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将军钟伟留下哪“三件宝”?件件令人敬佩!

开国将军钟伟留下哪“三件宝”?件件令人敬佩!

钟伟

2004年底,笔者在牡丹江市见到了钟伟将军当年的警卫员邱德彪。谈起钟伟将军,77岁的邱德彪拿出了当年将军送给他的3件宝贝——皮带、肥皂盒和公文包。说起这些物品,老人感慨万千,遂向笔者讲述了将军和这3件物品的故事。

皮带:一处断口一个故事

开国将军钟伟留下哪“三件宝”?件件令人敬佩!

这是邱德彪在给钟伟当警卫员头一年的事。一次对日军作战中,在翻越一条大壕沟时,钟伟的皮带从腰间脱落掉在壕沟内。紧随其后的邱德彪拾起皮带一瞧,发现皮带断裂,已无使用价值,便又扔回原地,攀上沟沿,紧跟钟伟去了。

战斗结束,部队刚回到驻地,钟伟就问邱德彪有没有见到皮带。邱德彪不在意地告诉他,看到了,但皮带不能用了,扔掉了。不想钟伟把身体转过去,背朝着邱德彪,低沉而严厉地命令道:“立即给我找回来!”见首长生气,邱德彪又认真解释说:“皮带不是卡扣开了,而是从中间断了,不能再……”没等邱德彪解释完,钟伟猛地转过身,高声命令:“你必须把它找回来!找回来!”

一条报废的皮带值得这样大动肝火,邱德彪委屈地站在房门外哭了起来。哭声引来了司务长。司务长关切地问他是不是想家了。当听了邱的诉说后,司务长脚一跺,正色说,这是一条不同寻常的皮带,你不能扔的,说完就拉起邱德彪向大壕沟方向跑去。

连跑出十几里路,好不容易在沟底找到了皮带,两人累得一屁股坐在土沟里。返回驻地路上,司务长看着这条一处横断、另一处断口用牛皮绳紧紧联结着的皮带,给邱德彪讲起了这条皮带的来历:红军长征过草地时,粮食没有了。部队靠吃草根、野菜艰难行军。部队快要走出草地的那几天,能食用的草根、野菜也很难找到。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一位大个子连长把他腰间系着的皮带从中间割下一小段,连同他一直珍藏着的一点青稞面煮了给大家吃,自己却一口不动。原来这位大个子连长在部队进入草地前,在与“围剿”的敌人作战时,腹部中弹受伤。

但他一直将伤情隐瞒,过草地时没吃一粒粮。那天他自知自己不行了,把断了的皮带递给钟伟,说钟伟个子小,腰细,让钟伟把皮带联结好继续使用。临终前他对钟伟说:“要把皮带保存好,让后人知道,革命胜利来之不易啊。”

司务长讲完皮带的来历,天已黑尽。离住地不远处,见一黑影向他俩走来,邱德彪断定那准是钟伟,就紧跑几步,猛扑在他怀里,抽泣着说;“支队长,我错了,把这条皮带送给我吧。它将会永远激励我奋斗不息!”夜色中,钟伟将军的头使劲地点了一下。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邱德彪出生入死保卫着钟伟将军,倍加小心地珍藏着这条皮带。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在社会主义建设的事业中,这根皮带一直跟随着邱德彪并时刻鞭策着他。

肥皂盒:磨出窟窿还在用

开国将军钟伟留下哪“三件宝”?件件令人敬佩!

