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几十年了,这些部队经历仍旧让我记忆深刻!!

ab001128 收藏 8 24337
导读:部队给我最深的记忆不是从叠被子、吃剩饭、踢正步什么的,因为我小时候是在军营里长大的,以上那些东西我父亲在我孩童时期就教给了我,所以我是我们那批新兵里第一个适应军营生活的,按我们当时的话说,我是第一个完成从老百姓到合格军人身份转变的蛋子。呵~~呵~~我也还因此被选为新兵班副。 我现在说说我一直记忆深刻的一件事。那是我们坐火车到部队的途中,我们那批兵和很多同年战友不同,因为我们乘坐的是客车,而不是大多数战友乘坐的闷罐货车。所以我们有机会在火车上闲逛,而我们这批即将成为战友的老乡中,有很多来至农村的战

部队给我最深的记忆不是从叠被子、吃剩饭、踢正步什么的,因为我小时候是在军营里长大的,以上那些东西我父亲在我孩童时期就教给了我,所以我是我们那批新兵里第一个适应军营生活的,按我们当时的话说,我是第一个完成从老百姓到合格军人身份转变的蛋子。呵~~呵~~我也还因此被选为新兵班副。

我现在说说我一直记忆深刻的一件事。那是我们坐火车到部队的途中,我们那批兵和很多同年战友不同,因为我们乘坐的是客车,而不是大多数战友乘坐的闷罐货车。所以我们有机会在火车上闲逛,而我们这批即将成为战友的老乡中,有很多来至农村的战友,在此之前不要说坐火车,就是汽车都很少坐过。所以他们对火车很是好奇,而我有比较热心,或者说还比较虚荣,于是我就不停的分批带着他们四处闲逛,从火车的一头逛到另一头,包括餐车和卧铺车厢,一节都不纳下。一次我们在卧铺车厢遇到一位将军,当时部队刚恢复军衔,我也并不知道这是一位将军。这位将军就邀请我们一起闲聊,就问问到哪里去当兵啊、家里还有什么人啊、多大啊什么的话题。在聊天中将军给我们每个人都发了烟,于是我们几个蛋子就和一将军一起吞云吐雾。这时候我们带队的接兵干部发现我们几个不见了,害怕我们当了逃兵,就发动干部满火车找我们。当我们的教导员(也是我老兵营的教导员)在卧铺车厢找到我们时,我们正在和将军一起嗨皮,教导员正要发火,但他看到将军后,立即很正规的立正、敬礼,然后一套非常正规的报告词“报告中将同志,陆军某集团军某师某团某批新兵征召队,正在火车运输开进,请您指示”,将军当时也把烟给灭了,然后很标准的立正还礼。对于当过兵的人来说,那种场景很正常,虽然我小时候也很熟悉这种场景,但当时的情况还是让我很震撼,特别是我们这些蛋子叼着烟屁股,也准备学教导员向将军敬礼时,将军对我们说“你们不必,你们还不是军人,等你们成为军人后,有机会再给我敬礼”我去,在我们当时的内心里,我们以觉得自己就是军人了,但将军说我们不是军人,当时几个来至农村的战友就虚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脸一下子就哭丧了下来。接下来将军就让教导员把我们给带回去了,一路上教导员给我们讲,你们还没完成训练,没授衔所以还不是军人,而且我们当时未经请示就乱逛,是违法部队纪律的,但介于我们还没开始训练就原谅我们什么的。

这件事给我留下深刻记忆是因为,两支不同部队的职业军人,互不认识,只因为彼此的军衔,其中一位就像另一位表达尊敬,这说明了这支军队的整体团结性、正规性、服从性等等,这是军队内部管理制度、条例条令的具体体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