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本次郎,一个侵华日军野蛮暴行的自诉

[B]

我于1917年出生在日本福冈县一个贫苦的农民的家庭,父亲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荣获过帝国英雄勋章.从小学一年级起,老师就教育我们,长大后到支那去,支那才是你王道乐土.1935年我考入大日本东京帝国大学,学习法律.同时,我成为了一个后备役士兵.我本来反对战争,也不想为日本军国主义冲锋陷阵,但当时的历史条件根本不允许任何人说不.1937年对华战争全面爆发,随意战争的深入展开,兵力越显不足.恶梦般的一天终于来到,我们后备役129联队奉命集合,进往中国,当时我还是一名学生,只好面对母亲匆匆忙忙告别,就来到了支那.129联队做为小野联队的后备军征战于华北平原.有一天,我们攻进了一个村子,山田小队长命令我们将村中的男人全部杀光,我们只有执行命令,用刺刀将一个个手无寸铁的中国男人全部放倒,中国竟无一反抗.有时为了取乐,就将他们衣服扒光,将他们阴茎割下,任其衰嚎,直至死亡;有时用刀一刀刀地冲他们,让其慢慢痛苦死去;有时砍去手脚四肢让其地上乱动;有时命令其与老年妇女性交,然后一刀双双捅死.面对全村的200名妇女,那是我们最后的开心节目,由于,经历了许多战火,玩弄支那妇女就成为了唯一的乐趣.我们1000多名皇军分别寻找挑选了自己的猎物,进行了晚饭的夜生活.我和龙本君,本田君脱光了一个中年妇女的衣服,让其玩弄的我的阴部,然后,龙本君从后面对其进行疯狂的强奸,本田则在一边玩弄她的胸部,我们三个玩弄之后,感觉没有意思,龙本一刀刺进这女人阴部,女人狂叫不止,大喊救命.我讨厌这种声音,对准她胸部就是一刀.此时,龙本又揪住了一个15岁的女孩,本田在戏弄的下体,她还想反抗,我用两个手指捅入进下体,血红一地,然后再用枪管放入其阴道,长达30公分,直到她喊;杀了我吧.不到一个小时,一个村的妇女就全玩弄光了.现在想起来,真是有罪.我老了,不能让历史重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