邱德彪刚到钟伟身边工作,就为他携带一个塑料制成的肥皂盒。听钟伟讲,这个肥皂盒是战利品,是一个日本军官使用过的。漫长的军旅生涯把肥皂盒磨损得很薄。到了1949年肥皂盒已出现了裂纹,盒底也出现了一个小窟窿。

一天早上,钟伟用肥皂洗完手,准备把肥皂放回皂盒里时,小小的皂块竟从盒底窟窿漏了出去。旁边的几位干部见状都笑了起来。一位干部指着窟窿说:“钟军长,你这肥皂盒也该换一换了。”

钟伟听了,哈哈大笑说:“正因为有窟窿,所以还要用。”说完又指着漏到地上的小块肥皂对邱德彪说:“小邱啊,把过去的肥皂渣找来与这块合成一个大块肥皂,这样不就漏不出去了嘛。”

几位干部走后,邱德彪一边用手把几块肥皂渣合成大块肥皂,一边对钟伟说:“首长,人家说得在理,这个肥皂盒是该换个新的了。”

钟伟默默思索了一下,说道,“你跟我一起战斗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你想想看,目前正是我们与敌人进行生死搏斗的时候,我们官兵应该同甘苦,共患难,上下一致,团结一心。这样我们才能克服困难,赢得胜利。即使全国解放、过上好日子了,这艰苦奋斗的革命传统也不能丢啊!”

钟伟和邱德彪的谈话,身边其他的工作人员与周围的战士们都听得清清楚楚。全国解放后,深受教育的战士们及钟伟身边工作人员都争着要这个肥皂盒,以留作纪念,钟伟都一一谢绝他们。钟伟说:“肥皂盒一直是邱德彪为我携带的,我得先给他呀!”

公文包:别离时的礼物

开国将军钟伟留下哪“三件宝”?件件令人敬佩!

钟伟将军有一个随身携带的公文包。这个公文包虽然不大,但用处可多着呢。于是钟伟周围的战士们给这个公文包起了不少名字。公文包里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手册,钟伟常念给大家听,于是战士们称公文包为“纪律包”;上情下达的文件和材料都从公文包内出入,它又得名“文件包”和“材料包”;按照公文包里的作战计划行军打仗得胜利,便称之为“凯旋包”;钟伟把纸张垫在包上书写信件,它被称为“桌子包”。解放战争时期,钟伟的公文包又有了一个新名字,叫作“枕头包”。

那是1946年4月中旬的一个傍晚,部队行军到了金山堡区域内的达子窝棚。钟伟看天已黑尽,战士们又很疲劳,便决定在此地宿营。

为借木板、草席等宿营用具,战士们挨家敲门,边敲门边轻声解释:“老乡们不要怕,我们是东北民主联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队伍,开门吧。”但不明真相的村民们仍不敢开门。大人小孩躲在屋内不吭声。

当战士们要继续敲门时,被钟伟制止住了。他说不要打扰老乡休息了,我们就地宿营。“就地宿营?那您铺什么?枕什么?”钟伟身边的警卫员、通信员等人齐声问道。只见钟伟举起公文包,表情严肃地说:“任何时候都要遵守纪律。”几个人明白首长指的是公文包里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手册,便都不再出声了。于是钟伟铺大衣,枕公文包,与战士们一样在凉风旷野里睡下了。

第二天,天刚微明,村里家家户户的门大敞四开。村民们满面笑容地来到指战员身边。原来昨夜村民们一宿没睡,见到这样好的军队,很是敬佩,特请指战员进屋,休息、吃饭。

当一位老大爷知道了枕在公文包上的军人就是赫赫有名的传奇将军钟伟时,惊讶地说:“你这么大的官儿,就枕这个?!”钟伟爽快笑答:“它是我的‘枕头包’哇!”

1949年邱德彪调到49军炮兵营任副指导员。与钟伟挥泪相别时,钟伟特将公文包送给邱德彪,并指着公文包语重心长地叮嘱道:“小邱,千万不要忘了我军的好传统哟!”邱德彪语气坚定地回答说:“请首长放心,我一定要把革命的优良传统代代相传!”

钟伟将军小传

湖南平江人,1915年生,1930年参加红军,曾任东野2纵5师师长、12纵队司令员、四野第49军军长,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后任北京军区参谋长,1984年6月24日在北京逝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