着喝,你就先带个头吧。”

“李尚明,你......”指导员的声音突然有些发哽。

“指导员......”李尚明端着韭菜汤碗的手在微微发颤。

就这样,一碗韭菜汤在全连官兵的手里转来转去,铁骨铮铮的汉子们流着热泪传喝的这碗韭菜汤,当最后传到李尚明手里时,竟原封未动!

作者:刘长青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正是有了你们用牺牲换来的和平,人民才能安居乐业,你们是最可爱的人,向你们致敬!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